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聲音!呼朋引伴網聚部落!

創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華】短篇小說《將心比心以心換心》

樓主:彭乾堯 時間:2016-10-20 13:27:17 點擊:25 回復:1
脫水模式給他打賞只看樓主 閱讀設置
  
  

  

  將心比心以心換心
  

文/彭乾堯

 
  
  一
  “將心比心,以心換心?!边@一句話是來自凌川機械廠的楊小平說的。
  1993年,磚機廠的業務員老余,打電話來邀約我去沙坪公園看燈會,既然是燈會,肯定就有很多的場景適合拍攝下來作為紀念,我就帶上照相機欣然前往,也就是去沙坪公園看燈會,這才與楊小平相識。
  燈會大楷是政府牽頭組織的,那些出現在現場的各式各樣造型美觀的燈飾,全都是沙坪壩區的幾個大型國營企業布置的。
  那時候的國有企業還很興旺,借燈會設計出各種各樣造型美觀的景點,為自己的企業打廣告,什么“仙女散花”“八仙過?!薄谤o橋會”“龍騰虎躍”“火樹銀花不夜天”這樣的景點滿布沙坪公園,真是目不暇接玲瑯滿目。
  看著賞心悅目的造型,我提著照相機卻不拿出來拍攝照片,隨老余一道來的楊小平說:“你把照相機拿來拍攝曬!”我說:“沒得閃光燈,拍攝不起?!睏钚∑秸f:“哪一個說的拍攝不起哦,一樣的,你不信照嘛,一樣照得起的?!睏钚∑轿也⒉皇煜?,是老余介紹認識的,我把疑惑的眼光移向老余,老余說:“人家是陵川機械廠的車間主任,他說照的起就肯定照的起曬?!?br>  原本我是想來沙坪公園配一個閃光燈,可燈會上只有出售膠卷電池的商販,沒有閃光燈出售。聽老余如此說,我還是有些遲疑,老余一把抓過照相機說:“人家楊主任說照的起就照的起嘛,你還不相信!”我的確不相信。據我所知,夜間沒有閃光燈是拍攝不出來照片的。
  楊小平是軍工企業的車間主任,老余介紹認識的時候就說楊小平是一個能干的人,老余都相信我也不得不相信,即使我不相信,也不可能不把照相機拿給他。
  于是一群人在沙坪公園里忙碌起來,到處尋找好看的景點,到處擺起各種各樣的姿勢拍攝留影,可我心底卻一直在敲小鼓,“照相機里拍攝的照片,很有可能什么都沒有?”
  結果花了幾十塊錢,沖洗出來的膠卷上,什么都沒有。
  二
  老余認識周仁常。每一年開開業務會,兩人都會在會上碰面。
  沒幾天,老余就知道了我給老周投資建廠的事情。
  突然的一天老余和楊小平來了我廠里,下車喊上我就往老周承包的地盤跑,剛到三星冶金機械廠的廠門口,只見一輛東風加長大貨車從里面開出來,老余沖車上的司機招呼:“老師傅去哪里呀?”司機回答說:“去秦皇島?!薄熬湍阋惠v車嗎?”司機回答說:“六大六十臺減速機,我一個人哪里拉得完嘛?”老余說:“老周呢?”司機說:“早就去秦皇島了?!崩嫌噢D臉對楊小平說:“你看老周才能干,這才出來幾天呀,一下子就交六十臺減速機,價值百十萬呢,就這一筆生意,起碼就有二十萬的利潤,你看看,這才是能干人呢!”司機在卡車上咕嚕:“能干個錘子,把工廠里現成的業務拉出來,把工廠里熟練的工人拉出來,日媽縫紉機廠都要被他整的快要垮臺了,日媽還能干!……”司機兀自還在喋喋不休,老余見老周不在,也無心再往工廠里走,招呼楊小平,扭頭往外走。
  老余上門來,中午自然還是我辦招待,老余照常只喝啤酒,楊小平說不喝酒,見我倒了慢慢一碗,還是接過酒瓶子往自己面前的碗里倒了點點。
