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聲音!呼朋引伴網聚部落!

創建新部落?

【天涯聚焦_微論精華】條條嶺煤礦的傳說(長篇小說連載)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8-11-03 11:04:53 點擊:92 回復:47
脫水模式給他打賞只看樓主 閱讀設置
    


  
條條嶺煤礦的傳說
  
作者:L13601878484
  


  
  一,序

  條條嶺煤礦位于新疆 天山腳下的南山坡上,這里的坡度很大,估計有3%,南北向走出十米就會有30公分的落差。

  這里是一片戈壁,戈壁上布滿了以南北向為主的大大小小,長短不一的小山嶺(山崗),從遠處瞭望就像大海的波浪、一條一條的,所以這里叫條條嶺。

  這里有一條公路叫烏哈公路,從哈密通向烏魯木齊。這里有一個曾經是古代絲綢之路上的驛站、叫塔拉奇。

  條條嶺在滿清時就發現有煤,并進行了開采,但規模一直很小.在1958年前只有三個窯(煤窯),前窯,后窯,中窯.主要是供應哈密地區的生活用煤.

  1958年大躍進,為保證酒泉鋼鐵廠的發展,在這里進行了大規?,F代化的開采.條條嶺煤礦到八十年代時有一個大型的露天煤礦與一個中型的斜井(一礦)它的生活區原本有三大塊,在1970年前主要是塔拉奇 一礦生活區;北泉 露天礦生活區。條條嶺煤礦的中心區是從原來的西工地發展起來的。

  1970年前后塔拉奇與北泉生活區的人逐漸搬到西工地,條條嶺煤礦中心區。原塔拉奇與北泉生活區逐漸荒蕪,現在已成為廢墟。

  條條嶺地區原本是荒無人煙,除了塔拉奇驛站有一二戶人家外,不存在本地人、土著居民。這里的居民是來自全國各地的社會主義建設者、開拓者。他們是為了祖國的繁榮富強來到來這里。條條嶺煤礦保證對酒泉的供應、同時也支持了哈密的工農業發展。

  建設者來到了戈壁,要與天斗、與地斗、 與人斗,要與自己的落后思想,落后行為斗,他們要開拓一個新世界。

  我回憶的是六七十年代的傳說,那是一個先生產后生活的年代.我們祖國的工業化的原始積累不能靠對外侵略,只能靠我們自己.。
  我們創造的財富大部分給了國家,用于社會主義建設。為今后的發展的打下基礎。自己過著極其艱苦的生活。我們在艱苦的環境中奮斗,自信、自強。當然我們也有著那個時代的悲歡離合,酸辣苦甜。有著我們自己的人生遭遇.有著我們自己的人性。

  從1958年到現在已經有60年了.條條嶺煤礦開采規模從小到大,越來越大,或許會有把煤開采完結的那一天,.單一出煤的煤城會變成一個綜合性的工業城市.但煤城的歷史我們不能忘記.六七十年代人們悲壯的生活我們不能忘記.


  一、把娘們鎖在屋里

  條條嶺煤礦的開采可以追述到光緒年以前,大規模的開采是1958年我們到來以后。
  在我們到來以前,這里有幾個小煤窯,有中窯,后窯,與前窯。在1958年礦務局籌備處成立后。條條嶺礦區除了有個露天煤礦籌備處外,同時還有個一礦斜井籌備處,所在地是在原來的前窯,這個故事就講的是發生在前窯的故事。

  窯, 是指原來那些沒有用現代設備開采的煤窯.不過,這個故事發生在解放后了,雖然是人工開采,但開采條件要比以前好多了,下井前可以領到礦燈,下班后可以在澡堂里洗個澡.盡管是人工開采,但頂棚也要用坑木打上.以保證工人的安全.

  故事的主角是一位礦工,名字呢,叫小趙.小趙年紀也不大,20出頭吧.剛結婚.當時我們個國家還十分貧窮,尤其這樣的小煤窯煤礦是不管員工的住所的,給員工蓋房子是以后好幾年的事了.

  .小趙結婚后,員工們幫助小趙在離井口不遠的山崗的坡上蓋了一間小屋.戈壁上蓋房子很簡單.---在坡上挖出一個方塊,地面找平.,前面是平地,后背靠著山崗,再用土塊把四周壘上,上面用木頭蓋上,用荊笆或蘆葦封上上面壓上泥土就可以了土塊是自己打的,木料是礦上給的,人工就是班上一起工作的那些同事。

  那時候我們的房間的結構與布置都是很簡單的。一般來說大的也就是一個十來平方,普通的十平方都不到。也就是2米多寬,3米多長的一間屋??勘眽κ且粋€土炕,是睡覺的。西墻邊有個爐子,邊上支個架板放個油鹽醬醋,鍋碗瓢盆之類,用來做飯的。東墻邊可能是一個木箱,用來放衣被之類。南墻就是門窗了。門,那時沒有暗鎖,外面一扇的有門鼻子可以用鎖頭來鎖門。

  煤窯--礦井井下的上班是三班倒。早班是8點到下午四點;中班是4點到晚上12點,12點到第二天早上8點是夜班。小趙把娘子接來不久就上班了。一天,他上中班,下班后,小趙洗完了澡回家,推門就進家了。年輕人,又是新婚不如久別,就急忙脫光了衣服上床了。娘子也是什么也沒有穿,像往常一樣在被窩里等著他。

  小趙掀開被子,也不管娘子正睡的香,就壓到了娘子的身上,使勁蹭。娘子被蹭醒了,迷迷糊糊的娘子說話了:“您今天怎么這么大的勁???剛在我身上使完勁,怎么又上來了?”

  小趙沒顧得上回答。不過,使完勁下來后,就有點覺得不對勁,就問娘子:“你說什么?你剛才說什么?”。

  “不是你剛才干過一次了嗎?”娘子說。

  這回,小趙聽明白了。頓時,把娘子從床上拽下來,搖晃著她的肩,說:“你醒醒,你好好想想”??墒?,娘子還是嘟嚕著:“就是你已經干過一次了嘛”。
  小趙氣的給了娘子一個嘴巴,對娘子說:“你好好想想,是我嗎?”
  小趙娘子被打醒了,想了想,覺得是有點不對頭。

  小趙的娘子小王在思索。小王在想,平時男人回家總是要點上油燈,上床是先掀開被子把我打量一下,抱抱我,親親我,然后再上我的身??墒悄莻€男人根本就沒有點燈,而是直接摸到了我的床上,直接上了我的身。特別是干完了就下床了。而平時自己的男人,干完事后是抱著我睡覺的。

  小趙的娘子小王蒙了,怎么會這樣!小王掉眼淚了。

  小趙看到娘子掉眼淚了,就說:“怎么?知道丟臉了?傻娘們,是不是自己的男人都不曉得?"

  小王還是在哭泣。小趙說:“我們不能叫那小子白占便宜。那是強奸,我們要告他?!?br>
  小王一面哭一面說:“可我們也不知道是誰???” 小趙想了想,報告保衛科吧。咱們這里沒有幾個人,總能查的出來的。

  小趙要小王穿好衣服與他一起去保衛科,小王不去。

  小趙說:"你怎么能不去呢?你是當事人?!毙⊥蹙褪遣蝗?,也是,這么丟人的事怎么說啊。

  小趙看娘子就是不去,只好自己一個人去了。小趙看了看娘子說:“還光著屁股,快把衣服穿上吧,說不定保衛科的人還要來問你呢?!?br> ?。ùm)
  

 編輯:linsong1025a 

  
  
作者 :linsong1025a 時間:2018-11-03 12:26:47
  @L13601878484 拜讀佳作,待續!謝謝朋友的光臨獻貼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8-11-06 11:21:06


  一《把娘們鎖在屋里〉〉



  條條嶺煤礦的開采可以追述到光緒年以前,大規模的開采是1958年我們到來以后。



  在我們到來以前,這里有幾個小煤窯,有中窯,后窯,與前窯。在1958年礦務局籌備處成立后。條條嶺礦區除了有個露天煤礦籌備處外,同時還有個一礦斜井籌備處,所在地是在原來的前窯,這個故事就講的是發生在前窯的故事。



  窯, 是指原來那些沒有用現代設備開采的煤窯.不過,這個故事發生在解放后了,雖然是人工開采,但開采條件要比以前好多了,下井前可以領到礦燈,下班后可以在澡堂里洗個澡.盡管是人工開采,但頂棚也要用坑木打上.以保證工人的安全.



  故事的主角是一位礦工,名字呢,叫小趙.小趙年紀也不大,20出頭吧.剛結婚.當時我們個國家還十分貧窮,尤其這樣的小煤窯煤礦是不管員工的住所的,給員工蓋房子是以后好幾年的事了.

  .小趙結婚后,員工們幫助小趙在離井口不遠的山崗的坡上蓋了一間小屋.戈壁上蓋房子很簡單.---在坡上挖出一個方塊,地面找平.,前面是平地,后背靠著山崗,再用土塊把四周壘上,上面用木頭蓋上,用荊笆或蘆葦封上上面壓上泥土就可以了土塊是自己打的,木料是礦上給的,人工就是班上一起工作的那些同事。



  那時候我們的房間的結構與布置都是很簡單的。一般來說大的也就是一個十來平方,普通的十平方都不到。也就是2米多寬,3米多長的一間屋??勘眽κ且粋€土炕,是睡覺的。西墻邊有個爐子,邊上支個架板放個油鹽醬醋,鍋碗瓢盆之類,用來做飯的。東墻邊可能是一個木箱,用來放衣被之類。南墻就是門窗了。門,那時沒有暗鎖,外面一扇的有門鼻子可以用鎖頭來鎖門。



  煤窯--礦井井下的上班是三班倒。早班是8點到下午四點;中班是4點到晚上12點,12點到第二天早上8點是夜班。小趙把娘子接來不久就上班了。一天,他上中班,下班后,小趙洗完了澡回家,推門就進家了。年輕人,又是新婚不如久別,就急忙脫光了衣服上床了。娘子也是什么也沒有穿,像往常一樣在被窩里等著他。



  小趙掀開被子,也不管娘子正睡的香,就壓到了娘子的身上,使勁蹭。娘子被蹭醒了,迷迷糊糊的娘子說話了:“您今天怎么這么大的勁???剛在我身上使完勁,怎么又上來了?”



