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聲音!呼朋引伴網聚部落!

創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華】槐樹街情事(長篇小說連載)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2-27 15:12:02 點擊:200 回復:92
脫水模式給他打賞只看樓主 閱讀設置
  

  
槐樹街情事
  

作者:zgsxsltsj
  


  
  第一章 (1)
  這棵大槐樹是一棵神樹。它是哪個朝代成為“神”的,不得而知,它是一個什么樣的神仙,也不得而知。但是樹根腳那一柱又一柱燃過的或正燃著的高香,甚至還有一個盛滿香灰的香爐,皆說明著它的神圣。它傲然的挺立街邊,日復一日的享用著善男信女們虔誠的膜拜和香火。當然,它給善男信女們的回報也十分的慷慨。有病的敬過它后,病立馬就好了;沒病的敬過它后,一年之內絕不會發生任何災事。
  可是神仙也有丟盹的時候。它的這一丟盹,便叫王巷里的根茂叔將病怏怏的身子拖進了生命的尾聲。一口頑痰在喉眼里憋了許久之后,他終于努力的圓睜了雙眼,七魂六魄游絲般抽去了。于是門板上貼了寫盡根茂叔一生滄桑的白紙,靠在了巷口,正對著大槐樹那同樣飽經滄桑的身軀,可是它那新生不久的葉子們,似乎并不懂得什么叫悲涼,竟在黃昏的風中拍著手“嘩嘩”的笑了。
  根茂叔的死使正祥很有些湊手不及。正祥是根茂叔的大兒子。按根茂叔以前的交代,他死后由正祥安埋,根茂嬸百年后由小兒子正坤安埋。雖說根茂叔已在床上躺了一年,醫院里開的藥吃了無數,大槐樹降的神藥也吃了無數,竟絲毫沒有康復的跡象,可是正祥卻沒有料到他會走得這么快,畢竟他只有五十六七,正活人的時候。
  正祥一身孝服,鞋尖上且貼了白膠布,坐在草鋪上,眼里沒有淚,卻也沒有多少光彩。剛才偷偷喝下的那幾口悶酒,非但沒有麻醉他的神志,卻叫他心中益發煩亂。父親咽氣到現在已將近一日了,可是后事如何料理,他心中還沒有譜。原打算麥忙后給根茂叔把棺木做了,再把墓修了,好沖沖喜,可是現在這一切都還沒有頭緒,他該如何是好呢?之所以考慮在麥忙之后修墓做棺木,是因為眼下他手頭很不寬展。家中原本有幾千塊活錢的,可半月前去陽川漁場交了買魚款,那些魚多半還活蹦亂跳在他家院中的魚池里,眼下生意不好,一時半會兒是變不了活錢的。
  “做枋子的師傅快到了,”管事的二叔來到他跟前,小聲說,“樓上那些木頭我看了,不太夠,還得買些?!闭檎f:“明兒去買?!?br>  “修墓的磚和水泥也得趕緊買?!倍逵终f,“現在天慢慢熱了,不敢放太久了?!闭檎f:“也擱到明兒買吧?!?br>  “我看,還是拍個電報,叫正坤跟合勝回來?!倍逵终f。合勝是根茂叔的大女婿,在某部隊當兵。

  第一章 (2)
  正祥回頭看了娘一眼,沒有吱聲。根茂嬸坐在草鋪上,手搭在床板上男人僵挺的尸身上,抬起失神的眼睛說:“算了吧,這一向聽說學生鬧得兇,火車都不發了,他們咋回來呢?”
  二叔便不再言語,倒背著手,默默出了堂屋,在大門口立住了。少頃,只聽他的聲音很刺耳的在院里響了起來:“都啥時候了,你還賣魚!也不知道在你爸跟前守著!”訓斥聲過后,便聽見鐵皮水桶擱在水泥地上的聲音飄進了堂屋。緊接著,正祥媳婦春花出現在了大門口,一邊正著孝帽,從二叔身邊側身進來了。她跪在公公的靈前哭了幾聲后,就去草鋪里坐了,跟娘說:“我還不是想騰出些錢給爸辦后事,才去賣魚的?!蹦飭枺骸棒~攤誰守著?”春花說:“柳葉給學校請了假,在攤上守著?!?br>  又過了十多分鐘后,正祥站起身來,默默的朝門口走去。恰被已來到院中,蹲在地上抽煙的二叔回頭看見,問:“你又到哪兒去?”“我去上廁所?!闭榇?。二叔便不再吱聲。廁所在巷外的街上??粗榈谋秤耙粨u一搖的出了院門,二叔突然嘆了口氣。
  正祥這一去,就好幾個時辰沒了音訊,直到太陽快落山時,方一身白衣白帽的回來了。而這時,做壽枋的師傅早已在院中忙開了,木屑、刨花滿院子飛著。院西頭,兩口大鍋也已支了起來。一堆女人蹲在鍋邊,或刮洋芋、或洗蘿卜??匆娬?,正給大鍋燒火的二叔早氣白了臉,正待問話,卻只聽正祥興奮的大叫:“錢有了!埋我爸的錢有了!”原來他是跟一幫賭友鉆在了一起,手氣很順,竟贏了五千元回來。
  盡管正祥贏了錢,根茂叔的后事可以辦得喜喜歡歡,不用熬煎了,可大家少不得還是將他數落了一番。三妹正淑說:“我馬上高考了,都請了假。你倒好,還出去耍錢!”春花道:“你耍錢也不看個時候!多虧贏了。要是又欠一屁股賬,我看爸也不消埋了!”正祥說:“反正贏了不是?是爸在保佑我呢!沒錢埋爸,我心里比誰都急不是?我就想,有爸保佑著,今兒肯定能贏,果然就贏了!”
  根茂嬸一句話也不說,卻伏在男人身上失聲痛哭起來。她一哭,女兒、孫女們就全哭了起來。正祥卻又默默出了堂屋,將錢數了兩千交給二叔說:“肉呀、豆腐呀、米呀、菜呀,該買多少就買多少,你看著辦就是了?!?br>  第一章 (3)

  ……七日后,正坤悄然回來了。這時候根茂叔早已入土為安了。他少不得跑到墳上去哭了一回,然后就好幾日守在家中,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除了吃飯,就是被子蒙了頭在床上睡覺。只是到了晚上,他才會偶爾來些精神,跟娘、大哥大嫂、兩個侄女以及二姐守在娘的臥室里看電視。眼下是非常時期,電視里的新聞節目就特別長。大家看著看著,少不了也要議論幾句。大嫂就問:“都說京城里鬧得兇得很,你咋就回來了呢?”正坤笑一下,納悶半日方說:“我夢到爸了,所以就回來了?!闭檎f:“你該沒鬧事吧?”正坤急忙說:“我咋會鬧事呢?我又不是惹事的人?!贝蠹冶愣疾辉傺哉Z,都專注地看電視。
  九點多鐘,四妹正芳、五妹正萍背著書包結伴回來了。正芳嚷嚷著說他們班的同學明天準備去西京游行,她也要去。正萍也在一旁給她幫腔。根茂嬸將臉一板說:“他們鬧他們的,你跟著瞎哄哄啥?你爸才過世,屋里亂得啥一樣!馬上就割麥了,不在屋幫忙,還想再添亂子?”“聽說我三姐她班上也要去西京呢?!闭颊f?!罢缡遣粫サ?,”娘說,“我的女子我還不知道?她才不會像你們兩個一樣,整天瘋瘋張張的!”正芳從鼻孔里哼了一聲,說:“她自然不會去,可你也甭把她想得太老實!以為是在教室用功呀?她早飛到河堤上去了,不信咱現在就去捉,肯定是跟她班上那個姓張的男生在柳樹行底下坐著?!睕]等娘開腔,正祥已訓開了:“去去去!你兩個房里睡覺去,攪得我們還看不看電視!”正芳說:“你也有資格訓我?沒看你對爸盡得啥孝心!一屋人都急得啥一樣,你卻跑去耍錢,還一耍就是一天!”正萍說:“這兩天的電視有啥看頭?無非就是抓人嘛,有本事咋不抓幾個貪官污吏?只知道跟學生耍威風!”
 ?。ùm)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2-27 15:12:58
  第一章 (4)


  ……眼看一場爭吵就要爆發,根茂嬸一聲吼,把兒女們都給震住了:“避!都給我出去!天天候到我屋里吵,看我哪一天不把電視砸了!”兒孫輩一個個都灰溜溜的出去了,各回了各的房里。只有正坤,卻被娘留了下來。
  娘說:“這兩天看你也傷心,就沒好問你。給娘說實話,是不是鬧出啥亂子了,回來躲來了?”“沒有,真的沒有,”正坤說,“滿學校的學生都上街了,我呆在學校里,不上街吧,同學們罵我,上街吧,我又不情愿,所以就回來了?!薄澳悄闵稌r候回學校去?”娘問?!斑^一陣子再說吧?!闭ふf,“屋里供我上學也怪不容易的,總不能不上了是不是?可現在,學校亂哄哄的,回去了也是白回去。等啥時候事鬧完了,我啥時候回去?!蹦镎f:“那你睡去吧,剛好快割麥了,你在屋能幫幾天忙?!?br>  根茂嬸睡下了,卻把燈亮著。她來來回回翻了好幾個身,卻仍是一點睡意也沒有,就索性把眼睜著,緊瞅住根茂叔的遺像。根茂叔的遺像鑲在鏡框里,懸掛在她眼睛對面的墻上,臉平平的挺著,沒一絲笑,眼窩卻清澈。她便覺得他似乎有什么話要對她說,不由得眼睛潮潮的,又有淚要出來了?!甯炎詈笠痪湓掃€沒有說完,就病倒了。病倒之后,盡管有時候他嘴里也咕咕噥噥的,似在說什么,卻無人能聽懂他的意思。
作者 :南山頑石2016 時間:2017-02-27 18:21:40
  @zgsxsltsj 點贊
1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 :王老434 時間:2017-02-27 23:01:43
  @zgsxsltsj 點贊
1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 :王老434 時間:2017-02-28 10:58:52
  問好
1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 :烏衣畫客 時間:2017-02-28 15:30:21
  佳作頂起!問候朋友:)))
1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 :王老434 時間:2017-02-28 15:36:12
  問好
1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 :賈莊當真 時間:2017-02-28 16:03:58
  @zgsxsltsj 推薦
1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2-28 16:19:48
  @zgsxsltsj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2-28 16:23:28
  第一章 (5)
  說起來,根茂叔的病還是因她而生的。那是一個黃昏,正是麥忙時候,根茂嬸在長茂原上的麥地里忙了一天,已將麥子拉了回來,鋪在了大槐樹下的街面上。她扛著扁擔,握著鐮刀和捆麥繩,疲憊的回到院中時,卻見他正端著紫砂壺,邊品茶邊有滋有味地看著屋檐下那個燕雀窩。兩只老燕雀立在窩外的電線上,歡快地叫著。那窩的入口卻露出三個烏黑小巧的燕雀頭,也在叫。根茂嬸咬咬牙說一句:“你倒清閑自在!”一扁擔上去,戳爛了那個燕雀窩,幾顆雀蛋“啪”一聲碎在地上,青青黃黃的汁液濺了根茂叔一褲腳,那三個還沒學會飛的小燕子也摔在地上,死了。
  根茂叔惱怒地看她一眼,說:“我把你——”
  “你把我咋?你一個大男人倒能弄慫!屋里地里,永不見你搭一把手,倒能做球!”
  “溝子大一坨地,還指望著成精???……也不看看你今兒喪了多少德!一窩生命呢?!?br>  “呸!沒見過啥!你跟你那‘一窩生命’過去!”
  根茂叔怒目圓睜,突然舉起了紫砂壺,狠狠地摜在地上,無聲無息地碎了,再說一句:“我把……”“你”字還沒說出來,就噴出一口血,仰面朝天地倒下了。他這一躺倒,一直到死那一天,就再也沒起來過。
作者 :王老434 時間:2017-02-28 17:07:11
  問好
1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 :鐘愛今生 時間:2017-02-28 22:05:47
  祝賀
1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01 11:47:40
  第一章 (6)

  盡管這一年來,根茂叔只是一具活著的尸體,根茂嬸看他那樣子,心里也頗煩過,可是現在,連這樣一個尸體似的人也沒有了,雖說每日里少了端屎倒尿、喂水喂飯的勞累,她心里卻總有說不出來的空落。男人剛死那兩天,這空落還不怎么明顯,可隨著時日的推移,每每一到夜晚,躺到床上,摸摸身邊竟是空的,那空落便如同一萬根亂箭,刺得她心里又悲又疼。
  她終于把眼睛從男人的遺像上移開了,卻望著門口那方差不多臟成黑色的白門簾。門簾在她眼里漸漸模糊了,突然的竟有了根茂叔的影子印在門簾上。她一驚,忙把眼睜圓。影子沒有了,卻又有了咳嗽聲??人月曔h遠的,跟男人平日的咳嗽一模一樣。她再一細聽,卻是正祥在他房里咳嗽。根茂嬸輕輕嘆息一聲,合上了眼睛。兒女們中,就數正祥最像根茂叔了,長得像,姿勢也像,就連聲音,甚至愛喝酒、打牌、還有那個懶勁,都跟根茂叔一個模子里倒出來似的……她終于,睡著了。
  不知什么時候,她又醒了,卻見三女兒坐在床邊,正看著她?!吧稌r候回來的?”娘問。
  “剛回來,”正淑答。
  “以后回來早點,別太用功了?!备瘚鹩终f。
  “嗯?!闭琰c一點頭?!澳惆嗌鲜遣皇怯袀€姓張的同學?” 根茂嬸思謀半日,又問。
  “好幾個姓張的呢?!闭缯f,“媽,你睡吧,我過去了?!?br>  “等一下,媽跟你說句話?!?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02 13:35:09
  第一章 (7)

  已經站起身來的正淑便又坐下,臉上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紅。根茂嬸說:“你姊妹伙里,我就指望你能跟你二哥一樣,考上個大學。媽不是古板的人,聽正芳說,你班上有個男同學,姓張,如果沒念書,你倒也到放家的年齡了??墒?,還是學習要緊。你爸當年愛吹,逢人就說正坤怎么怎么,正淑怎么怎么。正坤倒是考上大學了,你要是考不上,還不叫人笑話?”
  “我知道?!闭琰c一點頭,“既然媽知道了,我也不瞞你。是有一個男生對我很好,可是對學習沒有影響,真的,沒有影響。他還想到咱家看看呢。真的,他人挺好的,挺有個性?!?br>  “你睡去吧?!备瘚鹫f,“我的話你掂量掂量?!隳莻€同學,家在哪兒?”
  “在鄉里,可他爸是干部,是一個鄉上的書記?!?br>  娘沉默了片刻,又說:“你睡去吧?!阃瑢W要是想到咱家來游就叫來吧。一個鄉里娃,跑到城里念書,也怪不容易的?!闭纭芭丁绷艘宦?,默默出了母親的臥室,回到自己的閨房?!?、正萍合住一間屋子,三姊妹共擠一張床。
作者 :南山頑石2016 時間:2017-03-02 13:40:55
  @zgsxsltsj 祝賀上首頁
  