  老余每喝一口酒,都要舉起啤酒瓶子和我碰一下,邊喝啤酒邊說:“我勸你還是出來,辦個停薪留職出來自己干,你看這老周,就這一筆生意,他龜兒就發了?!睏钚∑秸f:“人家本來就是廠長,廠里的許多工人,包括業務員,都跟到他滾,他出來就把業務帶出來了,不愁沒得做的,當然找錢就快喲?!崩嫌嗾f:“日媽你不是吹你的技術好得很邁,你不是說你憑眼睛觀察蘸火出來的模具,硬度超過德國進口的設備嗎?”楊小平說:“那是真的吔,那絕對不是我吹牛!”老余說:“日媽你還不敢出來?!睏钚∑秸f:“日媽出來要本錢大嘛?!崩嫌嗾f:“喊彭老板投資曬?!崩嫌噢D臉向我說:“你說要不要得?”我沒有立即作答,老余說:“恐怕不是恁格的喲,老周來找你你就給他投資,我來找你你就歐起了?!蔽艺f:“我朗格會歐起呢,憑我和你的關系,怎么也勝過老周曬,老周的東西。并沒有拿給我做,我都是看在曾經是朋友的面子上,如果把你和老周比較,隨便朗格我也寧愿把錢投給你不會投給他……”老余說:“這還差不多?!庇洲D臉對楊小平說:“我說彭老板會給你投資嘛,你各人出來曬,你看老周,就這么一筆生意就挵來二十萬塊錢,你還擔心啥子嘛擔心?”楊小平顧慮重重的說:“模型磨具,不像他那個來錢快?!崩嫌嗾f:“你不是吹牛說你一套模具就賺了五六萬么?”楊小平說:“那樣的東西,可遇不可求。模型磨具這個東西,沒得固定的業務,找錢還是不容易,如果我出來,萬一搞不起來,鐵飯碗就打倒了?!崩嫌嗾f:“你辦停薪留職,搞不起來你還可以回去曬?!?br>  我不知道老余為什么極力鼓動楊小平停薪留職出來創業,看來楊小平和老余交情匪淺,老余的朋友應該就是我的朋友,看在老余的面上我說:“只要你停薪留職出來,你就不要擔心搞不搞的起來,如果你搞不起來,我每個月給你三百塊錢的生活費?!崩嫌嗾f:“這一下你還怕啥子暗,我如今的工資每個月都還沒得三百塊錢,人家每個月保證你三百塊錢的工資,就完全保證了你有飯吃,不曉得你龜兒還擔心啥子?!睏钚∑綄ξ艺f:“有一臺銑床你要不要,成色還可以,簡單的修一修就可以使用,價格一萬四千塊錢?!崩嫌嗾f:“你不是賣給葛樹強了嗎?”楊小平說:“如果我出來,這一臺銑床我就用的著?!薄澳悄愀饦鋸娻€交代?”“我就說人家不賣了?!蔽艺f:“你認為可以就買下來嘛?!崩嫌嗾f:“你到底出不出來?”楊小平說:“我還是回去商量一下?!蔽艺f:“你如果出來需要好多錢?”楊小平說:“我用不著老周那么多的設備,流動資金算起也莫過十來萬就行了?!?br>  答應給楊小平投資,完全是看在老余的面子上,我不認識他,只認為老余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沒有去想其他的。
  三
  單看楊小平的長相,絕難看出這個人陰險狡詐,他是做模型磨具的,占用的機器設備不多,除了那一臺他介紹買的銑床,另外給了他一臺新買的c616車床,他說他怕搞不起來,暫時不需要場地,也就占用我生產車間的一個角落,那時候的我一切聽從老余的,老余說怎么就怎么。
  機器設備加流動資金也就十來萬,老余說第一年和第二年給我一萬五,第二年和第三年二萬五,第五年三萬,我說:“你這樣我第一年和第二年利息都收不回來。老余說:“他做的時間長,以后看情況再說嘛,人家才出來,幫一下他由啥子暗?!蔽易匀粺o話可說。
  1993年的我,做生意已經快十年了,重慶的廠長經理,我還是認識幾個,楊小平邀約我去長江軸承公司。
  重慶長江軸承公司的一個副總我認識。我們去的時候正巧副總不在辦公室,我來的時候就帶了一條紅塔山,我原來準備進門見一人就一扔一包紅塔山過去,楊小平說用不著這樣大方,一人一支的發,大不了多發幾次。