  小趙沒顧得上回答。不過,使完勁下來后,就有點覺得不對勁,就問娘子:“你說什么?你剛才說什么?”。



  “不是你剛才干過一次了嗎?”娘子說。



  這回,小趙聽明白了。頓時,把娘子從床上拽下來,搖晃著她的肩,說:“你醒醒,你好好想想”??墒?,娘子還是嘟嚕著:“就是你已經干過一次了嘛”。



  小趙氣的給了娘子一個嘴巴,對娘子說:“你好好想想,是我嗎?”



  小趙娘子被打醒了,想了想,覺得是有點不對頭。



  小趙的娘子小王在思索。小王在想,平時男人回家總是要點上油燈,上床是先掀開被子把我打量一下,抱抱我,親親我,然后再上我的身??墒悄莻€男人根本就沒有點燈,而是直接摸到了我的床上,直接上了我的身。特別是干完了就下床了。而平時自己的男人,干完事后是抱著我睡覺的。



  小趙的娘子小王蒙了,怎么會這樣!小王掉眼淚了。



  小趙看到娘子掉眼淚了,就說:“怎么?知道丟臉了?傻娘們,是不是自己的男人都不曉得?"





  小王還是在哭泣。小趙說:“我們不能叫那小子白占便宜。那是強奸,我們要告他?!?br>


  小王一面哭一面說:“可我們也不知道是誰???” 小趙想了想,報告保衛科吧。咱們這里沒有幾個人,總能查的出來的。



  小趙要小王穿好衣服與他一起去保衛科,小王不去。



  小趙說:"你怎么能不去呢?你是當事人?!毙⊥蹙褪遣蝗?,也是,這么丟人的事怎么說啊。



  小趙看娘子就是不去,只好自己一個人去了。小趙看了看娘子說:“還光著屁股,快把衣服穿上吧,說不定保衛科的人還要來問你呢?!?br>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8-12-07 11:50:06
  小趙看娘子就是不去,只好自己一個人去了。小趙看了看娘子說:“還光著屁股,快把衣服穿上吧,說不定保衛科的人還要來問你呢?!?br>


  當時的煤礦辦公室很簡陋,沒有現在的辦公大樓,就是幾間平房。負債保衛的就只有一個保衛干事,老李。老李盡管還不到30歲,可負債保衛工作已經有七八年了。工作經驗很豐富。他的家還沒有來礦區,就住在辦公室內。小趙來到后,把他從睡夢中叫起來,氣呼呼的把情況給他說了一遍。老李,耐心的聽小趙講完,又反復的提了些問題。隨后,老李與小趙又一起來到了小趙的家??戳丝撮T窗,地上地下。仔細觀察了一下小趙家,又細致的問了問小趙的娘子小王。



  清醒過來的小王又提供了一個線索。小王說:‘那個人身上有股煙味。我家的小趙是不抽煙的。老李又隨口問道:"你沒有插門嗎?"。其實老李心里明白這是我們中國農村的留門的傳統,不過老王還是問了一句。



  年輕人可能不知道什么是“留門”。留門就是給晚上回來太晚的人留個門----就是在里面不插門。當然現在有暗鎖了,這種情況在城市里是絕對沒有了。



  現代中國人,尤其是城市里,那個門是左鎖右鎖。不單是防盜門,而且是好幾道門。我們不說進小區那一道門,就是進樓道是一道大門,進自己房屋又是一道門。有的老公房在二樓,三樓--樓道間還有一道門。----我想,如果有地震,火情或什么特發事件,屋里的人恐怕一個也跑不出來。



  。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8-12-07 11:50:24
  當年的煤窯,沒有多少人,老李又是老公安,沒有多久就破案了。犯案人是小趙一個班上的人,叫仇丹。仇丹與小趙一起上班,下班時說肚子疼,要去衛生所看病,向班長請了2個小時的假,提前下班了。



  仇丹,洗完澡換好衣服后,沒有去衛生所,徑直到小趙家。仇丹是個煙鬼,一路走,一路抽著煙,到小趙家門口,把煙頭還仍在小趙家門口。進了小趙的家門,看小趙的娘子睡的很死,就脫了衣服,二話不說,上床就把小趙的娘子干了..干完了,一聲不吭就跑了.



  保衛干事老李,對當夜晚上活動的人作了調查,對衛生所作了確認;也找到了仇丹仍的煙頭以后把仇丹請到了辦公室詢問,三問二問,仇丹就露餡了。仇丹承認了是他所為。



  仇丹被抓了, 案子到這個時候就算結束了。小趙害怕他的娘子再出事,以后每次上班就會把娘子鎖在屋里,帶著鑰匙上班.



  礦區的有家屬的人家也彼此效仿, 從此在礦區留下了一個把娘們鎖在屋里的風俗----礦工們在上夜班,下午班的時候會把娘們鎖在屋里。這個風俗一直保持到七十年代。七十年代后,暗鎖在礦區開始使用后,就沒有必要把娘們鎖在屋里了。



  這個故事的名稱就是“把娘們所在屋里”
作者 :那名 時間:2018-12-07 21:59:47
  @L13601878484 太有生活了,贊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8-12-09 10:10:53

  ,二,《一個幼女的死》

  這個故事發生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

  露天礦的建設第一步就是“拉溝”。所謂“拉溝”, 就是在礦區拉出一條溝來。我們露天礦是靠鐵路運輸,用火車開采。挖出的土用火車拉出去。拉到排土場倒掉。所以建設的第一步是鋪鐵路。

  經過1959年的努力,我們從蘭新線的柳樹溝車站修出一條鐵路直通我們的北泉。從北泉交接站我們又把鐵路修到西工地。

  這個溝會越拉越深,而鐵路的坡度是不能超過25%的,坡度過高,火車就爬不上去。所以露天礦大坑的掌子面就是一層一層的梯田。一個掌子面的高度是12米,(電鎬的采掘高度)。

  露天開采就是把煤層上面的土剝離,然后,進行露天開采。它首先是用電鎬把土裝載在火車上,火車之字形往上走,通過坑口交接站,再發送到排土線倒掉。

  礦上的火車是自翻車,可是不能倒掉就完事,要清理,否則以后的土就沒有辦法再倒了。

  塔拉奇露天煤礦籌備處已經在北泉辦公。北泉在一礦的北面。那是一個被戈壁包圍的平臺, 在那里有籌備處的機關大院,職工大院,家屬大院----。各種科室與工程隊伍基本建立。在西工地開礦工作也已經開展。我們住在北泉,在西工地上班。

  那是一個創業的時代,也是一個艱苦的時代。我們要與天斗,與地斗,也要與我們自己斗。我們的社會是從舊社會過來的,貧窮 落后,給我們帶來不少的苦難。我們也有自己的喜樂悲哀?!兑粋€幼女的死》就是我們那個時代的悲劇。


1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8-12-09 11:22:02


  《一個幼女的死》

  牛小彪是露天籌備處經理科駐哈密的采購員,這幾天正在鬧情緒。賴在家里不想去哈密。

  1962年,是一個低生活,低水平的時代。。牛小彪一月工資不過三四十元,哈密的差旅費一天只有三角,可哈密的伙食,一碗羊雜碎是五角。一天伙食費沒有2元也差不多。工資不夠吃飯的。在家里(礦上)吃食堂,早上一碗糊糊三分錢;一個饅頭,五分;中午2個饅頭,一角,一個菜一角到三角;---一天下來,反正工資夠花的了,但在哈密不行。何況,牛小彪是個很勤儉的人,他還要存錢好給家里寄。所以牛小彪鬧情緒,賭氣不去哈密了。

  采購員牛小彪在哈密的工作,最主要的是在哈密火車站,把運送到哈密的貨物,轉運到我們礦區。

  當時我們礦區已經修好了一條鐵路與哈密鐵路局柳樹泉站的鐵路相連,但不屬于鐵路局的經營范圍,屬于礦區自己的鐵路。所以發貨的人只能把我們礦區采購或者割據調撥的貨物發送到柳樹泉或者哈密。----為什么要發送到哈密呢?哈密離柳樹泉,還有近100公里,這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其實道理很簡單,那就是柳樹泉是小站,沒有大吊車,沒有辦法裝卸,只能發到哈密。


  那時,哈密露天煤礦籌備處處長,姓霍?;籼庨L大約有50歲,是13級的老干部,個子不高,略瘦。那個時候,不像現在,50歲的人就是非常老了。那是因為中國人民剛從舊社會走來,我們中國人的平均壽命也不過就是40來歲,所以50歲的人就是老人了。

  在一個冬天的下午,霍處長把牛小彪叫到自己的辦公室。那時候的辦公室都非常簡單,就是一個辦公桌,就把椅子。大約就是4,5 平方米。當中有個火爐,爐火生的很旺。

  牛小彪進了處長辦公室,霍處長拿了一把椅子讓牛小彪坐下,還給牛小彪倒了一杯白開水,對牛小彪說:“坐下吧?!?。


  霍處長很溫和的對牛小彪說:“聽說,你不想去哈密了?怎么啦?有什么困難嗎?” 牛小彪,拉著個臉,不吭聲。

  霍處長看牛小彪不吭聲,就接著說:“小彪啊,現在大家都困難。你看,你們兩個采購員,你是單身,老李是有家的人,你能讓他去常駐哈密嗎?”