1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06 22:50:56
  第一章 (8)


  兩個妹妹早已睡進了香甜的夢鄉。正芳還把半個微笑堆在淺淺的酒窩里。正淑沒有驚動她們,卻坐在梳妝臺前,對著鏡子,孤芳自賞起來。
  五姊妹中,就數正淑最漂亮,別人都這么說,她也一直這么認為。就憑著這張俊美的面孔,她成了班上眾多男生追求的對象。她卻把繡球拋給了張成水。那是一個長相及其普通的男生,別的方面也毫無出眾之處。連她自己也說不清,為什么會在拒絕了成十個男生的紙條后,卻答應了張成水的邀請,去州河堤上走了一遭。
  那初次約會,其實極為平淡,他們在一棵柳樹下坐著,一邊聽嘩嘩的流水聲,一邊天上地下胡諞一氣??墒沁@第一次約會之后,他們又很快有了第二、第三次約會。盡管每一次約會都同樣的平淡無奇,他們卻都有了“一日不見,如三秋兮”的感覺。他們的關系半公開化后,班上好些男生都瞎猜測,是不是張成水騙了她,她不得不跟他好呢?當然,他們的這些猜測,她是無從知道的。
  ……突然的,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正淑笑了,笑過之后,又把腦后的那根粗辮子解開,讓油黑的頭發從左肩處流瀉到胸前,且把頭一歪,眼睛瞪住鏡中的自己。她將這個姿勢保持了很久很久?!?
作者 :高山對蝦 時間:2017-03-07 09:40:43
  @zgsxsltsj 寫得好!點贊!就是每一集太短了些,看不過癮。
1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07 15:05:33
  第一章 (9)


  第二日,正淑起得很早,六點左右就背上書包去了學校??墒峭瑢W們比她起得更早。她跨進校門時,校園里到處都是鼎沸的人聲,操場里五顏六色打起了十幾面小旗子。同學們只是亂站在操場上,并沒有排成隊伍,所以也說不清操場上究竟站了多少人。一個白凈面皮的男生,站在前面,面向大家,一邊揮舞手中那面杏黃的三角旗,一邊高呼口號。人堆中有呼號的,有交頭接耳的,也有嘻嘻哈哈笑的。好幾個花枝招展的女學生則簇在一堆議論今年夏天將會流行什么樣的裙子。
  正淑看了一眼那位向同學們高呼口號的男生,卻不認識,暗想:大概是別班的吧?她就低著頭,從他身邊過去,匆匆往教學樓走去。卻突然,身后一聲銳叫:“王正淑,你不去呀?”倒嚇了她一跳,忙回頭去看,卻是她班上的一個女生,從人堆里出來,向她招手。正淑便急走過去,悄聲跟那位同學說:“我原本打算去的,可今兒不舒服,多得很,肚子還疼,怕去不成了。今兒去的人多不?”“咋不多?”那同學笑,“師專也有人去呢。聽說西京現在亂得狠,飯白吃,東西白拿,我想去拿一件裙子呢?!闭玎圻暌恍φf:“人家飯店商店是瓜子?會叫你白吃白拿?”
  “不叫拿了就搶。前幾天西京不就有一個商店給人搶了么?人那么多,他抓誰去?”
  正淑說:“真能白拿了你給我捎一雙襪子?!庇种敢恢改俏话酌婺猩骸八钦l?好像沒見過?!薄拔乙膊徽J識,”那同學說,“好像是從西京來的。西京來了十來個人呢,到處給散傳單?!闭缯f一句:“你可要小心,不敢叫給抓了?!本蛿Q身往教學樓去了。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07 15:05:54
  第一章 (10)


  教室里空落落的,只有張成水一個人,卻趴在窗口,正朝操場上張望。她嗨了一聲,走過去,抓住他的袖子說:“你來得比我還早!”張成水一笑,說:“咱先等一會兒,他們走了后,咱馬上出發?!薄翱晌也幌肴チ四?!”王正淑皺了皺眉說,“太遠了,還不把我的腳走腫?再說了,我又沒給屋里說?!薄芭律赌??”張成水說,“我拿車子帶你,又不叫你走路。你不知道,我那兒景色要多美有多美,有山有水,還有一大片竹林呢!你不是想看竹子嗎?”正淑便不言語了,卻低頭羞羞的一笑。
  然后兩個人都到正淑的位子上,一人騎一個方凳,面對面坐了,說起悄悄話來。說著說著,張成水突然握住了她的兩個肩頭,眼直直地盯住她的臉,不做聲了。正淑不由得一驚,想推開他,卻又慌慌的心中充滿了莫名的渴望,就把臉紅著,也不再做聲。他的臉一寸寸向她移近。她便看見了他唇上剛剛刮過的淡淡的胡茬,那小鹿就在胸膛里越發撞個不住,急忙閉了眼睛把頭垂下。他的唇馬上觸住她時,她卻突然拿手掩了嘴,臉擰到一邊說:“你嘴咋這么臭?一個月沒刷牙了吧?”張成水沒應聲,卻早將她緊緊地箍住。她聽見了自己的骨頭叭叭在響,感覺到胸前火燒火燎的,臉就益發紅了,低聲說:“別這樣。要不,我就不跟你到鄉下去了?!薄拔也幌胱錾?,只想親你一下?!睆埑伤贝俚卣f?!澳且膊恍?!”她搖搖頭,“你當然沒事,可我是女的……”可她到底沒犟過他,那片唇火熱火熱的,緊緊貼在了她的唇上。她一點也沒嘗出這初吻是個什么樣的滋味,卻聽見自己抽抽嗒嗒的哭了。終于,他松開了她,心滿意足的跟她說話。她卻把臉惱著,咬牙切齒的,再不肯理他。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12 15:57:40
  第一章 (11)

  窗外,那吵喳喳的人聲不知什么時候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便死一般的寂靜團團籠罩了他們。正淑突然覺得有些遺憾,又有些心虛,說:“原來太靜了也會使人窒息!我真后悔沒跟他們去西京,不知道他們會在西京呆幾天呢?”張成水說:“還不是鬧騰一陣子就回來了?政府不會叫學生一直鬧下去的,遲早要采取措施?!闭绫阌终f:“等會兒老師來上課,發現沒有了學生,不知會作何感想?”“有啥感想?”張成水嗤的一笑,“咱這慢班,老師才不管呢!只要把快班抓住就行了。不信咱一會兒去看,快班保證沒一個人去西京,都在用功呢!”正淑望著他癡癡一笑說:“我就喜歡你這成熟勁。啥事情你一說都一針見血,不像別的男生,一個個都傻乎乎的?!睆埑伤靡獾男α?。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12 15:57:59
  第一章 (12)

  七點多鐘,操場上又有了聲音,那是沒有去西京的同學在上早操。他們兩雙雙來到窗前,朝樓下望去。只見操場上四列縱隊沿著環形跑道跑步,首尾幾乎相接,與往日相比,學生似乎并不見少。也難怪,兩三千人的學校,少個兩三百人,原本就不會多么顯眼的?!霸廴ゲ蝗ド喜倌??”正淑悄聲問他。張成水想了想說:“還是去上吧。要不,學校以為咱們也去西京了呢!”于是,他們跑下教學樓,跑進操場,續到了隊伍的最后邊?!?br>  開始做操了。正淑四下里望了望,除過他們班只剩下她跟成水兩個外,還有幾個班也是只剩下幾個人在堅守著,甚至有一個班級,一個學生也沒有,只留下一方空空的陣地。她突然想笑,卻沒敢笑,便將牙咬住,只顧認真的做操,不知不覺中,卻早錯了拍子,便很惹眼的引起鄰班同學頻頻回頭看她。她一下子把臉紅到了脖根,急忙改正過來,回頭狠瞪張成水一眼,恨道:“你也不提醒我!”張成水也看她一眼,笑了。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12 15:58:17
  第一章 (13)


  做完操,集合了后,體育老師并不急著讓大家解散,卻大聲說:“占用同學們一點時間,李校長要做重要講話!”……李校長在上面講些什么,正淑、成水并沒用心聽,卻在下面小聲斗著花嘴。也不知過了多久,忽聽一聲哨子響,接著體育老師說:“高三.三、高三.五、高一.二、高一.四、初三.一班留下,其他班級解散!”今日去西京游行的,便是這五個班級。同學們陸陸續續散去后,這五個班級剩下的不足二十名同學,三三兩兩、很孤單的散落在操場上,看得李校長不由得嘆息了一聲,說:“同學們能不去西京,說明大家政治性強,思想堅定,是你們這幾個班的佼佼者。你們這是對學校的支持,也是對黨的支持。你們這幾個班可以說是‘重災區’,但是‘重災區’有這么立場堅定的同學,不容易呀!今天把大家留下來,沒別的事,就是要表彰大家?!卫蠋?、王老師、孔老師、大李老師、小李老師,你們分頭把自己班上留下來的同學登記下來,交到教務處。學校要大張旗鼓的宣傳表彰!要讓那些愛瞎起哄的同學看看,誰是他們學習的榜樣?!不是那些鬧事的人,而是你們,是你們這些覺悟性高的同學!”
  校長走了。王老師默默地走到正淑他們跟前說:“校長的話你們也聽見了。他在表揚你們,其實是在批評我跟何老師他們。你們兩今兒一定要堅持到底,要不,我這張臉可真沒地方擱了。人家大學生鬧事,咱中學生有啥鬧的?啥都是假的,只有你們把東西學到自己肚子里才是真的。下去吧!”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15 13:29:30
  第一章 (14)

  正淑和成水怏怏地回到教室,相視一笑。正淑說:“你的計劃落空了!”成水恨得一拳砸在課桌上,木了半日方說:“要么,咱中午到佛手山上看廟去?”想了想又說:“或者,你等一會裝肚子疼,我送你去醫院,咱不就可以‘按既定方針辦’了嗎?”“餿主意!”正淑搖搖頭道,“咱還是老老實實呆在教室。你不是指望著今年能考上么?還不用點兒功?”“也不在乎這一天半天的,”成水說,“咱可說好了,就去佛手山看廟,你午飯一吃就過來,我在學校門口等你?!闭缧πΦ乜此谎?,沒有做聲?!暗降仔羞€是不行?”成水又問?!靶?,行!討厭?!闭玎坂鸵恍?。
  因人太少,課沒辦法上,老師便安排他們自由復習。兩個人就坐在一起,一人面前擺一本書,眼睛卻并不往書里去,而是在空中打架,打著打著,兩人都噗嗤笑了。手也就打起架來,你杵我一下,我杵你一下。恰恰成水的一拳杵在了她的胸上,當即就杵紅了正淑的臉,那頭就趴在桌上不動了,嘴里罵出兩個字:“流氓!”成水也把臉飛紅了,怔了半日后,手上仍有許多酥酥麻麻沒有消退,就又去扳她的臉,扳起來了,卻見她眼角紅紅的,垂掛著幾串淚珠。成水心里慌了好半天,才說:“我不是故意的……”正淑不理他,卻拾起書翻開,舉在臉前面,認真地看起來。成水一把奪過書,撂在桌上,認真地瞅她半日,突然又將她緊緊地摟了,喃喃地說:“今日這樣清凈的日子,我們幾時才又能遇到呢?”一口下去,正好逮住她的唇,柔柔軟軟地嘬在嘴里,怎么也舍不得丟開。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15 13:29:51
  第一章 (15)