  辦公室很大。有七八個人各自在自己的辦公桌上辦公,我認識的副總不在,我就坐在副總的辦公室旁等他,楊小平就捏著紅塔山挨個辦公桌的散發香煙。
  楊小平捏著紅塔山挨著辦公桌陀螺般的旋轉,去到一張辦公桌前遞一支香煙就說自己是來干什么的,人們乜斜他一眼,沒有人與他答白,楊小平還是不厭其煩的腆著臉上前去散發香煙,有的人桌子上已經堆起來了一堆,見沒有人答理他,楊小平圍著辦公桌旋轉的速度加快了些。
  副總姓龍,我認識他是因為安裝電話。
  1992年,私人要想安裝一部電話,那可不容易,我工廠的廠址在梨樹灣公路旁邊,申請一部電話等了幾個月,花了接近陸千塊錢才安裝好。
  我的家在接近沙坪公園的農村,距離公路一公里多路,電話線要從一公里外的地方拉進來,找不到關系開后門,想裝一部電話根本就不可能。
  老余認識一個女人,帶我上門去找她,去了才知道這女人的母親去世了,我去碰上了,自然該送一個禮,于是摸出五百塊錢讓老余送過去。
  這下來問題了,死了人是喪事,辦喪事有一個老規矩,無論送禮的人曾經是仇人或者是朋友,但凡是送來的禮都不能不收下,喪事送禮也不能重復送,至于不收下和重復送的避諱是什么,我不知道。
  老余好說歹說,喪家收下了我送的禮,同時把我當成了貴賓。那年月的五百塊錢,可是好幾個人一個月的工資,這個龍副總,那時候還不是副總,那時候只是專機廠的一個副廠長,死者是副廠長的丈母娘。
  說起來還多虧碰上了喪事,為此我安裝電話少花了不少錢,我工廠安裝一般電話花了六千多,我私人安裝一部電話只花了三千四,人家從一公里以外的地方專門給我放了一條專線過來,實際上撿便宜的人應該是我。
  龍副總終于來了,見我驚訝的說:“彭老板,你朗格到我這兒來啰,稀客稀客……”一邊說話一邊忙不迭的倒開水泡茶,口里繼續問:“你來有啥子事邁?”我說:“聽說你們生產軸承,需要許多模型磨具,我來找你就是想接點模型磨具來做?!饼埜笨傉f:“這個問題呀,我跟你找幾個人來,你直接和他們談?!饼埜笨倢k公室的人喊:“你們過來一下?!睅讉€人圍過來,龍副總介紹說:“這是我朋友,做模型模具的,你們誰和他談一下?”幾個人七嘴八舌說:“哎呀!原來是龍副總的朋友嗦,朗格不早點說嘛?!薄澳P湍>呶覀儚S用的多,只要你做出來的達得到我們需要的硬度要求,我們就可以拿給你做?!薄澳銈兊膹S在哪兒哦,加工生產的設備如何?有沒有生產加工模型模具的能力?”楊小平接口說:“我們的生產設備,算得上一流的,哪天我喊一個車來,把你們接起去參觀,不是我吹牛,我們蘸火后的模型模具,硬度達得到德國進口設備的水平?!蔽覍业膸讉€人說:“他是負責的。你們直接和他談?!?br>  形勢急轉直下,幾個人一會兒功夫就抱來一大堆圖紙,楊小平看后拍著胸脯保證,硬度絕對達到你們圖紙的設計要求。
  回來的路上我問楊小平,“你把他們拉到哪里去看設備?”楊小平說:“拉到陵川機械廠,我們廠的設備國內一流,包這幾爺子看了滿意?!蔽艺f:“你這樣瞞哄他們,人家識破了你怎么辦?”楊小平說:“看場地,只是幾個領導去看,以后打交道的只是一個業務員,你把業務員的問題解決好,只要業務員滿意,只要你做出來的東西達得到他們的要求,他管得你到哪里去做的?!蔽艺f:“一個人做生意要誠實,不能靠哄騙找錢,你騙人哄人只哄得到一次,永遠哄騙不到第二次,對朋友要真誠,別人對你怎么樣你就該對別人怎么樣,耍奸?;皇菫槿酥?,別人識破了你就完了?!睏钚∑秸f:“這個我懂,將心比心以心換心,這個道理我懂?!?br> ?。ㄏ拢?br>  四