  牛小彪還是不吭聲?;籼庨L接著說:“哈密現在到了一臺推土犁。一臺推土犁可以替代上百個人工。我們現在排土線上沒有推土犁,要用大量的人工去清理自翻車翻出來的土,速度也很慢,嚴重的影響到我們的剝離工作(剝離,是指把煤層上面的土與煤剝離開)。你去吧。至于你的困難我們會考慮的?!?br>
  牛小彪,還是沒有說話。 霍處長接著說:“明天一早,我用我的小車送你到柳樹泉車站,行吧。不吭聲就是不反對噢”。

  牛小彪還是不吭聲?;籼庨L說:"那就這樣,你回去準備準備吧"。

  牛小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科室人員,平時都是由科長管著。沒有與處長直接見面的機會,這次處長親自與他談話,他當然只能執行。何況,處長說的很有道理,自己沒有不去哈密的理由。

  牛小彪回到辦公室,坐到自己的辦公桌整理自己的物件,準備明天去哈密。這時,工會的王干事來到他跟前,對牛小彪說:“小彪,你明天去哈密,帶個人去吧?!?。

  小彪問:“誰???“

  王干事說:“有一個職工家屬的孩子病的利害,要到哈密去看病。她也沒有去過哈密,你給他們送到哈密醫院吧?!?br>
  牛小彪是個熱心腸的人,自然一口答應了。


作者 :linsong1025a 時間:2018-12-09 11:44:23
  @L13601878484 推薦精華帖子
  部落名稱:藝海藏珠
  部落地址:http://www.y2408.com/list-49618-1.shtml
  帖子標題: 條條嶺煤礦的傳說(長篇小說連載)
  帖子鏈接:
  http://www.y2408.com/post-49618-a5e68bf759d44afb9fc5b65b224a62d6-1.shtml
  帖子摘要:  條條嶺煤礦位于新疆 天山腳下的南山坡上,這里的坡度很大,估計有3%,南北向走出十米就會有30公分的落差。

  這里是一片戈壁,戈壁上布滿了以南北向為主的大大小小,長短不一的小山嶺(山崗),從遠處瞭望就像大海的波浪、一條一條的,所以這里叫條條嶺。這里有一條公路叫烏哈公路,從哈密通向烏魯木齊。這里有一個曾經是古代絲綢之路上的驛站、叫塔拉奇。
作者 :linsong1025a 時間:2018-12-12 16:34:12
  @L13601878484 祝賀你的作品《條條嶺煤礦的傳說》【天涯聚焦_微論精華】首頁榜上有名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8-12-16 10:18:36

  條條嶺礦區離哈密大約有90公里,柳樹泉車站離礦區大約16公里。礦上是用小車送他們到柳樹泉車站,然后,他們再坐火車到哈密。

  這幾天快過年關了,天氣特別的冷,從早上就開始飄落起雪花。柳樹泉到哈密的火車是11點的,小車10點從礦區出發。九點多鐘王干事帶領一個婦女來到牛小彪的辦公室,對牛小彪說:“她叫劉翠華,她的孩子病的很厲害,你給他送到哈密鐵路醫院吧?!?br>
  劉翠華穿著一身灰不拉嘰的棉襖,頭上包著一條方圍巾,看不出有多大的年紀,抱著一個孩子,那孩子也是包的緊緊的,也看不出多大,是男是女。

  外面的雪可是越下越大了。

  柳樹泉車站的火車是11點的。牛小彪他們在礦區是10點多出發,到柳樹泉車站,20分鐘就到達了。柳樹泉車站的候車室的火爐燒的不是太旺,候車的人都圍著火爐烤火。好在人也不多,牛小彪他們在候車室里等了一二十分鐘火車就到站了,他們就上了火車。

  由于是過路車,車廂里基本上人已經坐滿。上車后,我們只好站著,好在只有一個小時的路程。

  由牛小彪護送的那個婦女一路上就沒有說過一句話,平靜的臉上透出一股使人感到難過的表情。這種表情很快就感染了車廂里 的人。一個中年男子問道:“這孩子怎么啦?病了嗎?”。車上的人都把牛小彪他們當成兩口子。牛小彪有點不好意思,畢竟牛小彪還沒有結過婚,還是個剛到20的年輕小伙子。

  由牛小彪護送的婦女---劉翠華也只是點點頭。

  那男人很熱心,把座位讓給了劉翠華。

  找了個座位。車上又比外面暖和點,劉翠華把包得嚴嚴實實的孩子的頭部打開點。孩子的頭好像很大,臉上一點血色也沒有,皮包骨頭的緊緊閉著雙眼,只是有一點微微的呼吸。

  對面座位上的一位大嫂說:“這孩子病的不輕??!”

  “怎么病成這個樣子,你們怎么不早送醫院?“又有一位大哥說。

  又有一位大爺對牛小彪說:”你們年輕人太不懂事了,這孩子要讓你們毀了“。

  還有一位好心人,找了一些藥給他們。

  到哈密塊12點了,牛小彪他們簡單的吃了點東西,就直奔哈密鐵路醫院。護士一看孩子那個樣子就把孩子送到急診室了。

  哈密鐵路醫院當時也很簡陋。只是幾排平房。急診室也只是七八平方的房間,里面有一張木床。孩子放在木床上,醫生做了檢查后,說:“嚴重脫水,你們怎么到這個時候才送來?”

  后來,又來了好幾位醫生,孩子的呼吸越來越弱,護士給孩子打了強心針。那幾位醫生看了看,什么話也沒有說,無奈的走了。

  劉翠華好像看出了什么,遲疑的,用詢問的口氣對牛小彪說:“孩子實在救不了就不救了吧?”

  牛小彪聽不出這里有多少痛苦,多少委屈。也不知道了翠華身邊幾乎沒有錢了。脫口就說:“這怎么行呢?花多少錢也得救啊?!?br>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天色越來越昏暗。醫院的大禮堂里正在放演一步抗美援朝的電影,孩子就在這急診室躺著。

  這是一個女孩,忽然張開了他的雙眼----這是一雙長著長長的睫毛的美麗的大眼睛---叫了一聲“媽媽”

  牛小彪他們高興起來,以為孩子的病情有所好轉。然而,他們錯了,這是回光返照。牛小彪以后回憶說:“什么叫回光返照,我那時才真正的體驗到?!?br>

  那女孩子終于死了。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8-12-29 09:50:51
  @L13601878484 那女孩子終于死了。

  牛小彪,看著不知所措的劉翠華,也實在說不出什么來??床坏窖蹨I,只有悲傷,牛小彪陪同著劉翠華抱著孩子默默地走出了醫院。

  外面的雪是越來越大,到處都是一片白茫茫。1962年蘭新鐵路剛修到哈密,從哈密飯店到哈密火車站還是一片戈壁。鵝毛大雪讓戈壁變成了一片雪原。還真有點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的味道。這里有著原先修鐵路時遺留下來的工人住的窩棚,這窩棚是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這一半在地上不高的建筑被大雪鋪蓋著,在茫茫的戈壁雪原上就好像一些墳堆。牛小彪護送著劉翠華往車站走去,走著走著,劉翠華停下來了。

  劉翠華在雪花中站立著,四處望了望,好像在對牛小彪說,又好像自言自語說:“就埋在這里吧?!?br>
  牛小彪以后在回憶這段歷史的時候,牛小彪說:“我始終沒有看到她流過一滴眼淚,,我想或許是過于悲傷的讓她沒有了眼淚,變得麻木?!?br>
  牛小彪說:“我永遠不能忘懷的是在萬里雪飄茫茫戈壁上中站立著一個母親,她望著腳下的土地,在平靜中顯得無限悲哀的形態。她的容貌我已經忘卻,可她的神態我永遠不能忘懷。每當想起這件事,我總覺得無限的傷感?!?br>
  牛小彪把劉翠華送上火車后,就回到了車站邊的大眾旅社。大眾旅社里有二間屋是露天籌備處包下的,籌備處的人到哈密出差就住在這里。

  牛小彪一進去就圍坐在火爐跟前,邊烤著火,邊說道:“雪下的真大,好冷啊?!?br>
  屋里,已經有2個人,他們與牛小彪打著招呼,邊問道:"這么大的雪天,又馬上要過年了,你來這里干啥?"

  牛小彪回答說:“沒有辦法啊。處長交待了任務不來不行啊”同時又將劉翠華的事說了說。

  這時,有位姓張的同事問牛小彪:“你不知道劉翠華他們家的事嗎??”

  牛小彪問:“什么事?"

  “你真不知道??”老張說道:“這么大的事,你都不知道??”

  于是屋里的2個人就你一句,我一句的向牛小彪講述了劉翠華家里的事。

  。 他們告訴牛小彪,劉翠華是我們籌備處機電隊的一個叫莫崗的媳婦。莫崗是從東北鶴崗煤礦調來的工人,他們有一個2歲左右的女孩。莫崗為倔強,脾氣暴躁。今年7月的一天,他們機電班在掌子面按電線桿,拉線。不知道為什么與班長吵起來了??赡苁前嚅L叫他這樣干,他非要那樣干。有的說,莫崗操起了斧子就要砍班長,有的說,不是砍班長是要砍電桿。以后,被大伙拉住了。第二天,莫崗就被帶走了,并且送到哈密公安局以殺人未遂定罪,關起來了。

  莫崗被抓以后,作為家屬的劉翠華就沒有了生活來源。生活的異常艱苦,孩子有?。ㄆ鋵嵕褪且粋€拉肚子,可能是痢疾之類的病吧)也沒有得到很好的治療。這不, 丟在哈密了。

  天啊,就因為吵一架,就毀了一個家。只因為拉肚子就丟失了一個天真活潑的孩子,這是多么讓人難以接受的事實。時隔了幾十年,牛小彪還是想不通。

  年底前,牛小彪順利的完成了任務。得到了籌備處的嘉獎。評了先進,發了50元的獎金。
 ?。ㄈ耐辏?br>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1-02 10:34:57
  三,“一張奇特的領料單”

  這件事發生在一礦。前面已經說過,塔拉奇地區早在解放前,光緒年間就發現了煤礦,并進行了開采。到解放后,這里有三個煤窯---后窯,中窯,當然還應該有個前窯。

  煤窯就是指能產出煤的窯洞。不過,到1958年我們去的時候,中窯已經不存在了。其前窯改名為一礦(一礦籌備處),準備改建為一個現代化的斜井。這故事就發生在這個建礦初期。

  一礦斜井的井口就在老烏哈公路,老塔拉奇郵局的附近不遠的地方。井口處我們可以看到一個近乎有三個人高洞口。半圓形的洞口地面是一條通往地下的鐵路,洞口的前方約三十來米的地方有一個叫絞車房的建筑??罩杏幸粭l鋼索從絞車房連接到鐵路上的車輛。工人們可以坐客車到井下。

  舊社會的煤窯,不把礦工當人。工作條件非常差。解放后的煤礦,對人重視起來,那時候雖然沒有現在條件這么好,但也為礦工做了很多事。給礦工發工作服,發礦燈;在井上還修起了浴室,礦工下班后洗個澡 回家。

  煤礦的井口又高又大,都是用巖石砌好的,絕對不會有塌落的現象。過去人的上下班是自己走下去的;煤的輸出是用人背出來的。而現在是人有小客車運送;煤由用礦車拉上來。而這一切都是由絞車來完成的,用絞車把車輛送到井下,用絞車把車輛拉上來。
  絞車房就是開絞車的工作室。開絞車的工作的責任心很強,但不是重體力勞動,一般都是由女同志擔任。