  放學了。正淑春風滿面地走到王巷口時,正碰見春花從巷里出來。她話未出口,笑聲已先落地了:“正淑,你回來了剛好,我正愁沒人看攤子呢。你先去招呼一時。我回去給娃做飯。你哥又喝醉了,再拉都不起來?!闭玎帕艘宦?,泱泱不快的往大嫂的魚攤走去。那魚攤在大槐樹以東二百米處,是菜市場的最西頭。她在魚攤后剛一坐下,鄰攤買調和面的老陳便交給她二十元錢說:“剛給你賣了四條魚,正好四斤?!闭玎帕艘宦?,對他一笑,卻再沒有多的話。
  紅紅火火的賣了五六條魚后,正淑突然一抬頭,眼睛恰好撞見一個小伙子的眼睛。他高高大大地站在街中央,正笑瞇瞇地看她。她不由得臉有些紅,忙又把頭一低。卻聽那人在說話了:“想不到這么倩的一個女子,竟在街上賣魚!”“咋?倩女子就不能賣魚?”她抬起頭來,狠瞪他一眼?!澳阌洸黄饋砹??”那人笑道,“咱是同學呢!”“同學?”正淑慢慢地搖了搖頭,“沒有印象?!薄澳阃嗣??你上初三時我是高三,咱們教室是對門?!蹦侨擞终f?!跋氩黄饋??!闭缬謸u一搖頭?!跋氩黄饋頉]有關系,反正咱們是同學?!蹦侨说?,“我姓李,叫李大明。開了個舞廳,在市政府對面。你班上同學想去跳舞了,只要是跟你一塊兒去,半價優惠?!闭f著走過來,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她。名片在當時的小城還是個稀罕物兒,正淑將它拿手捏著,端詳了許久,說:“謝謝。如果哪一天我同學想跳舞了,一定叫去你那兒?!崩畲竺魑⑿χc一點頭,說一聲“你忙,我還有事?!本碗p手插在褲袋里,急匆匆地走了。正淑又把那名片看了一眼,隨手揣進了上衣口袋,拿手支著頭,呆呆的在小凳子上坐了。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15 13:30:09
  第一章 (16)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春末夏初的陽光慵懶的照在她臉上,慢慢的曬出了她的煩亂和焦慮。她暗想:“春花姐怎么還不來呢?說不定成水都等急了?!本桶杨^低下去,枕在了抱在膝頭的手臂上。陽光麥芒般落在她的頭發上,一根根柔細的發絲就映出了七彩的光,頭皮卻鬧哄哄的有些熱?!恢裁磿r候,一串落地很重的腳步聲響了過來,在她面前悄滅滅的停下了。她本能的抬起頭來,眼前卻黑漆漆的,好半天才適應了這耀眼的陽光,便看見一雙舊皮鞋站在魚盆前,舊皮鞋上面卻是深藍色的直筒褲。她沒有看他的臉,卻說:“你咋來了?也買魚嗎?” 張成水說:“我說呢,都快一點了,還不見你的影子。就想,你是不是有啥事情,就尋過來了?!薄澳愠粤藛??”正淑又問?!俺粤??!背伤f?!澳悄憬o我照看一時,”正淑說,“我去吃一碗面皮,肚里餓得挖鬧?!?br>  正淑吃畢面皮回來,大嫂已在攤上了,正跟張成水說話。一見她,大嫂便說:“你趕緊回去吃去,你同學要是沒吃,就一塊去吃吧?!闭玎帕艘宦?,跟成水說:“那咱走吧?!背伤疀]忘記跟春華說一句:“嫂子你忙?!薄瓋蓚€人并排往前走著,一時間都沒怎么說話。離開魚攤已有十幾步遠時,成水方說:“看你暮兮的,嘴角的辣子油都沒擦?!闭缑难澏道锾统鲆粓F衛生紙,在嘴上粘了粘說:“誰說沒擦?是沒擦凈?!庇终f:“你不是想到我家去看看么?咱現在就去,我都給我媽說過了?!?br>  “現在?我一點準備都沒有,怕不合適吧?”
  “有啥準備的?難道叫你拿四色禮不成?!”
  “可空手總不好吧?”
  “這……”正淑想了想說,“那咱去買些桃你提著?!庇谑嵌司o走幾步,在前面的水果攤上買了五斤鮮桃。成水身上卻沒裝零錢,五十元大鈔那小販找不開,正淑便開了桃錢。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17 10:33:15
  第一章(17)
  正坤已吃畢了,早有被子蒙了頭在屋里睡了。二姐正霞拿著個蒸饃坐在根茂嬸的臥室里,邊看電視邊啃。根茂嬸也在臥室里,卻偎在床上,喝著糊湯。正淑在前,成水在后,挑著門簾進來了。正淑說:“媽,我同學看你來了?!背伤Π涯谴易臃旁诖策叺目p紉機上,笑著叫了聲“姨”。正淑又指指正霞說:“這是王正霞,我二姐?!背伤阌纸辛寺暋罢冀??!闭己艘宦?,又回頭對母親說:“媽,我出去打個電話。下午我有些事情,就不到地里去了?!闭酒鹕?,又跟成水說一聲“你坐”,匆匆出門去了。
  “糊湯飯,隨便吃點吧?!备瘚鹫f,“正淑,還不去給你同學舀飯?!闭绯伤峦律囝^,擰身去了。娘便開始跟成水說話。娘問:“你跟正淑一個班的?”成水說:“一個班的,我叫張成水?!备瘚鹩终f:“我這些娃里頭,我還是偏著正坤跟正淑的,他兩個也是嬌慣壞了,都懶得跟神仙一樣。還好,正坤考上大學了,也指望著正淑能考上個學,要不,地里的活一點也不會做,可咋了?正淑去年還鬧了個笑話呢!街坊鄰居都傳遍了。去割麥呢,她卻打一把太陽傘,還給曬暈了。地里的人都說:‘你這三姑娘呀!咱熟人知道是來割麥,生人見了,只怕還當是游山玩水來了’”說了就笑。恰這時,正淑端著兩只飯碗,拱開門簾進來了,說:“媽!你又胡說我什么?”遞給成水一只碗。根茂嬸說:“還不是你鬧的那個笑話!”正淑笑笑的,不再吱聲,低頭慢條斯理的喝起糊湯來。成水邊吃邊說:“我就愛吃這豆子糊湯?!备瘚鹩终f:“你們都要好好念書。要是考不上學,我看你們這事,就不好說了?!闭绾莸赡赣H一眼說:“媽!八字還沒見一撇呢,你凈說些啥!”根茂嬸說:“好,我不說了?!?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17 10:33:35
  第一章(18)


  少傾,根茂嬸的碗里已空了。正淑急忙放下碗筷,要給母親盛飯,母親卻說她吃好了。正淑便接過她的碗,在一旁的高腳柜上放下,又拿了搪瓷缸出去調了大半缸鹽水端進來遞給她。根茂嬸便將滿口的假牙取下來,泡在搪瓷缸中,正淑又急忙接過搪瓷缸在一旁放了。根茂嬸閉上眼睛,在床頭上靠了半日,突然問:“正芳跟正萍到底還是竄到西京去了?”正淑說:“去了?!备瘚鸨悴辉傺哉Z,悶了半日又說:“正淑,你招呼你同學消停吃,我澆了一上午的地,有些困了?!闭玎帕艘宦?。
  不一時,根茂嬸已經瞌睡了。正淑便拉一拉成水的袖子,悄聲說:“你先出去一下,我招呼我媽睡下?!背伤畞淼教梦?,在小方桌旁坐下,抬眼四下里望了望,卻見這屋子已然很舊很破,他以前還從未見過這么破舊的房子,不由得輕嘆了一聲。不大一會兒,正淑出來了,走到他面前,笑笑的瞪他一眼,小聲說:“咱也不用去看什么廟了,一會兒到我房里坐一時兒,你困了就躺一會兒?!?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17 10:35:35
  第一章(19)

  正淑的閨房空間雖小,倒很清潔。一張大床占去了房子三分之二的面積,床上并排放著三只枕頭。三條被子疊得方方正正,碼在一起。墻壁、頂棚均拿紙糊著,雖高高低低,不盡平整,卻一色兒的潔白。這房子與根茂嬸的臥房一墻之隔,隔墻上的紙炸了許多小縫,隱隱能照見墻那邊的動靜。正淑與成水在床邊坐了,梳妝臺上的那面鏡子里就映出了兩張臉,一張雪似的白,一張碳似的黑。她不由得笑了,悄聲說:“不比看不出來,咱倆這一比,你越發像個非洲人了?!背伤粋€笑,卻不語,突然又起身過去把門關了,且把插銷插上。她驚問:“你想做啥?”成水道:“我想躺一會兒,門開著總不好吧?門簾里又能照進來?!闭缦胂胍彩?,就不說什么了。成水卻又過去把窗簾拉上了。
  正淑笑罵一句“你瞎慫!”不再理他,卻彈掉鞋子,身子往后挪了又挪,背靠墻在床上坐了,兩條腿筆筆直直的從床沿搭出去,肉色尼龍襪里兩只腳彎彎的像兩只拉圓的弓,兩個大母趾卻翹翹的動。成水也脫掉鞋子,在床上躺了,卻把腿搭在了她的腿上,兩個人的腿便交叉成十字架。正淑道:“把臭腳拿開!”成水一笑,卻把一只腳斜斜的翹到她臉上,腳趾正對著她的鼻尖。正淑說聲“避!”一只手便捂了口鼻,另一只手就來掀他的腳,卻掀不動,便在他的腳心撓了一下。成水咬牙忍住笑,身子卻坐了起來,懶腰長拉著,把她摟住了,“叭”的親了一口。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19 14:36:40
  第一章(20)

  正淑連連推他,推不開,恨道:“你把我腿壓麻了!”成水便把腿一挪,分叉跪在了她那兩條長腿的兩側,身子窩蜷在那兒,毛手毛腳的就在她身上摸揣。正淑心里咚咚跳著,卻不知該如何是好,就被他的手慌慌亂亂的解開了襯衣的好幾個扣子。她終于猛然一驚,急忙雙手護在了胸前,眼睛怯怯的瞪著他,柔弱的說:“你避!”成水卻不避,反把一只手從她的手底下硬伸了進去……,正淑情急之中,一條腿猛一拱,膝蓋便頂在了他的褲襠,當即羞得滿面通紅。成水早縮手縮腳的窩在了一旁,哎喲連聲說:“你把我的命要了!”正淑道:“活該!誰叫你壞!”卻突然瞥見他臉上額上細密密沁出了無數汗珠子,不由得又有些不安,悄聲問:“真的疼得很么?不太要緊吧?”成水咬住牙不做聲,好半天過去,才無力的說:“你真是個二桿子!”正淑把臉紅著,柔聲道:“人家也是無意的嘛。不太疼了吧?”成水點點頭說:“強些了?!庇痔罂纯幢?,“算了,也不消休息了。走吧,快遲到了?!?br>  二人出了巷子,沿槐樹街走了不幾步,成水便見一個漢子懶腰拉著,從街邊的一個門面里歪歪倒倒的走出來,臉醉得通紅,卻突然又回身沖那門面房里喊:“啥?你說我做啥去?XX去呀!”成水回頭跟正淑說:“那人說話咋那么難聽?”正淑低著頭紅著臉說:“他是我大哥,槐樹街有名的酒瘋子。不過,要是不喝酒,做啥都美美兒的?!背伤悴辉僬f什么。兩個人默默的走過去。經過大槐樹時,正淑突然說:“咱們許個愿吧?!薄熬驮S個愿?!背伤f。于是二人都面向槐樹,默默的站了。正淑雙手合十,把眼閉了,心中默念了好一陣子,睜開眼來,莞爾一笑,卻見成水也笑咪咪的,正看她,便問:“你許了啥愿?”“我求槐樹保佑咱們都能考上學?!背伤?,“你許了啥愿?”“不給你說!”正淑扮個鬼臉。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19 14:37:02
  第一章(21)


  正祥搖搖晃晃的走過了好幾個門面,突然發現二叔擔著空水桶從金錢巷出來,急忙上前一把拉住他的手,瘋瘋張張的說:“叔!娃想你呢!我爸一過世,你就是我最親最親的人了?!薄皬垙埩_羅的!你永改不了這個毛??!”二叔板著臉說,“你爸的好處你一點都沒學,你爸的毛病你倒全學下了!又去打牌???”“現在誰還打牌?”正祥道,“搖寶!你去不?”“我去?你給我澆地去?”二叔道,“沒看這太陽大的!菜都快干死了!”
  “你跟我媽一樣,都是窮命!我那菜地就永不澆,也不見干死了!”正祥說到這兒,把手張狂的一揮,嘿嘿笑了,“不信咱看,你今兒剛一澆完,明兒就下雨了!”“去去!一邊去!”二叔把他一推,抬腳就走。正祥沒站穩,一個趔趄就坐在了身后一條長凳的一頭,長凳就給坐翻了,靠在上面的幾張案板“啪”地拍在地上,拍起一股子煙塵。正祥一屁股蹲坐在地上道:“叔,你打我!”站起身來,又沖二叔已經去遠的背影喊道,“叔,娃又沒得罪叔,叔為啥打娃?”從身后這個買廚房用品的門市里走出來的老板道:“叔打娃是正?,F象嘛?!闭榈溃骸皩?,叔打娃是正?,F象……”又往前走了,沒走多遠,又回頭叫:“二寶,搖寶走!”
  那老板笑笑說:“誰給我看攤子呀?~~你最近手氣咋樣?”“我爸保佑著呢!”正祥道,“順得很,場場贏!”往前緊走十幾步,拐進柳樹巷,扶住墻,哇哇吐了起來,足足吐了十幾分鐘后,又踉踉蹌蹌的朝巷子深處走去。卻突然看見一個女的兩個男的站在前面嘻嘻哈哈的說話,那女的頭發是新燙的爆炸頭,不由得他罵一句:“頭罩得跟雞窩一樣!”直走過去,說:“諞啥呢?搖寶不?”那女的回過頭來,卻是正霞。
1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21 10:17:52
  第一章(22)

  他當即把臉板了說:“整天只見你英武過來,英武過去,一點正事不做!臉畫得跟鬼一樣!”“總比你酒瘋子強!”正霞道,“我不干正事?我做大生意呢!干的事把你嚇死!”正祥道:“對,你比我強!你滿城壕打聽打聽,誰最早做汽水賣?是我王某人。誰最早賣魚?還是我王某人!”那兩個油頭粉面的小伙子小聲問正霞:“他是誰?”“不理他!”正霞道,“是酒瘋子!”
  ……正祥終于輕車熟路的走到了柳樹巷盡頭,拍開一扇厚板木門進去。屋里頭,場子早已擺開,煙霧繚繞中一堆人有的站在地上,有的站在凳子上,把一張小方桌圍了個水泄不通,七嘴八舌的說些什么,他一句也沒聽清,耳朵卻專注于呼呼搖動的色子聲。半日后,正祥大吼一聲:“我押大!”硬擠進人堆……,他手氣很不錯,不大一會兒工夫,已贏了好幾百元在手中,就喜得那張酒氣未退滿是胡茬的面孔越發紅了,大聲說:“我爸保佑著我呢!”又一把押下去一百元。
  天擦黑時候,正祥撲踏撲踏的從柳樹巷出來了,臉色很不好。街上熟人見了他便問:“今兒戰果咋樣?”“我準備金盆洗手了,再不耍了!”正祥說。他目不斜視的慢悠悠從街上走過,到王巷口時,卻猛然停住,瓷愣了片刻,悄滅滅踅摸進去,回到了自家院中。院里卻悄無聲息的,只有一池鯉魚或者草魚自由自在的游著。根茂嬸一家住的是正房,他住的是石棉瓦頂廈子房。這廈子房是他結婚后的第二年搭起來的,原本想很快就會在院中蓋起一座二層小樓的,廈子房就沒根沒基的,搭得很不牢固,磚縫里灌的也不是水泥砂漿,而是石灰黏土漿??墒悄脑?,這廈子房一住就是成十年,初住進去時,大女兒還沒出世,現在小女兒都上小學三年級了。他默默的掏出鑰匙,開了房門進去,默坐片刻后,就開始擇菜、剝蔥、做飯。飯熟了,他先不吃,卻拿海碗盛了滿滿一碗端著,往魚攤去了。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23 12:32:00
  第一章(23)

  春花接過碗筷時問了一句:“又輸了吧?”
  “輸了?!?br>  “我就說呢,要是贏了,你還知道給我送飯!輸了多少?”
  “不多,幾百塊?!?br>  春花臉上就多少有些不高興,說:“你只會做個燃面!”又沖在魚攤前瘋張著的兩個女兒吼一句:“你爸今兒給咱立了功了!還不回去吃飯去!”柳葉和蓮葉便你追我趕的一道煙去了。正祥嘿嘿笑著,問:“今兒賣得咋樣?”“咋樣?不夠你輸?!贝夯ǖ恼f。正祥便不再做聲,摸出一支煙來點上,邊吸邊咳嗽。半日后,春花問他:“你不回去吃飯?”正祥說:“我不餓,酒能養人呢!”
  春花吃畢飯,二人又在攤上守了十幾分鐘后,正祥便將未賣完的魚撈進鐵皮水桶中,將兩只塑料魚盆里的水往街邊的水眼里倒了。春花擔了水桶,提了秤,正祥一手提著摞在一起的兩只魚盆,一手提著小凳子,兩人罩在暗弱的街燈里,一前一后往王巷走去。還未進院門,卻早聽見院中叫喳喳一片說話聲。正祥道:“不知道正芳她兩個弄下啥好東西了?”春花卻不語。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23 12:32:27
  第一章(24)