  看在老余的面子上,我對楊小平全力以赴大力支持,楊小平需要什么,就在我這兒來拿,我搞鑄造用的是焦煤,楊小平需要焦煤,就到我這兒來用籮筐抬,楊小平需要鋼材,就到我的庫房里來找。
  我的庫房里原來有好幾噸軸承鋼,那是軸承廠過往的司機送給我的,說是送,其實我也是花了代價的。
  我們廠有一個慣例,但凡是來的客人,每人一包紅塔山,這在九十年代,算是高規格的接待,每月工資幾十元的司機,為得這一包香煙,只要從廠門口路過,都會進來坐一坐,來了就是客人,自然就給一包紅塔山,那時候的紅塔山五元一包。
  慣例的由來是因為我不抽煙,來了客人就丟一包香煙在桌子上,誰知道客人拿起香煙抽出一支點燃,而后隨手就把香煙揣進了荷包里,見狀我只好又丟一包,誰知這一包也被客人抽出一支點燃揣進荷包里了,后來我就干脆來一個人就丟一包,就這樣發展到來一人丟一包,愿意要的就自己拿不愿意要的不勉強。
  司機把車開進來,我見車上拉的是鋼材,那時候我們爐子上澆鑄熔煉的時候,需要乒乓球般粗的鋼條捅爐子,還需要酒杯大小的鋼條來做爐橋。那時候鋼材屬于計劃物資,我們拿起錢也無處買,需要時還得去開后門,見司機車上拉的鋼材就找司機拼幾根,司機很大方的說:“你要就自己爬上車拉,要幾根就拉幾根?!蔽易尮と松宪嚾ダ桓?,哪知道工人貪心,一下就拉了好幾根。
  沒有想到過幾天司機來了,找我要幾條紅塔山,說是交通違章被警察抓住扣了證,要紅塔山去疏通關節取出證來,拿了人家的鋼材不能不幫這個忙,自然滿足司機的要求,沒有想到后來,但凡有違章的司機都找上門來,找我要幾條紅塔山或者阿詩瑪之類的好煙去疏通關節,司機的報答就是可以隨意的爬上汽車去拉你需要的鋼材。
  僅就是司機違章來拿幾條香煙還沒啥,沒有想到軸承公司的汽車隊也找上門來了,不知道汽車隊與什么人滋生了瓜葛,非要我幫忙找一個池塘讓來人釣魚。
  這個事兒池塘要我找,費用還得由我承擔,這個事兒還通知了老余,老余來說:“你就幫忙找一個池塘,大不了你以后多拉幾根鋼材就是了?!?br>  原來司機來我這兒老余早就知道,無可奈何的我只有找一個魚池讓來人釣魚,沒有想到來的人大都是坐辦公室的人,坐辦公室的人不會釣魚,釣了一整天也沒有幾個人釣上一條魚來,釣不起魚來的人就不走路,就圍坐在魚池邊不離開。
  汽車隊的隊長要我找魚池老板拿網來打漁,老余離開時吩咐過我,一定幫忙把這個事情處理好,釣魚的人不愿意離開,汽車隊的問題就得不到解決,,無可奈何的我只好找魚池的老板拿網來打魚。
  幾網打下去,二十幾個人,這才喜笑顏開的離去了。
  從此司機們也隔三差五的來找我釣魚了,從此司機們讓我的工人隨意上車去拉鋼材,不時司機來拿幾條香煙去疏通關節,不時來一群人尋池塘釣魚,我的庫房里的鋼材逐漸的積累了起來。
  就這樣得來的價值幾萬塊錢的鋼材,被楊小平東一根西一根的全拉了去,楊小平喜笑顏開的說:“你那些鋼材全都是軸承鋼,全都是上乘的好鋼材?!?br>  五
  老余時常來下銅件計劃,也時常來把我加工好的銅件拉回廠里去,每次來都幾乎要去楊小平那兒坐一坐,吹一陣龍門陣。老余每次來自然是吃了飯才離開,有時楊小平也去作陪,有時也是楊小平辦招待。
  楊小平幾乎每次都不喝酒,我還是老習慣,每次拿來一瓶酒,自己先滿滿倒一碗,而后才把酒瓶子遞給別人,老余每次幾乎都帶的有人一路,來人不是檢驗就是庫管員,老余還是老習慣,每次都是喝啤酒,每喝一口酒都要把啤酒瓶子提起來和我的酒碗碰一下。