  煤礦上基本上屬于重體力勞動,女同志用的不多,一個就是絞車工,還有一個就是發料員。

  礦工下井前要在發料室領礦燈,還有不少工作需要的材料。而發料員基本上是女的。

  一礦的發料員是一個年輕姑娘,叫蔡小紅,新疆漢民。蔡小紅是跟著他父親到礦山上工作的。年輕活潑。什么叫美,年輕就是美。礦山上男多女少。年輕小伙子也不少,班上的年輕人有事沒事的都愛與他說句話,和她開個玩笑。

  礦井在沒有全部投入生產,沒有批量產煤的時候,叫籌備處。主要任務是開掘巷道,把井下的巷道打通,通到煤層。只有巷道布置好,才能保證大量出煤,持續的出煤。

  所謂巷道,就如現在的地鐵,(當然,不包括大廳,只是指列車的通道)。要把地下的土壤或者巖石挖掉,運出去。然后用水泥,方石砌好,保證不塌落。不過,當時沒有現在我們修地鐵的先進的工具。主要是靠人挖,遇到巖石就要放炮。所以,這時候的主要工作是放炮,挖土,砌巷道,還有要修巷道里的小鐵路,保證土塊能運出去。還有巷道里的照明與通風。所以日常要領的料很繁雜。

  井下工作是三班倒。一個班有好幾個組。在上班前一般要開一個班前會,班長把今天的工作講一講后就給每個組分配工作。開完班前會以后就是領料下井。需要領什么料,由各組的組長把領料單填好,交班長簽字后蓋上礦長的章到料庫領料。


  有一天,那是個風和日麗晴朗的春天的一天。夜班下班,早班要上班了。早班的工人在開完班前會以后,各組就拿者蓋好章的力領料單到料庫領料。

  輪到三組領料了。這一天,很奇怪,當組長領料的時候,組員們都用奇特的眼光看著領料員小蔡。小蔡已經發了二個組的材料,沒有注意那些人的目光(平時年輕人總愛盯著自己看,小蔡也習慣了)。

  三組的領料單厚厚的一沓。小蔡按領料單一張一張的給工人發材料。什么炸藥,雷管,炮線,鎬頭,鎬把,锨把---當小蔡發到最后一張時,突然停住了。小菜抬起了頭,看到了那些嬉皮笑臉的,不安好心的工人的眼光。

  三組的領料單厚厚的一沓。小蔡按領料單一張一張的給工人發材料。什么炸藥,雷管,炮線,鎬頭,鎬把,锨把---當小蔡發到最后一張時,突然停住了。小蔡抬起了頭,看到了那些嬉皮笑臉的,不安好心的工人的眼光。

  好幾個人同時的聲音:“發料??!”

  小蔡的臉色有點不好看了,把發料的窗口關上了,從房門里走了出來。大步離開了料庫。

  一礦的料庫離廠辦公室不太遠,也就是二三十米。礦長正在給各科室的領導開會,小蔡幾乎像旋風一樣沖進辦公室。

  礦長的第一反映是不滿。盡管礦長看到的是一張氣憤的臉,依然對小蔡說:“你怎么啦?你沒有看到我們在開會嗎?”

  小蔡遞給了礦長一張子紙條(領料單),讓礦長看。礦長拿著那張紙條說,“這是什么???".

  “領料單”

  “那你發給他們就行了嘛” 礦長也沒有細看就說了句話。

  小蔡沒好氣的說:“我發不了,你給發吧。"

  礦長看了看領料單,上面寫著,品名:大姑娘;數量:一個。

  礦長到底是礦長,溫和的對小蔡說:“小蔡,不要生氣,回頭我開完會一定好好的收拾那幫小子”

  小蔡不依不饒的說:“你看一下,有班長的簽字與你的印章呢?!?br>
  礦長一看,果然有班長的簽字與自己的印章。這一下也有點發火了。這玩笑開的有點太大了。這里牽涉到一個管理問題了。

  早班的班長姓萬,也在這里開會。礦長馬上就對,萬班長吼到:“萬慶軍,你干的什么好事”

  萬班長驚恐的站起來說:“我沒有干什么??!”。

  “你看看”礦長把領料單扔了給他。

  萬慶軍看了領料單,臉有點紅了,嘟囔著:“這,這,--”

  “這,什么,這”。礦長說:“你簽字的時候看了沒有?馬上去處理去,現在就去?!?br>
  萬班長趕到料庫,那幫小子早就下井了。

  當時礦上男多,女少,開個玩笑,也沒有法子處理。最多批評幾句??墒欠从吵鰜淼墓芾韱栴},不能大意。必須處理。

  班長與組長扣發一個月的獎金。同時在全礦加強了管理責任的教育。告誡每個班組以上的領導要負起管理的責任。同時在領料的管理上也進行了改進,實行班組長2級責任制,礦長不再蓋章。
  。(全文完)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1-09 10:46:08
  三,< 北泉奇案>

  事情大約發生在1964年。露天煤礦籌備處駐扎在北泉,那里有籌備處的辦公室大院,員工與家屬的生活區:住宅,大食堂,澡堂,一個小小的醫務室,小學,商店---與一個大大的廣場。

  一條通往柳樹泉車站的鐵路也已經修好,就在北泉的南面一公里的地方,有一個交接站,旁邊有一個很大的被稱為總庫的設備材料庫。這個交接站有四五條道(鐵道)可以停放來來往往的車輛。有個岔道通向總庫。


  
  停在北泉交接站上的45噸的大吊車


  前面說過條條嶺煤礦在天山的南坡上,那里的戈壁上布滿了以南北向為主的大大小小,長短不一的山崗,從遠處瞭望就像大海的波浪。而北泉是山崗間的一個平臺

  柳樹泉車站在北泉的東邊16公里處,是東西方向的。所以會把那些起伏不平的山崗切割開。鐵路的路基也是或高或低,并且會有不少橋洞,以保證洪水的流通。(戈壁干燥,一般不下雨,但有時也會下大雨,由于坡度大,山水就會猛沖下來。)

  路基高的地方,由于經常擋住雨水,就比較潮濕,形成了一些水灘草地,長些戈壁上的紅柳,蘆葦,芨芨草之類的植被。這里人煙稀少,沒有人家,故而有野兔出沒。

  鐵路修好了,跑火車了,但不是沒有管了,鐵路還得經常維修,檢查。這就有一個養路班,有十幾個人,天天在這16公里的鐵路線來回巡視作業。

  那是一個天高氣爽下午,大牛,小王,小高干完活后正沿著鐵道往回走。走著走著大牛眼睛突然一亮,輕聲的說:“看,那里有只野兔”。邊說著,邊輕手輕腳的下了路基朝野兔的方向走去。小高與小王也跟著下了路基。

  盡管他們三人小心翼翼但野兔依然發現了敵情,抬著頭,豎起了耳朵。

  他們三人,從三個方向為圍撲過去,野兔突然朝小王方向沖了過去,小王笨手笨腳的根本就攔不住。眼睜睜的看著野兔從他身底下鉆過去。跑著跑著就鉆進了一個草窩。他們三人緊追不舍,圍住了草窩。大牛很有經驗的說:"兔子鉆窩了",于是他們三人開始找洞口。

  找著找著,小王大聲的喊叫起來;”這里有堆新土,是不是野兔挖洞挖出來的新土???”

  小高與大牛迅速圍了上來。小高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挖開了。沒有挖多深就發現了一個用鐵絲捆綁著的麻袋。

  一個用鐵絲捆綁著的麻袋,里面會有什么東西呢?他們三人開始琢磨起來,最后決定打開看看。把麻袋一打開,當時就把他們嚇了一跳----里面是一個用鐵絲捆綁起來的尸體。小王嚇得往后一退,誰知身后有塊土疙瘩,小王仰天摔了一跤。小高,大牛拔腿就跑。小王爬起來以后也跟著跑。他們跑了好一陣才停了下來。他們氣喘吁吁的坐在了地下,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最終還是大牛果斷的說:“報案吧”。

  前面說過,條條嶺戈壁上有許多起伏不平的小山崗,他們三人翻過了幾道崗回到了北泉。這時已經到了吃晚飯的時候,許多人正拿著碗或盆去食堂打飯,有的甚至把飯已經打回來了。他們三人顧不得打飯,直奔保衛科。

  那時候,礦區單身多,什么機電大院,運輸大院---都是單身大院。而機關里的單身有的就住在辦公室的里屋。保衛科的李干事就是這樣。這時,李干事已經打完飯坐在辦公室跟前吃飯。大牛他們三人進了李干事的辦公室。李干事,看到他們神色慌忙的樣子就放下筷子,問道:“出什么事了”。

  小高搶著說:“我們發現了一具尸體”。

  李干事邊打量著他們,邊說道:“不要急,慢慢說”。

  于是他們就你一句,我一句的把尸體發現經過講了一遍。

  李干事很仔細的聽完了我們的敘述,很沉著的說:“這樣吧,你們先吃飯,20分鐘里到我這里來”。

  20分鐘后,當他們三人來到保衛科時,保衛科門前已經停了一輛嘎斯車,保衛科科長與李干事正等著他們呢。

  戈壁的九月天依然很長,由于地理位置的緣故,下午七八點鐘太陽依然高掛在西邊的地平線上。嘎斯車在戈壁上七顛八倒的將他們顛到了出事地點。李干事用相機左拍右拍,正面拍,側面拍,拍了個夠。保衛科王科長,李干事與他們協力將尸體與麻袋都裝上了車。王科長與李干事又仔細的勘察了出事地點,隨即返回。

  人們都知道新疆,西藏的天要比口里藍。其實在毫無遮擋的戈壁看夕陽,那更是一種享受。晚霞映紅著半邊天,朵朵云彩白里透紅或黑里透紅,編織出各種圖案;戈壁上本來蟄熱的陽光變的柔和起來,仿佛是一個大大的透著紅光的車輪在慢慢的下沉。怪不得古代神話里說,太陽神是駕著車輛的呢!