  二人進了院子。但見正芳、正萍、柳葉、蓮葉亂站在魚池跟前說笑不停。正芳正萍均一臉的得意,柳葉蓮葉卻滿臉的羨慕。春花過去,將桶中的魚倒進魚池,笑問:“西京鬧得兇不兇?”正芳道“媽媽爺!人都瘋了!想去省政府呢,街上人是滿滿,根本過不去?!闭樵绶磐琢唆~盆和凳子,過來問道:“都弄了些啥好東西?”“你管呢!又沒你的份!”正芳白他一眼。春花看一眼正祥,又看一眼正芳,嘿嘿笑了。
  正萍道:“春花姐,你一會兒來挑,我倆給咱們一人弄了一身?!覀z是心輕的,你不知道呀!別的同學狼得很!有的搶了幾十塊手表,有的搶了進口照相機?!凑巧吨靛X就搶啥。拿不走的,就砸就燒?!薄澳銈兊降锥寄昧诵┥??”春花又問。正芳便湊在她耳邊咕咕噥噥幾句。春花哦一聲,笑了。
  于是姑嫂三人來到正芳她們的臥房,把燈拉開。正祥緊跟在后面也要進去,卻被正芳掀出來,砰的把門關了。她們搶回來的,卻是一堆乳罩、褲頭,紅的、白的、黑的、粉的、花的,各種顏色,應有盡有。春花挑了幾件適合自己尺寸的白顏色內衣,笑著出門去了。
  正芳和正萍便又商議,剩下的這些內衣在她們五姊妹中如何分配?!昂诘木徒姓即┌?,”正芳說,“她人瘋,啥都敢穿?!薄笆O履菐准椎?,就給正秀算了?!闭颊f,“她跟春花姐一樣,保守得很,別的顏色肯定穿不出去?!薄瓋扇苏f著,正秀已大腹便便的來了,往床邊一坐說:“你兩個真是的,床上淘菜似的!”正芳道:“你這樣說,就沒你的份了?!?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25 16:01:09
  第一章(25)

  正秀拾起一只乳罩看了看,又扔到床上,說:“可又是在哪兒買的處理品吧?”“你不要了拉倒!”正芳道,“處理品?一百元一件我還不賣呢!”正萍抿了嘴只個笑。正秀道:“看把你人的!不就是一堆處理品么!”正萍道:“大姐,你好好看!這可不是處理品,是西京大商店里擺的高檔東西!你隨便挑吧,喜歡啥顏色就拿啥顏色,多拿幾件?!闭惚闾舫鰞芍话咨檎帜昧?。正芳跟正萍相視一笑。
  正秀問:“可咋了?有啥好笑的?”“剛才我倆就猜,”正萍道,“你一定喜歡白色的,果然不錯!”“都三十歲的人了,還穿啥?”正秀道,“還叫我像十七八的姑娘娃一樣猴溜么氣呀?”正萍便又挑了幾只白褲頭遞給她說:“多拿幾件吧,又不向你要錢?!薄靶∏锴锏?,我是能穿成?”正秀把那幾只褲頭仍舊扔到床上,在口袋里摸了摸說,“今兒還真沒拿錢,過兩天把錢給你?!?br>  “誰問你要錢呀?”正芳道,“咱可不是二道販子!沒花錢的東西能向你要錢?”正秀便不再言語,擰身出去,卻沒留神,被門檻絆了個趔趄。正芳忙說:“你可小心些,不要栽著了!”正秀手扶門框,回頭道:“你就不盼人好!”臉不知不覺中陰沉下去。正芳自覺失言,偷笑一下,朝正萍吐吐舌頭。正秀前兩年小月的那個孩子,便是走路時沒留神栽了一跤,栽掉的。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25 16:01:31
  第一章(26)

  正秀去了娘的臥房,娘還沒回來,燈黑著,她便將燈拉開,沖墻那邊喊道:“不知道媽吃了沒有?你兩個也不去地里看看!”正芳道:“我們累得啥一樣!媽過一時不就回來了?”跟正萍都在床上坐著未動。正秀便又拉滅了燈,自言自語一句什么,來到堂屋,推了車子出門去了。約莫半個小時后,正秀和根茂嬸雙雙回來了。正秀的車子上駝了兩籠蔥,根茂嬸的車子上也駝了兩籠蔥。進門的同時,根茂嬸的叫罵聲也高喉嚨大嗓的響在了院中:“一屋人都死絕了?!叫正秀去給我幫忙!要是正秀再有個啥閃失,看我咋給和勝交差!”便罵出了正芳跟正萍,急忙灰溜溜的過來,就從正秀的車子上往下卸蔥。春花也從廈房里笑容滿面的急走了出來,一邊從婆婆的車子上卸那兩只竹籠,一邊說:“我正準備到地里接你呢,不知道正秀已先去了?!?br>  四只籠被提進堂屋后,根茂嬸洗了臉,洗了腳,便去床上坐著了。正萍便跟正秀去廚房做飯。春花就坐在床邊,陪婆婆說話。卻突然,正芳的聲音又亮鑼似的響在了堂屋:“王正坤!你也回來好幾天了!天天都死人一樣,往床上一擺!不就是上了個爛慫大學嘛,有啥了不起?少在這些人跟前擺功!”罵畢了,惱沖沖回到自己房中,把門砰一聲關上。根茂嬸吼一句:“正芳,你翻天了?”又和顏悅色的跟春花說:“那死女子,是在跟我置氣呢!火沒地方發,把正坤當出氣筒了?!贝夯ǖ溃骸皨?。你不生氣,誰屋里不吵吵鬧鬧的?”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29 11:16:36
  第一章(27)

  少傾,正坤掀簾子進來了,臉平平的不喜也不惱,在床邊坐了,沉默片刻后說:“媽,我明天就幫你干活。這兩天我沒出門,主要是在想一件事情。別看我啥也不是,可國家的事,我也關心著呢!我就反復想了,學生為啥要鬧事?為啥還要在天#安門廣場豎一個美國的自#由#女#神像?這肯定是有原因的。不是頭腦發熱,也不是想弄倒幾個貪官污吏。他們是想改朝換代,是想把國家搞亂??墒菄襾y了,對咱普通老百姓有啥好處呢?只能是日子比現在過得更窮?!贝夯ㄐα?,說:“想不到正坤還凈關心些國家大事!”正坤道:“嫂子,你不要笑,我說的是真心話。古語說得好:‘位卑未敢忘憂國’,我這話,別人聽了也許要笑話,可我確實是對國家前途很擔心的?!贝夯ū悴辉僬f什么。根茂嬸沉默片刻后說:“那你明兒就在巷口賣蔥?!闭む帕艘宦?,過去開了電視,電視里仍是新聞?!?br>  次日早上,卻淅淅瀝瀝下起了小雨。正祥倒背著手,弓著背從巷里出去,看見正坤戴著草帽,守著兩籠蔥坐在巷口,便說:“我昨天就跟二叔說了,今兒要下雨,果然就下了!啥人有啥福,我每次想澆地,天就下雨,老天爺長著眼窩呢!”正坤說:“……”正祥嘿嘿笑兩聲,撲踏撲踏往大槐樹方向走去。
  ……正坤賣了半籠蔥后,橫豎就坐不住了,心里正頗煩著,正霞蓬著頭從巷里出來了。正坤道:“你出來了剛好,給我守一時,我去上個廁所?!闭嫉溃骸伴W遠些,我還沒吃呢!”摸摸口袋又說:“給我幾塊零錢,我給你捎幾個包子?!闭ばπ?,掏出兩塊五角錢給了她。正霞便將錢在手里攥著,屁股一扭一扭的走了,高跟鞋敲得水泥街咚咚作響。正坤目送著她的背影,便見她遠遠的走近了一家理發店,好半天不出來。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3-29 11:16:53
  第一章(28)

  “你老幾呀!啥時回來的?”正坤正無聊的拿著一根蔥,細數它到底有多少根須時,突然平地里響起了一個聲音,倒驚了他一跳,忙抬起頭來,卻見一個白白凈凈的小伙子騎在摩托上,停在他面前?!澳愫?!李大明!”正坤站起身,向前跨出兩步,伸出手跟那人握了握。
  “你才是個洋人!”李大明笑道,“這么大一點兒雨,還戴個帽子,到底是大學生,嬌貴!”正坤道:“你發了吧?看你油光滿面的?!崩畲竺鞯溃骸霸侔l還不是個個體戶,咋能跟你這大學生比呢?這兩天我連著碰見新鮮事,先是碰到正淑賣魚,今兒又碰到你這個大學生賣蔥!”正坤笑笑道:“窮途末路唄!”
  李大明又說:“你找到女朋友沒有?”“沒有,”正坤搖搖頭,“你呢?”李大明嘿嘿一笑:“我心里倒是想著一個人,可不知道人家心里咋想的?!蓖A送S终f:“有空了去我那舞廳跳舞吧!記住,把正淑也叫上?!币徊扔烷T,摩托一道煙跑了。正坤仔細琢磨他的話,突然笑了說:“這小子!……”回到蔥籠后坐下。
作者 :美到心間 時間:2017-03-29 12:59:16
  @zgsxsltsj
  跟蹤支持原創,[d:花]
1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4-01 13:17:16
  第一章(29)


  也不知過了多久,正霞果然塑料袋提了幾個包子從街上走了來,將塑料袋往蔥籠里一丟,回身又走。正坤忙說:“你又到哪兒去?給我照看一時兒吧!”“避避!”正霞回頭道,“你也不看看今兒是啥日子,我有事情!”
  “啥日子?”
  “今兒是十五,敬大槐樹的日子,我得去還個愿?!?br>  “還啥愿?”
  “我想跟人合伙販一車拖把,求大槐樹保佑?!?br>  “整天只見你倒騰來倒騰去的,也不見發財了!”正坤道,“做啥事都要有恒心。東一榔頭,西一棒槌,啥也干不成!”
  “總比你書呆子強!”正霞說著,腳步聲已漸去漸遠了。
  熬熬煎煎的堅持到十二點左右,終于盼來了放學歸來的王正淑。正坤高興得什么似的,急忙站起身笑道:“你守一會兒吧……”把賣蔥的任務交給了她,樂滋滋的回了巷子。根茂嬸從地里回來后,他便說:“媽,賣菜這事我嫌急,以后還是到地里給你幫忙吧?!?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4-05 13:08:36
  第二章(1)
  開鐮前兩天,正坤走了。
  根茂嬸家的口糧田共有三處,分別坐落在長茂源、大面坡和州河灣,總共有一畝左右,平常年景,便有五百斤左右的收成,今年卻是風調雨順,收成便有望超過前兩年。根茂嬸心中的喜悅自不必說,常常流泄到臉上,就連那地里的麥子也驕傲的宣泄著心中的喜悅,便一陣陣金黃的海浪在麥田里翻涌,沉甸甸的麥穗就在這海浪里不停的竊竊私語,說到高興處,就把頭撥浪鼓似的搖。
  跟巷子里別的人家一樣,根茂嬸也是先去州河灣割麥。
  這是一個周日的清晨。太陽還懶洋洋的在山埡那邊睡著覺,根茂嬸一家就早早的來到了地里。除了正秀身子不方便,在屋里做飯外,根茂嬸、正霞、正淑等母女五人皆一字兒擺在了地頭,勞作了起來。
  每人都割了一捆麥后,又有兩個男勞力在公路畔停穩了自行車,說說磕磕的來到了地里——一個是張成水,另一個是正霞最近新交的朋友,也姓張,大號張金成。
  張金成是前段時間正霞販拖把把的合伙人,因種種原因,那生意最終沒有做成,正霞卻與這個合伙人交往日深,漸漸就如影隨形了。
  正霞第一次將張金成領回家時,根茂嬸對他并無好感,說他流里流氣,不像個正派人??墒撬羧钗宓木徒o根茂嬸家買東買西,漸漸的就首先博得了正芳和正萍的好感,根茂嬸也就默許了他跟正霞的交往。
  張成水也早成了王家的???,但往往是空手而來,吃飽了肚子就跟正淑相跟著走了,便引起了正芳、正萍還有正霞極大的反感,說他腰里別著個鏟子,不是個省油的燈。無奈正淑跟他好得如膠似漆,根茂嬸也說他人實在,這姐妹仨只得將一腔火氣窩在了肚里,見了面還得對他客客氣氣。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4-05 13:12:47
  第二章(2)

  根茂嬸事先并沒有要求他倆前來幫忙,因此就沒有備下多余的鐮刀。張金成便搶到根茂嬸跟前,接過她手里的鐮刀,很在行的割起麥來。張成水去接正霞的鐮刀,她卻笑笑的沒讓他接。他又去接正芳的鐮刀,正芳也笑笑的沒讓她接。正萍也沒給他鐮刀。
  正淑直起腰來說:“成水,你往路上運麥吧?!背伤帕艘宦?,就一捆一捆的將麥子往公路邊上掮。根茂嬸也將麥子一捆一捆的往公路邊運。割得快,運得也快,太陽剛剛從山那邊露出半個笑臉時,麥捆子已在路邊碼成了小小的一座山。
  根茂嬸便交代成水,讓他拿架子車將麥子往回拉?!皵R到大槐樹跟前就行了,”根茂嬸說,“給晾開,曬一晌太陽,下午就能鋪場了?!笨粗伤樕现泵昂?,一捆一捆的往架子車上撂著麥個子,根茂嬸滿意的笑了一下,又來到了地里。
  卻突然,幾丈開外另一戶人家的地里,冒起了一顆烏黑的腦袋,笑道:“根茂嬸,你今兒請了這么多麥客!”根茂嬸說:“都是不要錢的麥客?!蹦侨说溃骸安灰ゅX了,等會兒叫給我幫一把忙?!备瘚鹫f:“行,但你得把飯給款待了!”那人便嘿嘿笑了,又彎下身子,根茂嬸也嘿嘿笑了。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4-07 11:16:08
  第二章(3)