  一次老余說:“狗日的楊小平,你龜兒隱倒得行吔,你龜兒第一年你就凈賺了七十萬塊錢?!睏钚∑秸f:“哪一個說的哦?”老余說:“你兄弟說的,這還有假邁?!睏钚∑讲婚_腔了,只是笑。老余說:“日媽那時候喊你出來,你龜兒還不敢出來,如果不是彭老板給你扎起。你敢出來么?”楊小平喃喃說:“那時候我還是打主意出來的?!崩嫌嗾f:“說起,不是彭老板說,你龜兒如果搞垮了,如果你龜兒找不到飯吃,彭老板每個月給你三百塊錢的生活費,老子現在每個月的工資都還沒得三百塊錢,不是彭老板給你扎起,你龜兒敢出來!”楊小平說:“找了錢我記得到你們,將心比心以心換心,莫必我就忘了你們么!看那一陣有空,我們抽一個時間,你們一家人,我們一家人,彭老板一家人,我們三家人一起去三亞去耍,錢邁就算我的嘛……”楊小平的話沒有說完,老余對我說:“你看楊小平還是落教曬,人家找了錢,邀約我們三家人去三亞耍,錢全部由他扎起,哪里像周仁常,日媽找了錢水都喝不到他一口?!?br>  老余私下對我說:“狗日的楊小平搞發了,第一年搞了七十多萬,第二年搞了一百多萬,如今在成都買了房子,又在重慶買了房子,不過還算好,還沒有忘記你我,還說找個時間去三亞旅游,還說費用全算他的,算他龜兒還沒有忘本!”
  楊小平第一年就搞了七十萬,第二年搞了一百多萬,這是我沒有想到了。我之所以極力幫他,還是希望他搞起來,希望他能在我們這兒多搞幾年,第一年和第二年,我連投資給他的錢的利息都沒有收回來,他多搞幾年我才能收回成本,我也才能賺點錢,我不希望他搞垮了走人,更不希望他搞不起來吃不起飯靠我給他三百塊錢生活,我還是希望他盡快發展起來。
  六
  我做夢都沒有想到,這時候的楊小平正在打悄悄溜走的主意。
  楊小平來的第二年,由我擔保,他承包了一處廠房,沒有想到楊小平背著我,把廠房轉包給了別人。轉包的條件是他自己可以免費使用其中的一些設備,這樣楊小平可以不花一分錢繼續找錢。
  幸好有人把這個信息告訴了我,還告訴我楊小平現在為了減少生產成本,機器設備的油箱里全部不加機油,我有點不相信別人說的話。楊小平這樣的人,是熟悉機器設備的,怎么可能使用機器設備不加機油?我親自去打開牙箱查看,果然牙箱里空空如也。這樣做會損壞設備的,這些設備里,還有我提供給他使用的銑床和c616車床。這車床是他來的那一年才新買的,他這樣使用,我的車床以后還怎么保證精度,沒有辦法,我只好給老余打去電話。
  老余不相信我說的話,一個國營企業的車間主任,不可能這樣破壞性的使用機器設備。
  老余親自來打開牙箱查看,牙箱里空空如也,老余望著楊小平說:“吔,楊主任,有你這樣使用機器設備的嗎?”
  楊小平無言以對。
  楊小平歸還了我提供給他的資金,歸還了我提供給他的設備,去雙碑另外租了場地。臨離開時,我老婆問他:“這兩年多來,你燒了我們多少焦煤?你拿去了我們多少鋼材?”
  楊小平說:“我燒的也就只是小坨坨,沒有拿你們那些大塊大塊的焦煤?!蔽依掀耪f:“小坨坨的焦煤就不是錢買來的嗎?兩千多塊錢一噸呢?你拉去的那些鋼材,價值好幾萬呢?!睏钚∑秸f:“你那些鋼材還不是偷來的,你又沒有花錢!”
  這樣的結局,我無話可說,楊小平走了。
  一天我去楊公橋銀行,看見楊小平迎面向我走來,走了一陣沒有撞見他,我抬眼看,見他去了公路的另一邊。
  這娃,終還是覺得心底有愧,終還是不敢面對面的見我!

  編輯:linsong1025a

  

作者 :賈莊當真 時間:2016-10-21 14:46:43
  @彭乾堯 推薦

相關推薦

    發表回復

    請遵守天涯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视频_免费播放观看在线视频_色精品极品国产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