  在北泉這塊平臺上,籌備處建筑的布局是:中部水澇壩的上坎是大食堂,大食堂又高又大,里面還有個舞臺。平時,除了職工在這里打飯,它又是文藝演出,放電影,開大會的地方。周六晚上這里還是舞廳。

  在大食堂的后面(南是前,北是后)有澡堂,醫務所,與小賣部。

  這個平臺的最后面是一個小學,而在小學與醫務所之間是一個大大的廣場。

  在廣場的西部中心是機關大院是籌備處機關科室的所在地。其南面是機電大院,運輸大院,線路大院---是單身員工的宿舍;機關大院的北邊是家屬院。這里是籌備處的管理中心。
  在廣場的西部原來駐扎著一支902地質勘探隊,地質隊搬走了以后,這里也成了家屬區----902家屬區。
  -902家屬區。一排排的平房從北到南有2來棟。每棟之間間隔很大約有20米吧。一棟房子大約有10個門洞,每個門就是一家人家。房間是門朝北,一進去是一個廚房間,大約有四五平方。再進去就是臥室大約也就是十幾平方吧。臥室的南墻開了個窗戶。那時候我們的生活簡單,家具都很少,主要就是一個炕與一二個木箱。,尤其北方人,吃飯睡覺都是在炕上。新疆有句話,“有錢的老爺炕上坐---”上炕,就是最高禮節了。
  礦區就這么大,當時也沒有什么外來人口,所以死者的身份很快的就辨認出來了。死者身前接觸的人很快就排查出來了。


作者 :732087757 時間:2019-01-09 13:34:06


  七絕.紛紛云水碧清流,漫漫消煙去少游。雖盡紅塵塵世短,人間風雪慰離愁。欣賞更多請登陸:http://www.shicin.com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1-10 11:56:51
  1965年九月的一個清晨,天剛蒙蒙亮,一隊民兵悄悄的包圍了902的一棟房。四個持槍的民兵守住了第二個門洞的南窗子,四五個民兵敲開了第二個門洞的門,逮捕了這家的兩口子。

  這一對夫妻男的叫賈小牛,個子不高是從東北鶴崗調來的員工。女的是隨調家屬,叫穆貴琴,人長的很標致,大眼睛,略圓的鵝蛋臉,一米六的個。

  這一對夫妻很快就承認人是他們殺的。

  死者叫趙天強,與賈小牛都是露天礦籌備處運輸隊的職工,身體魁梧,身高一米八。都是從鶴崗調來的老鄉,單身。那一年,八月十五那一天傍晚,賈小牛兩口子請趙天強到家過八月十五,吃餃子。趙天強特別高興,酒喝了不少。正喝得迷迷糊糊的時候,穆貴琴在趙的后面用事先準備好的鐵棍朝趙的頭部猛力一擊,趙當時就昏死過去,其后又用鐵絲將趙的脖子,手腳擰死后用麻袋套上。待到天黑,人靜夜深時賈小牛兩口子用自行車推到鐵路邊。

  902住宅區里鐵路大約有四五里,也沒有個正經的路,戈壁上不好走,兩口子費了好大勁推到了鐵路的路基邊,已經是精疲力盡只得草草的挖了個淺坑將尸體埋了。

  死者趙天強與賈小牛夫婦的關系在礦區人們看來,都認為非常好。他們在鶴崗就是習武的師兄弟。到我們礦區以后還帶著一幫人練武。趙是單身經常在賈小牛家吃喝,賈小牛夫婦竟然如此殘忍的殺害了他,實在讓人難以理解。大家都認為,賈小牛夫婦必死無疑。讓三個月過去了,賈小牛夫婦非但沒有判死刑,量刑還很輕。也就是三五年徒刑吧。,女的由于懷孕連監獄都沒有進。這是在出乎人們的意外。礦區輿論大嘩。只是慢慢的隨著時光的流逝,這個謎終于得以解開。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1-10 11:58:11

  故事還得從穆貴琴的身世說起。

  穆貴琴祖籍山東,山東是義和團的故鄉,好漢多。人多喜歡習武。穆貴琴的父親穆德寶就是出生在一個武術之家。

  山東也是一個多災多難的地方,旱澇兵蟲一個接著一個,很多人只得背鄉離境闖關東,穆德寶也是其中的一員(現在有個電視劇“闖關東”)。起初是在黑龍江,九一八時參加了馬占山的部隊抗擊日本對黑龍江的占領。部隊打散后流落到鶴崗當了一名礦工,在那艱苦的歲月里頑強的活著。

  穆德寶在鶴崗結婚生子,生了八個孩子,其中有四個孩子由于饑餓,疾病先后夭折,大小子在十三歲那年下井背煤,被大塊砸死,穆貴琴是老三。

  生活在苦難中心情好不了,沒有心思,也沒有能力去習武。解放以后生活相對好起來,生活安定了,心情也舒暢了,穆德貴在空余時候也會練兩手引得一群青少年跟在他后面踢腿伸胳膊,趙天強與賈小牛就在其中。

  趙天強個高,力大,心狠;賈小牛個矮力弱,心地善良。他倆有事沒事地就往穆德貴家跑,一固然是習武;二爺是相中了穆德貴的閨女穆貴琴。穆貴琴解放后慢慢長成了一個大姑娘,女大十八變,越長越水靈。十八歲那年,父母作主把她嫁給了賈小牛。
  趙天強個高,力大,心狠;賈小牛個矮力弱,心地善良。他倆有事沒事地就往穆德貴家跑,一固然是習武;二爺是相中了穆德貴的閨女穆桂琴。穆桂琴解放后慢慢長成了一個大姑娘,女大十八變,越長越水靈。十八歲那年,父母作主把她嫁給了賈小牛。

  穆桂琴與賈小?;楹?,小兩口過的很恩愛。而趙天強對這位武術師傅把他的閨女沒有嫁給他雖然心懷不滿,但表面上也沒有什么表現。

  趙天強與賈小牛在一個班上班,在賈小牛他們結婚后的不久的一天,那是一個夜班,在下班前2個多小時,趙天強對賈小牛說:“我有點不舒服,想早點回去,到交班的時候,您替我交一下班吧”。老實的賈小牛一口答應。

  這時正是清晨三點多鐘。趙天強上坑后并沒有回自己的家,而是直接闖進了賈小牛的新房。

  在那個年代,沒有現在的防盜門,是一個連暗鎖也沒有的年代。新房的門內部有個插銷,不過,由于男人上夜班,要給男人留門,所以也沒有插上。穆桂琴睡得正香。

  趙天強悄悄的推開門,進了屋后把門插上,就把自己的衣服脫了個精光鉆進了穆桂琴的被窩。穆桂琴一是睡的迷迷糊糊,二是以為自己的男人回來了,也是很正常的事。只是壓在自己的身上后,覺得有點不對勁,不像自己的男人。等明白過來以后,一切都晚了。

  穆桂琴大哭了一場,但并沒有報案,連自己的丈夫多沒有敢告訴。穆桂琴的舉動是那個時代決定的,在那個時代封建意識還非常嚴重,中國的封建意識,人們或許根本不去譴責犯罪的男方,反而會譴責女方。對女方來說是個丟臉的事,不敢張揚的事。

  然而,想不到的是趙天強竟然也跟著來到了條條嶺還要往穆桂琴被窩里鉆。穆桂琴兩口子不堪侮辱,決心殺了他。這一年,八月十五下班后,穆桂琴兩口子請趙天強喝酒,吃餃子。喝酒時,穆桂琴在其身后,趁其不備用一個鐵道扳子猛烈的往趙天強的后腦殼砸去。趙天強腦袋當時就開了花,摔倒在地上。穆桂琴兩口子怕他不死,又用八號鐵絲將其手腳,脖子捆上---待到天黑,人靜夜深時賈小牛兩口子用自行車推到鐵路邊。草草的挖了個淺坑將尸體埋了。

  轟動一時的 北泉奇案 大家終于明白了 賈小牛夫婦非但沒有判死刑,量刑還很輕。也就是三五年徒刑的緣由,這是出乎人們的意外。然而也在情理之中。

  北泉奇案至今已經有40多年了,往事早已煙消云散。然而,歷史的教訓不能忘記。封建意識害死人啊。

  如果沒有儒家的婦女觀,婦女不受歧視,穆桂琴能在第一時間報案,那么就不會有這樣事情。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1-16 11:59:28

  五,一個不幸的女人

  1964年條條嶺煤礦調來一支隊伍,一支完整的建設露天煤礦的上千人的隊伍。從干部到工人,從科室到具體的采掘,排土,電信,放炮,線路隊---一應俱全。這支隊伍,走南闖北,建設過好幾個露天煤礦。他們與先到條條嶺煤礦的工人干部合為一體,并被命名為“八五露天煤礦開采過程處“。---這就是為什么在條條嶺煤礦有一個“八五”的稱呼。

  這個故事,就是我聽他們說的。當時我在排土隊干活。是排土隊的工人說的。

  他們說,在 平莊的時候,他們排土隊出過這么一件事。
  平莊露天煤礦初建時,他們的單身宿舍是一個房子里面住四個人,每個床都有床幃。床幃,現在很少見了。不過在古裝戲里我們可以看見。其實,在南方,以前在農村里很常見。床有床幃,床前地下還有塊踏板。我在1971年到我老伴家的時候哈還睡過這樣的床(盡管很破舊)。
  當然,這種單身宿舍,不是現代的公寓,是沒有廁所,衛生間。沒有上下水。打水倒水,要到外面。吃飯到食堂,廁所也在外面很遠的地方。

  
  
  北方礦區的公共廁所

  那一年,排土隊的李世平的媳婦來了。李世平是頭一年在老家結的婚。年紀很輕,也就是18歲吧,一個老實巴交的年輕姑娘。

  礦上沒有房子提供給他,他們倆就只好擠在他們單身宿舍自己的床上。

  這是一個夏天。 一天夜里,李妻尿急,要上廁所。就從他們的床幃里爬了出來,到門外。不過,廁所離的很遠,李妻也搞不清楚。當然,她也不能在門口就撒尿,就跑了比較遠一點的地頭。

  平莊的單身宿舍有七八棟,每棟有五六個門洞。李妻糊里糊涂地就進了一個門洞。平莊單身宿舍每間房子的結構都是一樣的,四個床的位子都是一樣的。四面墻一面一個。李妻就鉆進了她認為的位子的床里去了。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1-18 11:47:26

  平莊的單身宿舍從北到南有七八棟,每棟有五六個門洞。平莊單身宿舍的外形與每間房子的結構都是一樣的,一個門洞里四個床的位子都是一樣的。四面墻一面一個。平莊單身宿舍每間房子的結構都是一樣的,四個床的位子都是一樣的。四面墻一面一個。