  成水拉著架子車走了不多遠,恰遇到正祥領著四個衣衫襤褸的人,指手畫腳的來了。成水笑著說:“正祥哥,你也割麥呀?”正祥挺著醉得微紅的臉說:“我媽就是窮命,也不知道叫幾個麥客!”成水笑一下,低著頭,很吃力的拉著架子車往前走了。
  正祥的地緊挨著根茂嬸的地,到他的地里,必須從根茂嬸地里經過。一看見正祥,娘便生了氣,罵道:“你能行了!都請起麥客來了!”正祥笑道:“媽,我叫人來給你支援呢?!备瘚鹫f:“避避!一邊歇著去!”正祥便領著那幾個麥客來到自家地里,指指畫畫的吩咐一陣。
  見那四人已彎腰割起麥來,他便又從懷中掏出了半瓶白酒,抿了一口道:“你幾個喝幾口不?”那幾個人都說不喝。恰這時,剛才跟根茂嬸說話的那人又遠遠的從麥浪那邊直起腰來,笑道:“正祥,你也親自割麥呀?”正祥道:“富銀,咋不請幾個麥客呢?口袋捏得那么嚴,叫錢生兒子呀?”富銀道:“咱可請不起,才溝子大一坨地……”正祥道:“只有我是個燒包!”把酒瓶舉起來晃了晃:“過來抿幾口吧?!薄安涣?!”富銀搖搖頭,笑道,“咱槐樹街就你過的神仙日子!”正祥嘿嘿笑兩聲,回頭跟那幾個麥客說:“你們消停割,我去弄個啥就來?!睂⒕破看нM懷里,倒背起手,沿田埂直走到河堤上,又跟河里不知何人說了兩句話,就掏出酒來,一邊喝一邊朝西走去,走了百余步遠,瞅瞅四下無人,就蹲在一顆柳樹下,拉起屎來。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4-07 11:16:26
  第二章(4)

  成水將空架子車拉回來時,根茂嬸的這塊地已收割了大半,麥個子早又在公路邊碼成了小山。六個人都盤腳搭手的坐在田埂上休息,張金成嘴里叼著煙,明明滅滅的吸著。突然地里爆出了一陣陣歡悅的笑聲,正霞、正芳、正萍三個早已前仰后合起來。
  成水暗想,肯定是張金成又在說什么笑話了,就默默的往架子車上碼麥捆子?!a著,正淑已不知不覺中到了他跟前,小聲說:“你也歇一會兒吧,麥又不多?!背伤咽种械哪莻€麥放好后,臉紅紅的冒著油汗笑問:“他們說啥呢?那么高興?!薄皼]啥,”正淑道,“張金成又在胡吹冒撂?!弊哌^來摘去了他脖子里的兩截麥秸稈,往路邊的水泥樁上坐了,嘴抿住,遠遠地望著極西處煙霧縹緲中拔地而起的那座正在建設中的新汽車站,半日后說:“只有你才是個瓷錘!”
  成水道:“我又咋了?”
  “你也不會學活泛些?”正淑道,“跟張金成一比,簡直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上?!薄拔也挪桓麑W!”
  成水道,“街痞,有啥好的?”正淑便不再言語,卻把視線移回,鋪展到他臉上,突然噗嗤一笑,成水便也噗嗤一笑。
  又歇了十來分鐘后,兩人便一齊動手,碼了山堆似的一車麥子,拿繩捆住,成水在前面拉,正淑在后面推,車子吃力的往前走了……
  在槐樹街卸下麥子后,兩人便又坐在車把上說笑起來。
  太陽早已爬了兩丈多高,街上蒸籠似的,成水臉上、身上泉涌似的往出冒汗,脊背便牢牢的粘住了襯衫。他便解開扣子,把懷敞著??粗顾谛厍坝屯敉舻耐绿?,他突然笑了,回頭問:“你身上汗旺不旺?”卻見她的衣衫也濕漉漉的緊貼在肌膚上,乳罩就不再朦朧,很顯眼的透出鮮艷的紅。
  他不由得有些呆了,不知不覺就往她身邊挪了挪,抓住她的一只手,不住的摩挲,喃喃道:“你身上真白!”
  “避!”正淑笑鉆他一眼,慢慢的把臉紅了,“你不要往歪處想?!?br>  成水輕嘆一聲:“大庭廣眾的,就是往歪處想了,還不是白想?”停了停又說:“下午不割麥了吧?咱去水庫游泳,咋樣?”正淑道:“你想淹死呀?”成水道:“那咱到州河里游泳吧?!闭缧︺@他一眼,沒有吱聲。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4-09 21:10:56
  第二章(5)


  成水便又抬眼望了望大槐樹,說:“上次你到底許了啥愿?現在該能給我說了吧?”“其實,我啥愿也沒許?!闭缧??!澳銈€壞東西!”成水道,“叫我瑩心了這一向?!卑阉氖质箘乓荒?。正淑哎喲一聲,皺眉哭臉道:“你二桿子!把我的手捏疼了?!薄拔沂菆笊洗文且患??!背伤畵u晃著身子,得意的笑了。正淑便又想起了成水第一次去她家時,在她閨房里發生的事,不由得又把臉紅了,說:“你可真會記仇!”把臉擰到一邊,不再理他。
  他們返回州河灣時,根茂嬸他們已割完了麥子。地里的麥捆子一個不剩,全部轉運到了公路邊,六個人簇堆兒站在麥垛旁。張金成一邊吞云吐霧,一邊說一些有意思的事?!蠹移呤职四_,不消片刻就架了滿滿一車麥個子,地上剩下的麥捆子就已不多。根茂嬸便說:“不消跑第二回了,金成跟成水拉車子,咱幾個女的,一人捎兩個麥?!庇譀_地里喊:“正祥!要用車子還不自己跟回去???還叫給你送不成?!”蹲在地畔抽煙的正祥,便伸個懶腰,站起身來,口里說著:“娃都沒給媽幫忙,咋敢叫媽給娃送車子?”一搖一搖的往路邊走來?!阃屏私鸪傻能囎?,后座上捆了兩個麥,根茂嬸推了成水的車子,后座上也捆了兩個麥,正霞她們有的掮著兩捆麥,有的胳膊下夾著一捆麥,都跟在架子車后面,說說笑笑的進城了。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4-10 16:09:09
  第二章(6)

  馬上開飯了,屋里卻不見了張金成。正芳便笑:“咱一屋人都是干啥吃的?一個大活人都看不住,說不見就不見了。正霞,還不找去?”正霞道:“咱吃咱的,不管他?!备瘚鸬烧家谎?,罵道:“就你不走理!”正霞說:“他上廁所去了,那我去廁所里把他拽出來?”話音未落,張金成已出現在了大門口,右手提著一扎子啤酒,左手提著一個沉甸甸的塑料袋,里面歪倒著三瓶雪碧。正霞急忙起身過去接過啤酒,小聲說:“你出去也不打個招呼?”張金成臉上笑笑的,走到小方桌旁,將雪碧一一取出,放在桌上。根茂嬸說:“害你花錢!”“花啥錢呢?”金成一笑,回身又走。正霞說:“你又干啥去?”金成回頭笑道:“叫正祥哥也來喝兩口?!备瘚鹫f:“不管他!”可金成已到了院里,正往廈房走去。少傾,正祥臉上笑呵呵的,與金成相跟著進門來了,身后緊跟著柳葉和蓮葉。
  一屋人在小方桌四周擠坐下后,正待品嘗正秀的手藝時,張金成突然一拍大腿說:“我忘了一件事情!”正霞忙問:“啥事?”金成笑道:“算了……等會兒我給嫂子買筒飲料送去?!?br>  桌上共擺了四盤熱菜兩盤涼菜,都是平常的家常菜肴。主食是煎餅、拌湯,暫時還未端上來。金成加了一筷子涼拌粉絲,邊吃邊說:“正秀姐這手藝,應該開個飯館才對!”根茂嬸笑道:“我五個女兒,就數正秀做飯香,正淑不會做飯?!闭缯f:“誰說我不會做飯了?如果我在糧貿餐廳里頭,飯會做得更香?!闭阈Φ溃骸拔以诩Z貿里頭,是開票的,又不是廚師?!闭缯f:“看都看會了?!币蛔廊硕夹?。金成早又開了一瓶雪碧三瓶啤酒,招呼大家:“咱們喝吧?!?
作者 :樂安君 時間:2017-04-11 19:21:40
  欣賞!農村里收麥是件大事,有親戚或者鄰居相互幫忙搶收。很熱鬧。
1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4-13 11:31:21
  第二章(7)
  剛吃畢飯,金成又問:“姨,咱下午去哪兒割麥?”根茂嬸說:“長茂塬跟大面坡還沒太熟,明早上我去看了再說。下午沒事,你們各忙各的去吧?!苯鸪杀阏f:“姨,我明兒叫兩個同事來幫忙?!庇稚宰似?,起身道:“姨。你累了中午多休息一會兒,我跟正霞出去有個事情?!闭急阋财鹕?,同他一塊兒出去了。一出巷子,金成便車子上帶了正霞,飛快的向他租住的地方騎去。
  他租住的屋子在西關,系房管所的公房,一進門便是廚房,廚房后面是臥室。沒什么家具,只有一張床、幾節沙發、一張茶幾擺在臥室里。將門關死后,兩人二話不說,就相擁相抱著滾落床上,親吻起來?!夙?,二人均已光溜溜衣服脫在了一旁。張金成卻并不急,一張嘴將她從頭到腳,又從腳到頭,來來回回親個不住。正霞便問:“你是不是看過黃色錄像?”“看過的?!苯鸪商痤^來,笑道,“你想不想看?我一個朋友屋里好幾盤呢?!闭颊f:“避!誰見過有女的看黃色錄像?……”
  ……兩人終于都疲憊不堪了,喘吁吁的并排躺下。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4-13 11:31:49
  第二章(8)

  半日后,正霞問:“咱啥時候結婚?”金成說:“過一段時間再說吧?!?br>  “還過一段時間?我都二十六七的人了?!?br>  “我不也快三十了嘛?”金成笑笑,“我總得做些準備,置辦些家具不是?”
  “那咱啥時候到你老家看看?”正霞又問。
  “我不是說過嘛?老家有沒什么人,我爸我媽都不在了,只有幾間空房子,有啥看的?”金成說,“再說了,又那么遠?!?br>  正霞便翻個身,將后腦勺給了他,冷冷的說:“我可給你說了,把我當成街上那些玩了就扔的女娃,你看打錯了算盤!”金成急忙一把摟住她,正色道:“你把我當啥人了?要不,過兩天把你領到我單位,讓同事們見見?我發誓,咱今年一定結婚,最遲明年春上,行吧?如果我對你不是真心,就死兒絕女!”
  正霞不由得又笑了,翻身壓到他身上,親他一下說:“誰叫你發咒了?咒你,不也是咒我嗎?”又悄聲問他:“你還行不行?……”
  張金成哪里還有精神?便一笑說:“想起了個事情,是那啥:李大明托了我一個事情,說了幾天了,我卻給忘了?!?br>  “哪個李大明?”
  “有幾個李大明?金源舞廳的老板?!?br>  “啥事情?”
  “他看上正淑了,叫我給介紹?!?br>  “正淑有對象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說了,她還在念書?!?br>  “我應承人家了,不管行不行,總得做個樣子吧?”
  “那你打算咋給正淑說?”
  “啥也不用說,今晚上把正淑叫上,咱三個一塊兒去金源舞廳跳舞。不管成不成,咱的心也盡到了,以后的事就看他們的緣分了?!?br>  正霞便不再言語……。他們一覺睡到三點左右方醒,就急急忙忙的穿衣出門,頂著炎熱的太陽,往槐樹街去了。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4-17 10:18:38
  第二章(9)

  根茂嬸的麥子早已鋪展在街上,被過往的車輛碾壓得差不多了。根茂嬸坐在大槐樹的樹蔭里,跟幾個老太太圍著一張桌子,正抹花花兒牌。二叔、富銀及槐樹街的好幾個精壯漢子,還有些中年女人們,都在槐樹底下坐著,有的端著缸子喝茶,有的把自制的圓蒲扇只個搖。大家說說笑笑的,時而說一些陳芝麻爛谷子的故事,時而又說起眼下的國家大事來。
  “……共產黨還是殘火,到底把學生給拾掇了?!备汇y說。
  “你說話可小心!”一個女人笑,“小心誰報告了,把你當反革命抓起來!”
  富銀說:“球!”又問根茂嬸:“正坤該美美兒的吧?”
  “那是個老實疙瘩,”根茂嬸說,“永不惹事的?!?br>  二叔說:“叫我說,共產黨這一步棋走得對!那些學生娃也真是的,才幾天沒吃奶了,還想翻天?也不想想他反對的是誰!是共產黨,是政府!只知道在那兒鬧,也不知道他娘老子在屋吃的是啥苦!說不定為了他上大學,還當房子賣地呢!凈弄些虛的?!?br>  富銀說:“根盛叔,現在地是國家的,不敢買呢?!?br>  二叔皺眉道:“你凈跟人抬杠,我只是打個比方。你叫我嫂子說,論抬杠的本事,你富銀連我大哥的腳趾頭都比不上?!?br>  富銀笑道:“我咋敢跟根茂叔比?沒兩把刷子,能當十幾年隊長?”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4-17 10:19:00
  第二章(10)

  “你還能知道啥?”二叔笑道,“我大哥當年可是正兒八經的國家干部,三年困難時候,屋里沒勞力,才叫回來當農民的?!?br>  “咱城里的農民也不比國家干部差?!备汇y說,“誰不蓋個三層兩層小樓的?有幾個干部蓋得起?”
  “你懂個慫!”二叔霍地站起身,將蒲扇在背上扇著,抬腳就走,臉上惱恨恨的,像個閻王。二叔生氣自有他的道理,滿槐樹街一轉,誰家沒蓋起小洋樓呢?只有他家和根茂嬸家依舊住著破舊的土房子。因此街坊們少不得要暗中恥笑他們,說宗文爺虧了先人,總共只生了兩個兒子,窮鬼就占了一雙。而富銀,蓋的房子在槐樹街是最高的,總共蓋了四層,原本打算蓋五層的,無奈政府干涉,說私人住宅最高不能超過四層,他才不得不遺憾的作罷。
  二叔走出了十來步,忽聽身后哈哈一陣笑,回頭一看,卻是牌桌上的四個老婆子在笑,想必是誰輸了牌想賴賬。他便又繼續惱恨恨的走自己的路??斓浇疱X巷時,卻突然發現正霞跟金成從王巷出來,沿著街急匆匆來了。二叔有些看不慣正霞那爆炸頭,頭邁到一邊,不想招理他們,不想正霞卻喊住了他:“二叔,我媽在大槐樹底下沒有?”“在呢?!倍孱^也沒回,急急踅進了金錢巷。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4-19 11:18:56
  第二章(11)