  李世平的宿舍是第二棟的第三個門洞。李世平的床是進門靠著右邊墻的位子。

  李妻尿完后回到原來的宿舍樓,找到了第二棟,然而李妻是進錯了門,進了第四個門洞。李妻糊里糊涂地進門就鉆進了靠著右邊墻的床上。

  這是一個夏天,李妻與李世平擠在一個床上睡的時候是裸身睡的(北方農民,睡覺基本上都是裸體的。尤其是夏日。)出去的時候披著個外衣,套了條褲子?;氐酱哺熬兔撊チ艘卵?,鉆進了床幃里。

  宿舍樓第二棟的第四個門洞,進門靠著右邊墻的床,睡的也是排土隊的員工,叫王葉民。是個身體很結實的年輕人。他正睡的糊里糊涂,怎么覺得有個人鉆進了床。

  單身宿舍的床都不很寬,最多也就是1米寬。李妻上床以后,很快就接觸得到王葉民的身體。王葉民感觸到她的頭發,乳房,很快就發覺這應該是一個女人。于是王葉民的手就摸上去,從乳房摸到大腿之間的陰部。

  王葉民正當年輕,所謂是氣血方剛的年齡。男人的東西馬上就硬了。王葉民心里想,哪里送來的好事,管他呢,先享受享受再說吧。反正不要白不要。

  王葉民翻過身來,就壓在李妻的身上。李妻也以為是自己的男人,也很配合。兩人抱在一起開心了一會。

  半夜,天還很黑,誰也看不清誰。也不想看,只管抱著,沒有幾個小時倆人就干了好幾回。累了,兩人就呼呼的睡了。然而,天總要亮的,天亮了,兩人也就互相見面了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1-19 11:42:00
  天亮了,兩人也就互相見面了。見面了,會怎么樣呢?聽眾可以有各種想象,可以任意發揮你們的想象天賦。但我想總離不了“尷尬”二個字吧。

  女方,李妻當然是最尷尬的了。一看,不是自己的男人。想起在夜間這個男人摸著自己的身體從乳房到自己的大腿,過了好幾次夫妻生活。到現在自己還赤身露體的躺在這個不認識的男人身邊。她首先是嚇壞了,不知所措了。李妻下意識的抓住能抓住的東西,擋住自己的身體,用恐懼的聲音問:“你是誰”

  男方,王葉民醒了,一看女方,馬上就認出這是是第二棟的第三個門洞的李世平的妻子。

  當時工地上基本上都是男的,來個女人自然很稀罕。李世平與王葉民又都是一個隊的,又住在一棟房子,是鄰居,自然見過,自然認識。

  王葉民,二話不說,趕緊起來,穿上衣服。同時,王葉民看到床邊柜子上還有女方的衣服,王葉民把女方的衣服,塞進了床幃里,說:“把衣服穿上吧”。等李妻穿好衣服,王葉民也不顧同室其他三人的眼光,就領著李妻走到三號門洞門口,對李妻說:“你家男人在里面,你去吧”。王葉民說完,也沒有進門,就轉身走了。王葉明回到宿舍,也不理睬別人的問話,刷牙,洗臉,吃飯上班走路了。

  李妻半夜方便后沒有回來,李世平很是著急。出外找了半天,找到天亮也沒有找到。正做在床頭上發呆。想著,一上班就到保衛科報案。然而,這時候李妻回來了。


  李世平著急的問:“你上哪來去了?”。李妻不說話,突然大哭起來。李世平說,“你哭啥呀,不哭,慢慢說”。過了好半天,李妻才抽泣的斷斷續續的說:“我走錯門了”
  這時二棟四號門的小孫,過來把 李世平叫到身邊,對李世平小聲的說:“你媳婦昨晚進了我們門洞,鉆進了王葉民的床上了”。


  李世平一聽,心里就火了,轉身對李妻說:“你與人家睡覺了?”。李妻只是哭。李世平接著說:“那你回來干啥?你接著跟人家睡好了”,李世平板著個臉,又對李妻說:“你走吧,我要上班了”。 說完后,李世民還真的就走了。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1-23 11:26:48

  李世民一甩手就走了,把李妻就扔下了。很快就有人把這件事告訴了領導---排土隊的領導。隊長與書記聽了很吃驚。書記對隊長說:“我去看看吧”

  書記到了單身宿舍,看見李妻還在那里哭。

  書記問李妻:“你是李世民的媳婦吧,別哭。我是李世民的領導,你把事情對我說說”
  李妻一面哭泣,一面述說。李妻說:“我不是故意的,領導是否能對李世民說說,讓李世民原諒我”

  書記看著哭成淚人的李妻,說:“你早上吃飯了沒有?"

  李妻搖搖頭,書記又問:"李世民給你留飯票了沒有?"

  李妻還是搖搖頭。書記說:“這個混蛋”。又看看天都快到晌午了,接著對李妻說:“走吧,到我家去吧?!?br>
  書記把李妻帶到了自己的家,交給了自己的媳婦,對自己的媳婦說了個大概,要自己的媳婦給她做點吃的,安撫安撫。

  書記回答到隊里,就通過電話通知李世民到隊里來。

  李世民雖說是上班了,但并沒有心思干活。隊里通知他回隊里,他就回隊了?;氐疥犂?,書記就對他說:“小李啊,你怎么這個樣子呢?怎么就把你的媳婦扔下部管了呢?”

  李世民板著個臉說:“她跟人家睡覺了”。

  書記說:"那也不是故意的。不要說一個剛從農村來的人,一樣的房子,一樣的門洞,就是我們也有走錯的時候嘛。"

  書記接著說:“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們結婚也有半年多了吧,你看,人家從那么遠的地方來找你,不是想著你嗎?不是故意的,就算有錯,你也應該原諒他吧”

  書記是左說右說,李世民就是不開口。就是一口咬定不要他(李妻)了,還說什么既然她與王葉民睡覺了,那他就嫁給王葉民好了。



  書記 有點火了,臉一抹說:“那好,你也不要上班了,回去吧。什么時候想通了,再上班”。

  李世民走了。書記越想越生氣,想想,那個王葉民也是混蛋,怎么把人家睡了呢.于是又把王葉民叫來了。

  王葉民一到,書記就黑著臉說:"你怎么把人家媳婦睡了?"。

  王葉民是個老油子。王葉民說:“怎么叫我把人家媳婦睡了,是人家自己鉆進我的被窩里來與我睡覺的?!?br>
  “人家自己鉆進你的被窩里,你就能與人家睡覺啦?”書記生氣的說:“你又不是不認識李家的媳婦,你當時就應該送回去?!?br>
  王葉民油腔滑調的說:“我當時睡的糊里糊涂,眼睛也沒有張開,我以為是田螺姑娘呢?”

  書記一拍桌子,說:“你不要油腔滑調,你這是強奸,我現在就送你到派出所”

  王葉明,叫喊起來,”我怎么是強奸呢?是我強迫他的嗎?”

  書記也覺得強奸可能按不上,但,王葉明把人家睡了總是不對的。書記對王葉民說:”這樣吧,你把人家娶了”。

  王葉明說:"為啥???"

  “ 你把人家說睡了,你不娶她?“"書記說。

  “我才睡了她一天,不半天都不到”王葉民說:“李世民和她睡了半年了?!?br>
  書記頭痛死了。王葉民是堅決不娶,李世民是堅決不要。李妻怎么辦呢?

  王葉民盡管混蛋,但還真不能按強奸處理。李世民盡管不近人情,但在那個時代,人們的思想意識就是那個狀況。---女人與別人發生關系了,不管什么原因總是女人的錯,罪過與受懲罰的總是女人。

  現代社會與封建社會的意識完全不同?,F在男女關系隨便的很。今天交個朋友,上床。黃了。明天再交個朋友,上床,那都是無所謂的事??稍谀莻€時代不行。書記也沒有辦法。

  但李妻怎么辦呢?總不能總住在書記家吧。隊里進行了討論,決定如下處理;

  書記把李世民和王葉民找來,對他們說:“你們誰也不要李妻,那你們就出錢讓她回家吧?!?br>
  王葉民說:“又不是我老婆,也不是我讓她來的,憑什么叫我出錢”

  書記說:“你不出錢?你把人家睡了,毀了人家一生,你不出錢!沒有把你抓起來就不錯了”

  書記又對李世民說:“李妻,是您的妻子。你現在不要人家了,給錢讓她回家總可以吧”

  李世民說:“我現在沒有錢?!?。王葉民也跟著喊沒有錢。

  書記說:“這好辦,隊里先墊上,到開資時扣好了”。

  第二天,書記把可李妻是送到火車站,對李妻說:“他們兩個都是混蛋,你回家吧,重找一個好的”,同時給了李妻伍拾多元錢。

  當時的工資水平,普通工人每月也就是四五十元。上海到新疆的火車票是33元??惋埵侨且环?。上海到黃橋的火車輪船聯票也就是五六元。李妻的家到平莊家也不遠。50多元就是一個不小的數字了。

  這個聽來的故事,到此就算結束了。至于李妻回家以后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ㄈ耐辏?br>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1-27 10:51:24
  六,一個美麗的傳說。

  這也是我聽來的故事。大約在1964年吧,礦上來了些火車司機,他們是從鐵路上調來的。這故事就是從他們那里聽來的。

  這個故事可能發生在甘南。

  中國的鐵路建設,解放前蘭新線沒有全線開通,不知道當時火車是否通到西安??傊?,西安以西的鐵路是解放后開始修建的。

  蘭新線臨潼以西是800里秦川。從寶雞以西就是隴西地區。所謂“隴”是“山隴“的意思。這一路都是山溝,坐過蘭新線的人都知道這一帶有無數的山洞?;疖嚲脱刂己釉谏蕉蠢镢@進鉆出一直到蘭州。

  這一帶是甘南地區。地處青藏高原東北邊緣,經常有藏族人活動。

  查資料,秦時屬臨洮管轄。西漢時,東部屬隴西郡、。1952年,設立甘南藏區委員會,1955年,改為甘南藏族自治州。

  境內海拔1100—4900米,大部分地區在3000米以上。甘南分三個自然類型區,南部為岷迭山區,山大溝深,氣候溫和,是全省重要林區之一;東部為丘陵山地,高寒陰濕,農林牧兼營;西北部為廣闊的草甸草原,是全省主要牧區。


  看地圖,可以看出鐵路蘭新鐵路的這一段與甘南藏族自治州西北部廣闊的草甸草原擦肩而過。這故事就發生在與這個擦肩而過的一個小站上。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1-27 10:51:43
  這個小站小的不能再小了,它只有一個工作人員,既是站長又是扳道員。車站就在二個山洞之間,也就一二百米長,有二股道,是用來會車的。就有一間房子,既是辦公室,也是臥室。

  蘭新線這一段是從東南向西北。渭河是從西北向東南流。就算從北到南吧。這車站的東邊面臨渭河。背后(西)是隴。隴就是山,但與我們看到的山不一樣,山頂不是尖尖的。雖然是個山,但比較平緩,而且是一個連著一個,上面長滿著草。它草甸草原緊緊相連。這應該是屬于高原草原吧。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1-27 10:54:01
  這個小站小的不能再小了,它位于與甘南草甸草原相連接的隴西高原的山谷中,面臨著渭河,背靠著“原(高原)”。車站就在二個山洞之間,也就一二百米長,有二股道,是用來會車的。就有一間房子,既是辦公室,也是臥室。

  它只有一個工作人員,既是站長又是扳道員

  我是在南方的城市里長大的,我一直以為“原“,就是“平原“的意思。以后到了陜西,見到了黃土高坡,才知道什么叫“原"?!霸迸c“溝”是對立統一的?!霸痹谏稀皽稀痹谙??!霸迸c“溝”之間就是“坡”了?!霸本褪歉咛幰粔K平坦的地?!霸迸c“原”之間就是“溝”。

  當然,隴西高原的“原”與黃土高原的“原“還是有區別的,這里我就不細講了。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7-02 10:29:44
  八, 一個美麗的傳說

  這也是我聽來的故事。大約在1964年吧,礦上來了些火車司機,他們是從鐵路上調來的。這故事就是從他們那里聽來的。這個故事可能發生在甘南。
  蘭新線臨潼以西是800里秦川。從寶雞以西就是隴西地區。所謂“隴”是“山隴“的意思。這一路都是山溝,坐過蘭新線的人都知道這一帶有無數的山洞?;疖嚲脱刂己釉谏蕉蠢镢@進鉆出一直到蘭州。
  這一帶是甘南地區。地處青藏高原東北邊緣,經常有藏族人活動。故事就發生在與這個草甸草原緊緊相連的蘭新鐵路隴西段的一個小站上。
  這個小站小的不能再小了,它位于與甘南草甸草原相連接的隴西高原的山谷中,面臨著渭河,背靠著“原(塬)”。車站就在二個山洞之間,也就一二百米長,有二股道,是用來會車的。就有一間房子,既是辦公室,也是臥室。它只有一個工作人員,既是站長又是扳道員
  我是在南方的城市里長大的,我一直以為“原“,就是“平原“的意思。以后到了陜西,見到了黃土高坡,才知道什么叫“原(塬)"?!霸迸c“溝”是對立統一的?!霸痹谏稀皽稀痹谙??!霸迸c“溝”之間就是“坡”了?!霸本褪歉咛幰粔K平坦的地。。當然,隴西高原的“原”與黃土高原的“原“還是有區別的,這里我就不細講了。
  這位既是站長又是扳道員的工作人員是位二十一歲的年輕人。叫馬洪俊。是上海鐵路學校的畢業生。他每天的工作是接電話,扳道,接發列車。每天有幾班列車從他這里經過,有時還會有幾趟會車。這里只有他一個人,應該說是很是孤單。無聊。然而他天生樂觀。他有一個收音機,經常聽各種節目。他愛看書,每次列車過來,除了給他帶生活必需品外還會給他帶報紙雜志,書籍,房間里有不少書。他還有個口琴,愛唱歌。他有空閑的時候,天氣好的時候,就會爬上后面的原上躺在草原上看書或吹口琴,唱歌。
  高原在天氣好的時候,晴空萬里,天特別蘭,藍天白云讓人想起“跑馬溜溜的山上”。馬洪俊的歌聲,琴聲可以傳的很遠。天上不斷變化的白云,地上開著格?;ǖ牟菰?,遠處的羊群,蘭天又是那么的深淵,一個青年的歌聲在回蕩---這是什么樣的意境?是一幅多美的畫卷。然而,有一天,馬洪俊突然失蹤了。 在1955年7月的一天,烏霄嶺車站有趟車要從馬洪俊的七道溝車站通過,烏霄嶺車站調度打電話通知馬洪俊人讓他接車??墒请娫捲趺创蛞矝]有人接。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調度著急了,列車已經到了七道溝車站外了,沒有信號不能通過。這趟列車不能通過,下趟列車就沒有法子走。烏霄嶺車站的調度只好派了一個王調度員坐鐵路上的軌道車到七道溝。

  王調度到了七道溝車站,進了車站辦公室沒有看見人。就查看了一下道岔的方位,沒有什么問題,王調度就給列車發了信號,讓列車通過了。王調度讓列車通過后,就與烏霄嶺車站調度通話,告訴這里的情況,---這里沒有人。后來局里派了人來尋找,找了很久也沒有找到,只好宣布馬洪俊失蹤了
  甘南歷史悠久。新石器時代在三河一江流域就有人類開發這塊亙古荒原,甘南的羌部逐漸建立自己的部落聯盟或依附中原王朝,他們是漢人的祖先之一(周、姜姓就是羌人) 羌人也是藏族的祖先。也是西夏黨項人的祖先。這里,秦時屬臨洮管轄。到元代屬宣政院管轄,吐蕃等處宣慰司統領,這里的居民有藏族、漢族、回族。

  甘南在1950年就解放了,1953年10月甘南自治區在夏河拉卜楞成立,1954年7月改為甘南藏族自治州。但是這里的政治制度沒有改變,還是三大領主的天地?;罘?,土司,頭人是這里的主人。在七道溝車站,渭河西面的隴西高原與草甸草原緊緊相連的塬上有一位土司,叫 扎西達瓦。扎西達瓦有二個兒子,一個女兒。二個兒子,一個早年病死,一個在與其他土司爭奪草原的時候被打死了。解放后,也就只有一個女兒了,名字叫洛桑卓嘎。

  洛桑卓嘎從小在草甸子里長大,但,由于這里是漢族,回,藏族雜居的地區,所以洛桑卓嘎不但馬騎的很好,漢語也說的不錯。她還在漢人的學校里上過學。她喜歡在草甸上騎馬奔馳,走遍了她們家的領地。她也喜歡唱歌讀書,每到一處都和她的人民唱歌跳舞。
  隴海鐵路是貫通我國東西的的大通道,從1905年起動工,經過四十余年的分段建設,到解放前才勉強修到天水。寶雞至天水段,長154公里。這段鐵路工程復雜艱巨,南京政府忽停忽建,朝令夕改。從1939年5月至1945年12月,用了近7年時間,才勉強竣工。通車后,塌方事故不斷發生,被稱為隴海鐵路的“盲腸”。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于1950年4月繼續修建天水至蘭州段, 1953年7月完成,至此,隴海鐵路全線修成通車。草甸上長大的人們是沒有見過火車的。從小在草甸子里長大的洛桑卓嘎沒有見過火車,她決心去看看。

  七道溝車站的站長兼扳道工馬洪俊像往常一樣,每天早上起來后就會跑上山坡,做一套廣播操,然后跑下山,做飯吃早飯。飯后會巡查一下他的領地,查查鐵道,道岔,信號----作做完一個站長兼扳道工應該做的工作。然后,接送一趟車。下午,又有一趟車要接送,接送完白天就沒事了。天不好的時候馬洪俊會在屋里看書,聽收音機;天好的時候馬洪俊就會到山坡上看書,吹口琴,唱歌。欣賞著藍天白云,藍藍的天上白云飄??纯茨切┑皖^吃草的羊群。

  一天, 馬洪俊正躺在草地上看著天上那飄浮不定的白云,嘴里哼著“在那遙遠的地方”。忽然發現身邊出現了一個人影,馬洪俊坐起來一看,是一位眼睛大大的,有一個通紅臉蛋的,穿著那金邊閃爍著的衣裳的藏族姑娘。
  馬洪俊不由的開玩笑問道:“你是從在那遙遠的地方來的姑娘嗎?”。那姑娘點點頭,用手指著那西邊的一片白云。
  七道溝車站很少來人,馬洪俊很希望有個人跟他聊天。馬洪俊接著開玩笑的問:"你不會不會說話吧?"
  那姑娘突然笑起來了:"haha我會說話。能問你在這里干什么呢?放羊嗎?這里有那個羊群是你放的?"
  馬洪俊也笑著說:"我不放羊,我只是看著你們放羊。那群羊是你的嗎? 姑娘回答說:”不是,我來看火車的”
  馬洪俊說:“姑娘,今天您看不上火車了,火車已經開過去了。你明天來吧?!?br>  姑娘問:“你怎么知道,火車不會再來了呢?”
  馬洪俊說:“我就是管火車的啊?!?。姑娘吃驚的問:“火車聽你管?”
  馬洪俊說:“是啊”。
  姑娘想了想說:“火車既然聽你管,那你讓火車開過來讓我看看行不行”
  馬洪俊覺得這個話說大了,不好收場了,可是怎么給她講明白呢?這還是個麻煩事。就糾正的說:“火車來不來不是我管,進不進站是聽我管,”
  姑娘笑開了,說:"其實,我剛才已經看見了,我是聽到您的琴聲過來的。當然,我還想看一次也是真的"。
  姑娘指著馬洪俊手上的口琴,說:“那是什么?”。馬洪俊說:“是口琴”。
  “剛才,我聽到的琴聲就是用這口琴吹的嗎?”
  馬洪俊說:“是啊”。
  “歌聲很好聽,這是個什么歌?講的是什么事,您能給我說說嗎?”
  馬洪俊說:“當然可以”。于是馬洪俊就告訴她,這個歌叫《在那遙遠的地方〉是說:在那遙遠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們走過了她的帳篷都要不斷的回頭去盼望。-----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7-10 11:33:08
  “歌聲很好聽,這是個什么歌?講的是什么事,您能給我說說嗎?”
  馬洪俊說:“當然可以”。于是馬洪俊就告訴她,這個歌叫《在那遙遠的地方〉是說:在那遙遠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們走過了她的帳篷都要不斷的回頭去盼望。-----
  姑娘開心的說:“你看,我也穿著金邊閃爍著的衣裳的衣裳,你看我像不像那個姑娘?!?。
  馬洪俊說:“太像了,你的眼睛好像晚上明媚的月亮”
  姑娘又笑了,“你想不想看看我帳篷?”馬洪俊說:“當然想啊?!?。
  姑娘說:“那我們現在就走吧?!瘪R洪俊忙說:“這不行”
  “為啥???”
  “我還有工作啊”
  “什么叫工作"
  馬洪俊說:“你看到坡下的車站了沒有。我在那里工作,沒有我會火車進不了站”
  “ 哦、是這樣啊”那姑娘想了一會說:“那以后再說吧”。
  馬洪俊與那姑娘聊得很開心。