  正霞和金成來到大槐樹下,問牌桌旁的娘什么時候揚場?娘說,不急,太陽過去了再揚,自顧抹自己的牌。正霞和金成便站在那里,跟槐樹底下那幫人閑扯了幾句,再沒什么事,就折轉身往南去了。
  街上熱烘烘的,走著走著,正霞便覺無聊,說:“咱這不是有病嗎?誰大太陽底下壓馬路呢?”金成說:“我又沒叫你逛街?!?br>  “又沒啥事情,不逛街弄啥?”
  “凈是你的理!”
  正霞便又說:“南新街剛開了個美容院,我想去做個面膜?!?br>  “好吧?!苯鸪尚@一聲,“你腰里遲早別個鏟子,動不動就鏟我?!?br>  “趁現在不鏟,等結了婚,想鏟也沒機會了?!?br>  又朝前走了沒幾分鐘,突然一家冷飲攤的涼棚下飛出來一個聲音,叫住了他們:“金成,弄啥去?過來涼一會兒?!苯鸪苫仡^一看,卻是李大明坐在那兒喝啤酒,便跟正霞走過去,在他跟前坐了。李大明便又回頭道:“老板,再來一瓶啤酒、一筒飲料?!崩习鍐枺骸耙讹嬃??”正霞說:“隨便吧,健力寶、椰風都行?!贝竺鞒虺蛘?,笑道:“看起來面熟熟兒的,咋就想不起來你叫啥?”金成說:“你只認得個王正淑,卻不認得她姐!”李大明不由得臉上紅了,把頭一拍說:“看我這人……”正這時,老板送來了冰鎮過的啤酒和健力寶,放在了桌上,正霞又向老板要了兩根吸管,她拿一根,給金成一根。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4-19 11:19:16
  第二章(12)

  三人邊喝邊說話。金成說:“你托的那事有眉目了,你準備咋感謝?”大明笑道:“事情成了,少不了你兩個一人一雙皮鞋?!闭颊f:“不說以后,你只說現在咋感謝?正淑可聽我的呢!”李大明笑問:“你說咋感謝?”金成說:“感謝的話以后再說。咱說正事。我們想今晚上把正淑領到你舞廳跳舞。你跟她又認識,到時候就看你的表現了?!薄?br>  在冷飲攤上怏磨了個把小時。見太陽的驕勁已過,想必娘已開始揚場了,正霞便打消了去做面膜的念頭,跟李大明道了別,和成水又回了槐樹街。根茂嬸果然已在揚場,正芳、正萍都在幫忙。正秀挺著大肚子,坐在那兒搖著手搖風機,那風便將根茂嬸三人高高揚起的麥子中的灰塵和麥糠吹得漫天飛舞,麥粒兒卻瀑布般流瀉下來,堆在地上。母女四人都一頭一身的灰。正霞拿起簸箕,鏟了些楊過的麥子,簸了起來。金成則拿起耙子,往街邊耙麥草。正霞邊簸邊問:“咋不見正淑呢?”正芳說:“一吃過飯就跟張成水竄得沒影了,誰知道死哪兒去了?”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4-24 10:58:38
  第二章(13)

  這時候,正淑和成水正在往回趕的路上。
  他們沒有游泳。已到了河灘上,正淑才一臉壞笑的說起她在家忘了穿上游泳衣,沒辦法游泳。于是他們便在河邊坐了半日,看一群光屁股孩子在河里嬉戲。然后,他們就去了河對岸,走了好幾里路,來到坡跟,上了斜斜的山道,看了一會山腰上那孔不知何年何月鑿出的石窟。那石窟其實是一個簡陋的神廟,里面沒有神像,卻在正對窟口的石壁上鑲著一塊石碑。碑上的文字已經模糊,但這絲毫不影響善男信女們的虔誠。石碑下沒有香爐,整面墻的墻根角都密扎扎的插滿了人們膜拜后留下的未燃盡的高香。地面上到處都是厚厚的鞭炮皮。石窟外,鞭炮皮且在洞門兩側山堆了起來。
  洞門外的樹影婆娑著,把喧鬧的城市、雞鳴犬吠的村莊皆遙遙的隔阻了,這石窟就顯得格外清凈,格外的與世無爭。在這清凈中,正淑面對著石碑,不知不覺間心中就有了許多虔誠、許多惶恐,喃喃的說:“這兒還真有些靈氣!”成水沒有回答,卻突然從后面一把摟住了她的腰。正淑大驚,邊掙扎邊說:“你想做啥?你這是在褻瀆神靈!”“我偏要褻瀆!看他把我能咋?”成水說著,早把她放倒在地,重重的壓在了她身上。先前過河時,她提起裙子后露出的那雙滾白細膩的長腿,已叫他心中狂跳不已了,這時候,她就綿軟溫熱的墊在他身下,不用說,他心里早又酥了,眼紅紅的看她半日,一口親下去,手忙忙亂亂的就在她身上摸索。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4-24 10:58:59
  第二章(14)

  正淑心中也早有幾只玉兔亂竄,臉上紅一陣白一陣,腦子已不能思想了,只感到一朵又一朵火苗在身上燃燒,燒得她口干舌燥的,眼不知不解中閉了,只把頭不由自主的亂擺?!墙K于,她清醒了,便狠狠掐一下那只已摸到她的大腿上的手,又不知哪兒來了一股神力,猛的將他一掀,又借勢身子一掙,便使他滾落一旁。幾乎同時,她已翻身坐起,把膝抱住,臉使勁的紅著,卻把唇緊咬住,狠瞪著他,一聲兒不作,好半日過去,心中仍在咚咚亂跳。
  “我……”成水望著她,喃喃的說,“你咋這么兇?我只是想摸摸你,難道都不行嗎?”他不吱聲猶可,這么一說,卻叫她心中越發的又惱又羞又酸,不知不覺中,珠淚已經垂落,說:“我為啥跟你好?還不是覺得你實在?想不到你竟是這樣一個人!這么齷蹉。老想占我便宜!你以后再是這樣子,咱們可就完了!”成水被她說得臉上紅一陣白一陣,急忙賠笑說,他以后再不敢了,哄說了半日,正淑才又破涕為笑了。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4-27 15:44:17
  第二章(15)

  ……于是,他們又攜著手從山坡上下來,急乎乎的往回趕。
  回到槐樹街時,根茂嬸他們早已揚完了場,正往蛇皮袋里裝麥子?!澳銉蓚€瘋美了!”正秀斜他們一眼說。正淑沒做聲,紅著臉笑笑,急忙過來幫正芳張口袋,正芳卻拿胳膊拐抗她一下,說:“避!閃遠些!都清白了,叫你來獻殷勤!”正淑不由的心中一惱,擰身就走。根茂嬸望著她的背影,笑罵一聲:“這個死女子!”見成水傻站在一邊,一臉的不自在,就吩咐他:“成水,你跟金成往回拉麥吧?!背伤阈χ^去,跟金成合伙提了一袋子麥,往架子車上放?!?br>  金成拉著架子車,成水在后面推著,根茂嬸提著手搖風扇,正霞、正芳每人拿兩個簸箕,正萍扛著耙,正秀手空著,都跟在架子車后面。一行人逶迤回到院中時,卻聽見屋中隱隱傳出一陣抽泣聲。娘便跟正芳說:“你可把正淑給惹下了!”正芳說:“她活該!”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4-27 15:44:35
  第二章(16)

  將麥子在堂屋放好后,成水手也沒洗,就急忙去了正淑的臥房,卻見她正坐在床邊垂淚,哽哽咽咽的,嘴只個抖。成水說:“你咋這么嬌氣,有啥哭的呢?”正淑銳叫一聲:“你避!”嚎啕大哭起來。成水有些不知所措,就在她身邊默默的坐下。堂屋里,金成小聲跟正霞說:“你去勸正淑兩句吧?!备瘚鹫f:“不用勸,過一會兒她自己就好了?!笨烧歼€是掀簾子進了正淑的閨房,對成水一笑說:“你先出去一會兒?!背伤畡偝鰜?,就見正芳蹲在地上一邊洗手一邊說:“做了啥贏人的事了?還有臉哭!”成水聽得渾身不自在起來,訕笑著,正欲去一旁坐下時,正淑在房里又銳叫了一聲:“我再沒做啥,也輪不到你教訓!”正芳還一句:“你是誰!我敢教訓你?給你笑還來不及呢!”根茂嬸臉突然陰了,指著正芳罵道:“沒見過你這么不是慫的東西!”正芳手也不洗了,猛站起身,一腳踢翻盆子,滿含著兩眶淚,踉蹌搶進娘的臥室,哇一聲哭了,邊哭邊說:“就我下的苦最多,就我最不是慫!”
  金成急忙一拉成水說:“走,咱去正祥屋里坐坐?!蓖麄z出了大門,根茂嬸嘆一口氣,自言自語一句什么,就去了廚房,正秀也跟進了廚房。正萍卻踅進娘的臥室,勸起正芳來。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5-04 09:43:14
  第二章(17)

  約莫過了半個來小時,正萍又來到廈房,見金成、成水跟略帶醉意的正祥正坐在沙發里邊喝茶邊說話,便說:“飯熟了,請你兩個親自去吃?!苯鸪尚枺骸八齼蓚€還哭不?”正萍也一笑:“你就不盼人好!”
  吃畢飯,已快七點了。正芳、正萍便急乎乎背了書包,噔噔出了門,飛也似的往學校去了。正淑因預選過后,學校對他們這些預選上的學生紀律上并無嚴格要求,學習全靠自覺,便不甚急,坐在臥室里慢吞吞梳了半日頭,又淡淡的抹了點口紅,這才收拾起書包來。
  成水就坐在床邊,耐心的等著她。就在她往書包里裝第二本書時,正霞進來了,說:“成水,你先走吧,我給正淑說幾句話?!背伤阏酒鹕碚f:“那我先走了?!毕坪熥映鋈?。聽著他的腳步聲已出了院子,正霞這才壓低聲音說:“正淑,晚上不去學校了,陪我去跳舞吧?!闭缒樕下月峨y色說:“可是……,馬上高考了,我還想抓緊復習呢?!薄皬土晜€啥?”正霞說,“媽不知道,我還不知道?你跟成水鉆到一堆兒,還能復習成?我上學時候又不是沒談過戀愛?!闭绫惆杨^一低,不言語了。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5-04 09:43:29
  第二章(18)

  晚上八點左右,正淑、正霞、金成來到了金源舞廳。
  李大明早已精神抖擻的坐在了舞廳門口,見了他們,從從容容的站起身說:“正淑來了,稀客?!闭缥⑽⒁恍φf:“我不太會跳,我姐硬給拉來的?!崩畲竺髡f:“跳舞比念書容易得多,學一晚上就會了?!闭缬湾X買票,李大明忙擋住說:“今兒你們第一次來,免費。我這兒對頭一次來的客人從不收錢的?!闭绫泐^昂著進了舞廳大門,正霞對李大明笑一下,也進去了。金成卻留下來,跟李大明說了半天話才進去。
  他們是來的早的。不算他們,舞廳里只有六七個人,只有一對在跳,其余的人都在一邊坐著,或喝飲料或抽煙。正淑正霞也在一邊坐了。金成進來后一眼瞅見她倆,就去正霞對面坐了。金成問:“正淑,你這不是第一次進舞廳吧?”正淑一笑說:“以前總共只跳過兩次?!苯鸪杀阌终f這家舞廳如何如何的好,李大明如何如何的有本事,借錢開了這舞廳,現已掙了好幾萬了云云。正霞也時不時附和幾句。正淑聽得只個笑,并不插話。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5-07 19:04:17
  第一章(19)

  正淑連連推他,推不開,恨道:“你把我腿壓麻了!”成水便把腿一挪,分叉跪在了她那兩條長腿的兩側,身子窩蜷在那兒,毛手毛腳的就在她身上摸揣。正淑心里咚咚跳著,卻不知該如何是好,就被他的手慌慌亂亂的解開了襯衣的好幾個扣子。她終于猛然一驚,急忙雙手護在了胸前,眼睛怯怯的瞪著他,柔弱的說:“你避!”成水卻不避,反把一只手從她的手底下硬伸了進去……,正淑情急之中,一條腿猛一拱,膝蓋便頂在了他的褲襠,當即羞得滿面通紅。成水早縮手縮腳的窩在了一旁,哎喲連聲說:“你把我的命要了!”正淑道:“活該!誰叫你壞!”卻突然瞥見他臉上額上細密密沁出了無數汗珠子,不由得又有些不安,悄聲問:“真的疼得很么?不太要緊吧?”成水咬住牙不做聲,好半天過去,才無力的說:“你真是個二桿子!”正淑把臉紅著,柔聲道:“人家也是無意的嘛。不太疼了吧?”成水點點頭說:“強些了?!庇痔罂纯幢?,“算了,也不消休息了。走吧,快遲到了?!?br>  二人出了巷子,沿槐樹街走了不幾步,成水便見一個漢子懶腰拉著,從街邊的一個門面里歪歪倒倒的走出來,臉醉得通紅,卻突然又回身沖那門面房里喊:“啥?你說我做啥去?XX去呀!”成水回頭跟正淑說:“那人說話咋那么難聽?”正淑低著頭紅著臉說:“他是我大哥,槐樹街有名的酒瘋子。不過,要是不喝酒,做啥都美美兒的?!背伤悴辉僬f什么。兩個人默默的走過去。經過大槐樹時,正淑突然說:“咱們許個愿吧?!薄熬驮S個愿?!背伤f。于是二人都面向槐樹,默默的站了。正淑雙手合十,把眼閉了,心中默念了好一陣子,睜開眼來,莞爾一笑,卻見成水也笑咪咪的,正看她,便問:“你許了啥愿?”“我求槐樹保佑咱們都能考上學?!背伤?,“你許了啥愿?”“不給你說!”正淑扮個鬼臉。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5-07 19:04:34
  第一章(20)


  正祥搖搖晃晃的走過了好幾個門面,突然發現二叔擔著空水桶從金錢巷出來,急忙上前一把拉住他的手,瘋瘋張張的說:“叔!娃想你呢!我爸一過世,你就是我最親最親的人了?!薄皬垙埩_羅的!你永改不了這個毛??!”二叔板著臉說,“你爸的好處你一點都沒學,你爸的毛病你倒全學下了!又去打牌???”“現在誰還打牌?”正祥道,“搖寶!你去不?”“我去?你給我澆地去?”二叔道,“沒看這太陽大的!菜都快干死了!”
  “你跟我媽一樣,都是窮命!我那菜地就永不澆,也不見干死了!”正祥說到這兒,把手張狂的一揮,嘿嘿笑了,“不信咱看,你今兒剛一澆完,明兒就下雨了!”“去去!一邊去!”二叔把他一推,抬腳就走。正祥沒站穩,一個趔趄就坐在了身后一條長凳的一頭,長凳就給坐翻了,靠在上面的幾張案板“啪”地拍在地上,拍起一股子煙塵。正祥一屁股蹲坐在地上道:“叔,你打我!”站起身來,又沖二叔已經去遠的背影喊道,“叔,娃又沒得罪叔,叔為啥打娃?”從身后這個買廚房用品的門市里走出來的老板道:“叔打娃是正?,F象嘛?!闭榈溃骸皩?,叔打娃是正?,F象……”又往前走了,沒走多遠,又回頭叫:“二寶,搖寶走!”
  那老板笑笑說:“誰給我看攤子呀?~~你最近手氣咋樣?”“我爸保佑著呢!”正祥道,“順得很,場場贏!”往前緊走十幾步,拐進柳樹巷,扶住墻,哇哇吐了起來,足足吐了十幾分鐘后,又踉踉蹌蹌的朝巷子深處走去。卻突然看見一個女的兩個男的站在前面嘻嘻哈哈的說話,那女的頭發是新燙的爆炸頭,不由得他罵一句:“頭罩得跟雞窩一樣!”直走過去,說:“諞啥呢?搖寶不?”那女的回過頭來,卻是正霞。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5-11 12:48:59
  第二章(19)

  少頃,李大明進來了,卻一手提著兩瓶啤酒,一手握著摞在一起的兩筒健力寶,徑直朝正淑他們走來,在張金成身邊坐了,正好跟坐在正霞旁邊的正淑對面。他先給了正淑正霞一人一筒飲料,又將兩瓶啤酒的瓶口往一塊一并,看準了,手在一只瓶底一拍,兩只瓶蓋同時開啟了,便遞給金成一瓶。金成說:“你開啤酒的技術還可以?!崩畲竺髡f:“這算啥?”喝了一口啤酒,金成也喝了一口啤酒。正霞也早拉開了健力寶拉蓋,在喝了。正淑卻并不喝,只把那飲料在手中慢慢的把玩。李大明笑道:“正淑到底是秀才,斯文?!闭缯f:“如果不要錢吧,我憑啥白喝你的飲料?如果要錢呢,說不定趁我喝完了,你狠宰我一刀?!崩畲竺鞔笮ζ饋?,說:“正淑的嘴殘火?!闭颊f:“喝吧,不喝白不喝?!闭绫汩_啟了飲料,抿了一口,說:“李大明,你不在門口招呼著,不怕誰不買票就進來嗎?”
  “你放心,有人招呼?!?br>  “你不怕那人貪污嗎?”
  李大明大笑起來,說:“正淑這張嘴呀!——你放心,我是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庇终f:“正淑是我見過的最文氣最漂亮的女孩兒,我上高中時候,我班上的男生偷偷評過?;?,都選的是正淑?!闭绮挥傻冒涯樇t了說:“你這恭維我可不敢當。那時候我才是個初中生,一個碎娃,有啥漂亮的?”李大明說:“漂亮就漂亮嘛,有啥謙虛的?”正淑便默不作聲了,埋著頭只顧喝飲料。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5-11 12:49:14
  第二章(20)

  舞廳里人漸漸多了。李大明便又邀請正淑跳舞,正淑推辭了一下,應了邀??粗麄z輕快的滑進了舞池,金成正霞相視一笑,也離開座位搭伴跳起舞來。突然,不知李大明說了句什么,正淑竟咯咯笑了起來。金成便小聲跟正霞說:“我看他們這事有門?!闭颊f:“你怕是想著那一雙皮鞋吧?”金成說:“就算我欠穿皮鞋,可這事你比我還瑩心!”正霞說:“避!”兩個人都笑了。
  九點多鐘,正霞、金成悄然離開了金源舞廳。而這時,正淑跟李大明還正跳得起勁??焓c時,正淑見四下里再也找不見正霞和金成,心里朦朦朧朧有些明白,便也要走。李大明就送她出來。握手道別時,他的手很重很熱,將她那只綿軟的手久久握住,不肯松開。她不由得臉有些紅,微微一笑說:“我得趕緊走,我男朋友肯定都等急了?!惫室鈱ⅰ澳信笥选比齻€字咬得很重。李大明也一笑說:“歡迎下次再來。一回生,二回熟嘛。我這人你慢慢就會了解的?!?br>  街上還正是熱鬧的時候。路燈照耀下,人流如織,車流如潮。街兩旁,一個挨一個,擺滿了賣冷飲、賣小吃、以及賣降價小百貨的攤攤點點。這些攤點大多數都是在夜幕降臨后才擺出來的。正淑卻沒有心思在街上流連,急匆匆的只顧往槐樹街走,一路走,還在心里把二姐一路埋怨。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5-11 12:49:33
  第二章(21)

  卻突然斜刺里殺出了一個聲音:“正淑!”倒唬了她一跳,忙回頭去看,卻是張成水蹲在電線桿下,一臉的怏怏不快。她便笑笑的走過去,問:“你咋在這兒?”“我咋不能在這兒?”成水站起來,很有些沒好氣地說,“你能去跳舞,我就不能在街上蹲著?”“你怎么知道我去跳舞了?”正淑仍在笑,“噢,知道了。你沒去學校,你在跟蹤我。真無聊!”臉慢慢的挺平了,稍停片刻,又說:“你回學校,還是去我家?”
  “我回學校算了?!背伤疅o精打采的說,“這么晚了,我還去你家干啥?你根本就沒把我當自己人看,跳舞就跳舞,為啥還要瞞我?”
  “又不是我要瞞你?!闭缯f,“我也不知道要去跳舞,是我二姐故意搞得神神秘秘的。好了,看把你難受的,不就是跳了一場舞嘛?”
  ……兩個人又在街邊站了一會兒,都不再說什么話。張成水只拿眼直直的看她,半日后,不冷不熱的問:“你跟誰跳舞了?”
  “男的唄!”
  “我知道是男的,他是誰?”
  “我怎么知道是誰?”
  “不知道是誰,咋跟他有說有笑的?”
  “你盤問犯人???”正淑有點惱了,“咋還沒咋,你就跟蹤我!嫌我跟那人跳舞了、說話了,咋不過去把我拉走呢?沒見過你這人,自私透頂!除過你,我就不敢跟別的男人交往了?!”說著話回身就走。成水呆愣了半天,突然鼻子一酸,落下兩顆淚來。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5-11 12:49:49
  第二章(22)


  正淑回到家中時,閨房里卻嘻嘻哈哈的。正芳正萍盤腳坐在床上,正霞、金成坐在床邊,四個人正在打牌,是兩副撲克牌拼在一塊當麻將打。正芳眉開眼笑的,已贏了一堆角票放在身邊。
  正霞回頭給正淑一笑,說:“我都回來一個多小時了,你才回來,真能磨!”正淑把臉略略一紅,說:“你還說呢!……”就坐在一邊,看他們耍。
  少頃,金成打下一張牌,正是正霞想要的,她叫一聲“我糊了!”急忙把手中的牌放倒在床上。金成他們便一人給她一角錢。正淑悄聲說:“正霞,你出來,我跟你說句話?!倍惚阈χ齺淼教梦?,問:“啥事?”
  “你做的好事情!”正淑把臉一沉,低聲說,“害得我跟成水吵了一架!”正霞笑道:“這成水也真是!”正淑又說:“你明知道我跟成水談著……”
  正霞便又笑:“還不是為你好!李大明確實不錯。要是你跟成水都考上學了也就罷了。要是成水考上了你沒考上,要么你考上了成水沒考上,或者都沒考上,我看你倆這事情就很難成。你總不致于跑到鄉下跟他種地去吧?反正我也是想為你多留一條路?!?br>  “你把我當啥人了?叫我腳踩兩只船?”正淑把頭一低,臉一紅,擰身去了娘的臥室,看起電視來。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5-19 11:14:29
  第三章(1)
  又是一個禮拜天。
  包谷和豆子已種進了地里,根茂嬸家便不再忙碌。
  正霞、正淑、正芳、正萍四姐妹吃過早飯后,就一個接一個都出去了。不用說,正霞是去了金成那兒,正淑則跟成水鉆在了一塊兒,正芳、正萍卻是去找她們班另一個女孩子玩耍。
  正秀因預產期快到了,這幾日就在娘家住著,吃過飯后,沒什么事,就坐在床上陪娘說話。突然間,正秀的肚子就一陣急似一陣的疼了起來。根茂嬸急忙安了架子車,且在車子上鋪了被褥,放了尿布子和用于包嬰兒的小被子,然后沖廈房喊了一聲,卻沒人應,就扶正秀在架子車上躺下,急忙就往市醫院拉,邊走邊罵:“都是些跑死鬼!該用人的時候,一個都沒影了!”
  經過正祥的魚攤時,恰好春花和兩個女兒都守在攤上,春花便趕緊過來給婆婆幫忙。離醫院還很遠,正秀卻已在架子車上生了。根茂嬸盡管經歷過大半輩子世面,卻也有些手足無措了。還是春花主意正,她讓婆婆把正秀往回拉,自己則飛跑著去請槐樹街診所的伍美珍醫生。根茂嬸拉著架子車急走到離正祥的魚攤不遠時,正好接住迎頭趕來的伍美珍醫生和春花。伍醫生便在當街里給正秀簡單的處理了一下。然后就由根茂嬸拉著架子車,春花扶著車子,伍醫生抱著嬰兒,急忙忙往王巷去了。
  安頓正秀在根茂嬸的床上躺下后,伍醫生又給產婦和新生兒進行了一番檢查和處理,并留下一些藥,且叮嚀了根茂嬸幾句,又說這幾天她每天都會過來診療的,也不愿久留,擰身就走,春花一直將她送到王巷口,然后就回來給正秀打荷包蛋。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5-19 11:14:46
  第三章(2)

  ……根茂嬸守在正秀身邊,緊抓住她的一只手,想說什么,嘴唇動了動,卻一個字也沒有說出來。正秀圓睜著眼睛,看娘一下,艱難的笑笑說:“媽,你一會兒買一道紅搭在門上吧?!蹦镎f:“你胡說啥?自己的娃,還叫你搭紅?”“在娘家坐月子,咱槐樹街從沒有過的?!闭阏f,“再說了,我怕正祥計較?!?br>  “我都不計較,他計較啥?!”
  正秀便不再言語,卻默默閉上了眼睛,半日后,低聲說:“和勝怕正在路上呢?”根茂嬸說:“我一會兒再給拍個電報去?”正秀嗯了一聲,不再言語。少頃,春花端著荷包蛋進來了。根茂嬸便讓春花先照看正秀一會兒,她出去拍電報,順便再買些衛生紙。
  根茂嬸急乎乎的從王巷出來時,正好與提著酒瓶、喝得滿面通紅的正祥撞個滿懷,便罵:“整天醉得跟個鬼一樣,咋不見把你喝死!”正祥笑道:“娃又咋了?娃想給媽買二斤綠豆糕呢!”根茂嬸說:“去去!懶得跟你磨牙!你回去了可記??!不敢到我屋里去?!?br>  “又咋了?”
  “正秀坐月子了,在我屋里。你少癲癲狂狂的?!备瘚鹫f著就走。正祥回轉身,看看娘的背影,裂開嘴笑笑,又喝了一口酒說:“正秀坐月子了,我有外甥了呢……”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5-22 12:47:50
  第三章(3)

  根茂嬸走著,突然又碰見二叔提著個沉甸甸的塑料袋迎面而來,滿面含笑的問她:“嫂子,走得這么急弄啥?粽子包了沒有?”
  “昨天就包了。你還沒包???”
  “這不是買了酒米么?”
  “那你忙去,我去給和勝拍個電報?!?br>  “正秀快坐月子了?”
  “已經坐了。是男娃……”根茂嬸說著,人已去得遠了。二叔搖搖頭,笑一下,又繼續往前走了。
  根茂嬸拍過電報,便急忙去一個紙品批發門市買衛生紙,卻發現正霞和金成都在那個門市里坐著,正跟老板聊天。根茂嬸便說:“你兩個清閑自在得很么!”正霞說:“媽,我也想辦一個門市部,向會娥姐了解行情呢!”“凈想些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事?!蹦镄πΦ男彼谎?,說:“正秀坐月子了,你也不說回去幫個忙!”“正秀就坐月子了?快得很!昨天還一點動靜都沒有呢?!闭颊f著,站起身,從門市里出來,急急的往東就走。娘問:“弄啥去?”“到醫院去看我姐呀!”正霞回頭一笑。根茂嬸說:“等你到醫院去,菜都涼了七天了!正秀就在咱屋。你去買點酒米去,得做些醪糟?!闭急阌肘筲蟮霓D來,把金成叫上,兩人一道去買酒米。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5-22 12:48:18
  第三章(4)


  今兒是多云天氣,太陽一會兒躲進云層里,一會兒又從云縫里露出笑臉來,街上就不怎么熱。正霞和金成并不急著去買酒米,卻沿街溜達起來,少不得一會兒碰見一個熟人,說兩句話,過一會又碰見一個熟人,再說兩句話。不知不覺的,已好大的時辰過去,金成說肚子饑了,他們就又拐進街邊的一個餃子館,坐下來,點了一斤純肉水餃。坐了不足兩分鐘忽見一輛摩托車從門前疾馳而過。金成連喊兩聲:“李大明!”站起身,追出門去。
  那摩托車又駛出了兩丈多遠才慢下來,掉頭回來在餃子館門前停穩。李大明跨下摩托,笑笑的向金成走來,說:“這兩天總不見你的影子?!薄澳銘Z!我把事情給你辦了,你卻躲得遠遠兒的?!苯鸪烧f著,抓住他的一只手,把他拖進餃子館,按在桌旁坐下,問:“也吃半斤吧?”“我才吃?!崩畲竺髡f,“你兩個消停吃,小心餃子卡在喉嚨里,噎住了?!闭嫉溃骸澳憔筒慌稳撕?!喝啤酒不?”“喝一點吧?!崩畲竺鼽c頭。
  金成便又要了兩瓶啤酒一筒飲料,三個人邊喝邊說起話來。
  “你跟正淑發展得咋樣了?”金成笑問?!罢f不上來,”李大明說,“前幾天我買了一套高考模擬題,給她送到學校去了?!薄霸龠€有啥新動向?”金成又問?!霸贈]啥?!崩畲竺髡f,“我反復想了,這事得搭緩些,不能急。正淑現在思想還有些浪漫,所以這事情不能操之過急?!薄安患??等你急的時候,正淑怕就是別人籠籠兒里的饃了?!苯鸪尚α似饋碚f,“你看我跟正霞,多干脆?快刀斬亂麻,摘都摘不離手!……”卻突然被正霞在腳上狠踩了一下,便哎喲一聲,罵道:“你個二桿子!……”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5-31 13:20:04
  第三章(5)

  餃子端了上來,酸辣酸辣的,吃得金成出了一頭一臉的水,忙把襯衫脫了,搭在肩上,汗珠子油汪汪的在腔子上只個滾。吃畢了,三個人又聊了半日,方出了餃子館。金成卻又跟李大明蹲在街邊諞了起來。正霞見他們說得沒個終了的時候,便說:“你兩個消停磨,我去買酒米呀!”擰身走了。
  金成見她走得遠了,便拍拍大明的肩說:“剛才正霞在跟前,我沒敢明說。你不趁早跟正淑生米做成熟飯,到時候還有你的米湯饃?你知不知道,她班上有個男生在追她,追得緊得很!”
  “我知道,”李大明笑道,“我了解過,正淑跟那個男生學習都不咋樣,考學是沒啥指望的。所以我不急,想等他們高考成績下來以后再說。那個小子,量他也不敢把正淑咋樣,權當給我當守門員呢?!苯鸪纱笮φf:“你狗日到底是經商的,腦子環環兒多?!蓖R粫r兒又說:“我最近老想,咋樣才能發一筆大財,左想右想,總沒啥好的門路。你有啥好的路數沒有?”“門路倒是沒有,”李大明說,“不過我有幾個朋友,都愛倒騰,我哪一天把你介紹給他們。只要你肯跟他們合伙,賺不下大錢了,還賺不下小錢?”金成說:“那你就趕緊給我介紹?!眱蓚€人又說了一會子閑話,李大明就駕著摩托車走了。金成則去一家小賣店稱了二斤紅糖,又去一個燒餅鋪買了十二個甜燒餅,提去了根茂嬸家。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6-12 13:35:38
  第三章(6)

  才進巷子,遠遠就聽見根茂嬸在院里罵人。他稍稍猶豫一下,聽的是在罵正祥,就笑了笑,繼續往巷里走了……才要進院門,卻見門腦上高高的搭著一道紅布。院子里,正祥默不作聲的站著,手里卻握著一幅團成疙瘩的紅布,正在聆聽母親的教訓。根茂嬸罵道:“你這個絕死鬼……”“鬼”字尚未落地,金成已笑容滿面的進來了,說:“姨,我給正秀姐買了幾個甜餅?!备瘚鹫f:“你看人家金成多走理?!蹦樕弦巡皇謵懒?,接過他手中的兩個塑料袋,提進屋去。正祥木了半日,才訕笑一下說:“金成,你來了?!滨竭M廈房,將沒搭的那幅紅布撂到床上,再不出來。
  金成到了堂屋,堂屋里卻空空的沒有人。只聽得根茂嬸和正霞、正秀正在臥房里說話。正秀低聲說:“媽,哥搭紅也有他的道理,你不該擋他。早知道這樣,你就該聽我一句話,先買些紅回來搭上?!备瘚鹫f:“他有道理?有慫道理!兒是我屋里的人,女就不是這屋里的人了?……”正霞說:“正秀,你哭啥呢哭?跟那酒瘋子有啥計較的?”
  金成不做聲,只默默的坐著,默默的抽煙。半日后,他站起身來,出了堂屋,來到廈房,卻見正祥正坐在小方桌旁,拿菜刀裁麻紙,便笑問:“又準備給伯燒紙呀?”“這兩天老夢見我爸,他說沒錢花,”正祥說,“眼看端午了,不給他送點錢去,他拿啥花呢?”金成說:“正祥哥真是個孝子!”正祥說:“我不孝順我爸,還去孝順誰呢?”紙已裁好,便又從身上摸出一張十元的票子,欲往紙上印。金成忙掏出一百元遞給他說:“拿這個印吧?!?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6-29 11:18:35
  第三章(7)
  正祥正往麻紙上印錢時,突然又是一陣腳步聲遠遠的響到了院里,同時一個女人的聲音高聲叫著:“她媽媽!……”金成急忙站起身,往門外就走,到了院里,卻見一個老女人的背影已進了堂屋,手里提著一個籃子,正跟根茂嬸說話。金成進得屋來,站到她們身邊,含笑叫了一聲“姨”,那老女人笑問:“這小伙兒是誰?”根茂嬸接過她手里的籃子說:“是正霞她同學?!蹦抢吓肃蘖艘宦?,正待問話,根茂嬸又在說了:“金成,這是正霞她二嬸?!苯鸪杀阌忠恍φf:“正霞經常跟我提說起二嬸?!倍鹦Φ溃骸翱唇鸪勺焯鸬?!哪天有空了,跟正霞一塊兒到我屋坐?!痹捯粑绰?,正霞已掀簾子出來了,笑笑的站在一旁說:“二嬸,我可嘴饞,哪天我跟金成去了,非把你吃得心疼不可!”根茂嬸罵:“這死女子!”二嬸也罵:“這死女子!”
  根茂嬸和二嬸同時進了臥房。堂屋里,正霞小聲跟金成說:“我姐一坐月子,這屋里亂哄哄的。這幾天,你還是少來。礙手礙腳的,又沒人給你做飯?!苯鸪尚π?,也小聲說:“我為啥來?還不是為了你。只要你天天去我哪兒,我就不來?!凑蛔寲|西閑著就行?!?br>  “啥東西?”
  “你說啥東西?”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7-03 13:12:33
  第三章(8)

  正霞突然把臉紅了,狠瞪他一眼,不再作聲。金成卻哎呀一聲說:“我得去正祥那兒?!碧_就走。正霞問一聲:“啥事?”緊跟在他后面,也去了廈房。正祥坐在桌邊已開始喝酒了,麻紙卻早放在了床上。
  “正祥哥,紙印完了?”金成在他跟前坐下,笑問?!巴炅??!闭檎f,“你喝酒不?”金成說:“不喝?!鄙酝F?,又說:“那一百塊錢印這么厚一沓,夠伯用一陣子了?!闭猷帕艘宦?,又灌下去一口酒。金成就有些急,卻又不好明說,只得又暗示道:“我想去買一件襯衣,你老在街上轉,怕認識不少賣衣服的吧?”正祥說:“你不要在熟人跟前買?!苯鸪捎悬c坐不住了,尋思半日,站起身說:“正祥哥,那我買襯衣去了……”跟正霞一道出了廈房。
  正霞小聲問:“你葫蘆里到底賣的啥藥?凈說些沒名沒堂的話!”金成正待開口,只聽得正祥在身后說:“金成,搖寶,你去不?”金成回頭說:“我不耍,你去吧?!痹谠豪镎咀?,不走了。正祥搖搖晃晃的往前走了幾步,突然回頭說:“金成,我是不是拿了你一百塊錢?”金成一笑,松了口氣說:“正祥哥記性真好,我差點都忘了?!闭樵谏砩厦?,又說:“算了,等我搖寶回來再給你?!币粨u一搖的出了院子。
  正霞說:“我以為啥事,不就爛慫一百塊錢么,就說了那么一堆廢話。真小家子氣!”金成笑道:“我給你花錢是在乎了?可最近總覺得手頭不寬展。那幾個工資一點兒都不經花?!庇忠焕颊f:“走吧,反正在這兒也沒啥事,不如到我那兒干正事?!闭夹Π姿谎?,悄聲說:“看你那一臉淫相!”兩個人一道出去了。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7-09 13:49:16
  第三章(9)

  二人來到街上,往前走了一百多米,猛見前面裙衫飄逸著,手拉手迎面過來了一對玉人兒,臉上都喜氣洋洋的,邊走邊說話。正霞不由得有些氣惱,沖她們就罵:“你兩個竄得美!屋里都出大事了,還在街上逛!”“出大事了?”正芳笑起來,“有啥大事?你兩個不也在逛么?”金成說:“你倆回去轉一扎吧,正秀生了?!薄吧鷤€娃有啥大不了的?”正芳仍笑,“想害得一屋人都不安然呀?我們偏逛!”一拉正萍,兩個人嘻嘻哈哈往前跑了。
  金成望著她倆的背影,突然一笑說:“這兩個寶貝!”回頭緊挽了正霞的手,二人急匆匆朝西關走去。進了那條巷子,忽見一個鄉下打扮的女人,手里牽著個男孩兒,在樓下徘徊。金成不覺心里一沉,忙停住腳步說:“咱不回去了,就在街上轉轉吧?!闭颊f:“為啥?”且把媚眼朝他一丟:“你不想嗎?”“想,我當然想!”金成拉著她往巷外便走,邊走邊說,“可是……,走,咱去找李大明吧,他答應給咱聯系大生意,咱去問問情況?!闭歼t疑片刻,點了點頭。
  朝前走了十幾步,金成卻又喊住一個熟人說起話來,一時竟說得沒完沒了。正霞就急了,問:“你到底到李大明那去不?”“你先走吧,我等一時就來?!苯鸪苫仡^朝她一笑。那熟人見狀欲走,卻被金成一把拉住,緊一句慢一句的跟他瞎扯。正霞咬牙切齒的瞪他一眼,擰溝子就走了。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7-12 14:31:40
  第三章(10)

  見正霞已走出二三十米了,金成就跟那熟人說一句:“你先忙,我回去取個啥?!睌Q身進了巷子……
  “你咋突然就來了?也不拍個電報叫我去車站接你?!苯鸪深I著那娘倆,邊往樓上走邊說。女人說:“前兩年一到麥忙時候你就回去了,今年卻連個鬼影子都不見,還當你死了呢!眼看過端午了,你不回去,我就來……”金成又說:“我住的地方偏,你咋找來的?”“就虼蚤大一個城壕,我不會問?”女人說,“我到你單位一打聽,你單位的人都熱情的很,就把我引來了,有個女的還叫我去她家吃飯呢,我沒去?!苯鸪刹辉僮髀?。已到了屋門口,他便默默的開了門,讓女人和兒子進去,說:“秀娥,你跟張超到床上睡一會兒,我去做飯?!?br>  金成正蹲在地上刮洋芋,突然“嗵”的一聲響,正霞踢門進來了,不言不語的站在他面前,只拿眼睛瞪他。金成大吃一驚,木了半日,才站起身來說:“你咋來了?沒去找李大明?”“金城,你跟誰說話呢?”秀娥在里屋問?!皼]誰,一個熟人?!苯鸪纱?。正霞也不吱聲,端直就開門進了里屋。金成緊跟在她后面,也進來了,左手里捏著個掛了一半的洋芋,右手捏著洋芋撓子。
  “你是誰?”秀娥從床上坐起身來,瞅了正霞兩眼,問道?!拔沂钦l?我還要問你是誰呢!”正霞氣呼呼的說。秀娥心里差不多已經明白,卻仍問了一句:“金成,她是誰?”金成平板著臉,木木的站著,一句話也不說。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8-01 12:53:05
  第三章(11)

  “你有婆娘娃了,為啥要騙我?!”正霞銳叫起來,不知不覺中,已經淚流滿面了。
  “我在屋苦巴巴的伺候你大你媽,你倒好!嫖起婆娘,養起野女人來了!”秀娥說著,也哭起來。
  “誰是野女人?”正霞指著秀娥的鼻子,聲嘶力竭的嚷道,“你那賣溝子的男人騙我,強奸我!我要告他!……”
  秀娥說:“你這賣逼的貨!告去吧!我也去告他……”
  兩個女人嚷著嚷著,就滾打在一起。孩子嚇得哇哇直哭。金成面如土色,過去抱了兒子,灰溜溜的就往門外走。剛走到門口,就有一只布鞋砸到了他的背上,緊接著又有一只高跟皮鞋砸到了他的頭上。金成腦袋里嗡嗡響里半日,踉蹌兩步,差點跌倒。他突然火了,將兒子丟到地上,猛回轉身,撲到床前,左右開弓,狠狠扇了秀娥、正霞每人兩個耳光,罵道:“你倆沒一個是好東西!我豁出去了,大不了坐牢!老子青藏線上下來的,啥苦沒吃過?坐牢算個球!”
  正霞、秀娥同時愣住。片刻后,正霞哇一聲哭了,一扭頭沖出門去。金成呲著牙狠瞪秀娥一眼,也追了出去,在樓下追上了正霞,一把扯住說:“你聽我說……”“還有啥好說的?”正霞狠命掙扎著,淚流滿面說,“你個流氓!你個騙子!”“我是真心喜歡你的?!苯鸪烧f,“我是不該瞞你,我想慢慢跟你說,我準備跟秀娥離婚,真的,我早就想跟她離婚了……”“你個騙子!”正霞終于掙脫了他的手,擰身就跑。金成卻又幾步攆上,一把抱住她說:“你要把我逼瘋不是?信不信我當街上就敢X你!”說著話,一口就親下去。巷子里人進人出的,都側目看他們。正霞又惱又悲又羞,在他褲襠里狠擰一把,掙脫身,哭著跑了。金成鐵青著臉,彎下腰,呲牙咧嘴的圪蹴了十幾分鐘,才忍疼折身回去。
樓主zgsxsltsj 時間:2017-08-17 12:44:33
  第三章(12)

  正霞踉蹌著跑回槐樹街時,正碰上正淑在外面瘋夠了,也回來了。一見她那樣子,正淑不由得驚問:“正霞,你咋了?根金成吵架了?”“他不是個東西!他騙了我!”正霞一把拉住妹妹的手,哭喊道,“我也不是好欺負的!看我不尋幾個小伙子,把他砸一頓!”“正霞,甭急,你有話慢慢說?!闭鐒竦?。正霞嚷道:“他就沒安好心!他老家有婆娘娃,還騙我!”正淑愣了片刻后,好言勸道:“二姐,你也別生氣,想開些。記住,千萬不敢在屋里聲張,免得媽生氣?!薄安桓衣晱??”正霞高喉嚨大嗓的哭喊起來,“我做啥虧人的事了?還不敢聲張?叫他日他媽的把我的便宜白占了不成?”正淑皺一下眉,低聲說:“正霞,你瘋了?是想叫滿街的人都聽見不是?他們都巴不得看咱屋的笑話,都拿溝子笑呢!”一拉正霞,急急的就往王巷走。
  進院子前,正淑掏出手絹給二姐擦了擦眼角、臉上的淚,說:“正霞,你先穩定一下情緒,千萬不要叫媽看出啥來?!倍饲臏鐪邕M了院子,來到正霞的臥室。正霞緊盯著窗子,呆坐下去,一聲兒也不吭,早又淚水長流了。正淑勸了半日,她卻被勸煩了,說:“避!你出去!我不想聽?!闭绯蛩齼裳酆?,真的擰身出去了,卻來到娘的臥房,一見那陣勢,不由得把舌頭一吐,含笑道:“正秀,娃叫我看看?!毕崎_被角,瞅了那肉乎乎的小臉一眼說:“長得蠻倩的,還真像大姐?!蹦镎f:“你瘋夠了。正芳跟正萍怕也快瘋夠了吧?”正淑說:“我沒胡逛,我是到學校復習去了。馬上高考了,我還能胡逛?誰像正芳跟正萍一樣?整天只知道個瘋!”話音未落,正芳的聲音已在大門口響了起來:“誰在嚼我們的舌根呢?”正淑急忙掀簾子出去,笑道:“你兩個真能瘋!——正秀生了?!闭颊枷嘁曇恍?,異口同聲說:“趕緊叫我看看外甥?!蓖锏呐P室去了。

相關推薦

    發表回復

    請遵守天涯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视频_免费播放观看在线视频_色精品极品国产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