  歷史上,甘南藏族的未婚男女,戀愛婚姻比較自由,搶婚是又一種婚姻形式。招女婿也是甘南藏區常見的一種婚姻形式。贅婿,不論在家庭和社會上,都受到尊重?!?br>  在1953年七月的一天,馬洪俊正躺在草地上看著藍天,只見有幾個人走到他跟前。馬洪俊見有人來了,就坐了起來。一看,是幾個藏族漢子,他們還牽著馬,其中有位年長的,面對著馬洪俊彎著腰行了一個藏族禮,對馬洪俊說:“年輕人,我們公主請你去他的帳房看看,你答應的”。馬洪俊吃驚的說:"什么公主,我怎么答應了"。
  “你忘了,幾天前,你不是和一位姑娘說,你要看看他的帳房?”。馬洪俊當然不會忘記。心里想:“只是,我怎么忽略了她很可能是位公主呢?她那金邊閃爍著的衣裳的確不是一般的放羊人?!?br>  馬洪俊只好說:"可是我有工作啊。"。那藏族漢子帶著笑容對馬洪俊說:“會有人接替你的工作的,火車不會進不了站的”
  馬洪俊還想說什么,只見那漢子揮揮手,就有二個人走過來,把他抱起,放到馬背上。那幾個人騎著馬一陣狂奔,馬洪俊被顛得七昏八素,也不知道幾個時辰,把他放下來的時候,太陽已經到了西邊的盡頭。草甸上的黃昏,晚霞格外美麗,在五彩繽紛的霞光下,馬洪俊面前出現一個精致的帳逢。一位穿著金邊閃爍著的衣裳,臉紅的像下山的太陽,眼睛大大的姑娘站在他面前。
  馬洪俊從馬背上下來,被顛得散架的身子好不容易站了起來。草原黃昏美麗的景色讓他感到好像做夢一樣,面對著姑娘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你不是要看看我的帳房嗎?" 美麗的姑娘開口了:"夫君,請吧。"
  “夫君”,馬洪俊有點蒙了說:“不不不,我怎么成了,您的夫君呢?”
  那姑娘說:“你累了吧,我們 進屋說吧”。這時早有二個侍女將帳房的門簾掀起。馬洪俊也確實累了,就進了帳房。

  帳房里不敢說金碧輝煌,也是打扮的干干凈凈。 那是一個用牦牛毛加工而成的銀灰色的長方形的帳房。帳房中間是正廳,前面有個長形土灶,上席供奉佛像并陳設用銀制成的凈水碗和酥油燈。正廳的地下鋪著厚厚的氈子,氈子上有個長方形的桌子,兩邊有幾個椅子。左右兩側應該是臥室,用布簾擋住。
  那姑娘說:“這是我臨時居住的地方,很簡陋?!?。姑娘又指著那二把椅子說:“我知道你不習慣坐在氈子上,給你準備了二把椅子,請坐吧?!?。
  馬洪俊與那姑娘坐下后,那姑娘說:“你累了,餓了吧,先吃點東西吧”。說話間,只見侍女端上了奶茶。
  馬洪俊喝了碗奶茶,身體有點恢復過來了,目視著那姑娘問:“你能告訴我,你是誰嗎?為什么把我抓我到這里來?”
  “哈哈,不是抓你,是搶你啊?!蹦枪媚镎f:“我是扎西達瓦土司的女兒,洛桑卓嘎公主。我已經懇請我父親同意招你為駙馬,按照我們這里搶婚的傳統,我將你搶來了”
  “可是---”馬洪俊還想說什么?!皼]有什么可是”洛桑卓嘎公主說:“你就是我的夫君,扎西達瓦土司的駙馬,這有什么不好嗎?這不就是你的童話世界嗎?!?。
  馬洪俊總覺得自己在做夢。
  洛桑卓嘎公主說:“天也不早了,你也走了半天的路了,現在該吃飯了,我讓他們上飯吧”
  洛桑卓嘎公主邊說著邊招手,只見那二個侍女端上一盆烤羊羔,這是一個很小的羊羔,肉當然是很鮮嫩的。不過,對于馬洪俊來說是太大了。
  馬洪俊說:“這么多,我們能吃完嗎?”洛桑卓嘎公主說:“不要緊,吃不完還有他們呢?”
  馬洪俊說:“既然這樣,那讓他們和我們一起吃吧?!?br>  “你這個蠻子,真不懂事,哪有家奴與公主一起吃的嘛”洛桑卓嘎公主笑著說:“夫君啊,我們這里有些習慣,你不明白。你們漢人不是說,隨風入俗嗎。我們倆先一起吃吧,不會虧待她們的”
  馬洪俊看著一個被烤熟的小羊羔,心里總有點不忍,也不曉得如何下手,看著它發呆。說道:“怎么吃啊?!?br>  “對不起,我忘了” 洛桑卓嘎公主對馬洪俊歉意的說,同時又喊道:“洛桑,拿二雙筷子,拿二個碗來。把青稞酒也拿來?!?。
  馬洪俊說:“你們這里的人吃飯不用筷子嗎?”?! 笆堑摹?洛桑卓嘎公主說:“我們這里的人是用刀去割它的肉,用手抓著吃”
  馬洪俊又說:“你們這里的人只吃肉,不吃飯嗎?”
  “也吃飯,不過這烤羊羔,是最鮮美的菜肴,你嘗嘗。然后我給你上飯”洛桑卓嘎公主邊說著,邊從自己的腰部抽出一把短刀,從盆子里割出一塊肉來,放到馬洪俊的碗里,說:“夫君,你嘗嘗”
  馬洪俊用筷子把肉夾起吃到嘴里,的確非常好吃。自己平生還真沒有吃過這么鮮嫩的羊肉。洛桑卓嘎公主隨后又給他割了幾塊肉,放到馬洪俊碗里。同時給馬洪俊倒了碗青稞酒,說:“夫君,你嘗嘗我們的青稞酒”。
  馬洪俊被她,夫君夫君的叫著,很不好意思。只好說:“你也吃嘛’
  洛桑卓嘎公主也給自己割了塊肉,吃完后也給自己倒了碗酒,對馬洪俊說;“來,我們倆喝一碗”。
  馬洪俊吃著肉,喝著酒,很開心。不過,吃了幾塊后,還是放下了。 馬洪俊是漢人,在漢人的基因里肉是不能當飯吃的,再好也是一個菜。還是要吃飯的。
  洛桑卓嘎公主看到他放下筷子邊說;“吃這一點就飽了,不吃了?”
  馬洪俊說:“肉不能多吃,我們還是吃飯吧”?! 昂玫?,夫君” 洛桑卓嘎公主招呼侍女端來了抓飯。
  “你們做的抓飯真香”馬洪俊吃完抓飯說:“謝謝公主”
  “不用客氣,你是我的夫君,我們是一家人。這里的奴仆都是你的奴隸,你今后要吃什么盡管說,叫他們做好了”洛桑卓嘎公主說。
  “天不早了,吃完飯,我們休息吧”洛桑卓嘎公主一面讓人將飯桌收拾干凈一面對 馬洪俊說。
  “好吧”馬洪俊說:“我們在哪里休息呢?”洛桑卓嘎公主說:“就在這里啊,就在這個帳房里休息啊?!?br>  馬洪俊在帳房了環視了一下說;“這哪里有休息的地方???”?! 澳憧窗?,這中間我們吃飯的地方是你們說的客廳,這兩邊呢,就是你們說的廂房” 洛桑卓嘎公主說:“右邊是我們的侍女的臥室,左邊的就是我們倆的臥室”。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7-14 10:18:38
  “天不早了,吃完飯,我們休息吧”洛桑卓嘎公主一面讓人將飯桌收拾干凈一面對 馬洪俊說。
  “好吧”馬洪俊說:“我們在哪里休息呢?”洛桑卓嘎公主說:“就在這里啊,就在這個帳房里休息啊?!?br>  馬洪俊在帳房了環視了一下說;“這哪里有休息的地方???”?! 澳憧窗?,這中間我們吃飯的地方是你們說的客廳,這兩邊呢,就是你們說的廂房” 洛桑卓嘎公主說:“右邊是我們的侍女的臥室,左邊的就是我們倆的臥室”。

  “我們倆的臥室”馬洪俊大吃一驚的說?! 笆前 甭迳W扛鹿髡f:“你不要忘了,我們倆是夫妻”。
  “我們倆是夫妻”馬洪俊總覺得很荒唐。這是在鬧著玩嗎??! 昂昧?,夫君”洛桑卓嘎公主對馬洪俊說:“我們進屋吧”
  馬洪俊忙著說:“剛吃完飯,我們還是先走走吧,不然不會消化”?!昂冒伞甭迳W扛鹿鼽c點頭說:“是不是有句話叫飯后百步走?”
  天已經黑了,公主牽著馬洪俊的手走出了帳房,只見深邃的天空里掛著一輪圓圓的月亮 與滿天的星星。
  馬洪俊想著,應該是農歷十五了吧,這么圓的月亮。月亮,剛從地面出來,顯得特別大。 馬洪俊 還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大的月亮。多寧靜,多遼闊的原野。沒有任何燈光,沒有一家人家,只有公主的孤零零的兩頂氈房。馬洪俊想我大概是穿越時空了。真正的進入了童話世界。
  草原的天氣是大陸型氣候,盡管是夏天,夜晚還是非常冷的。走了沒有多久,馬洪俊他們就有點受不了了。公主對馬洪俊說:“回去吧,不要凍出病來”
  公主牽著馬洪俊的手走進了帳房,走向他們的臥室。馬洪俊還是有點猶豫,不經意的看了看那二個侍女。
  公主注意到馬洪俊的目光,開玩笑的說:"怎么,夫君想與他們倆睡覺?"
  馬洪俊大吃一驚,趕忙說:“不,不,不”
  公主看到馬洪俊那么緊張,那么害怕的樣子,不禁大笑起來。
  “夫君,不要緊張。我不過是與你說著玩的。其實,在我們這里,我的侍女就是你的侍妾,你什么時候都可以用。不過,今天晚上不行,你是我的?!?。馬洪俊傻了,木呆呆的跟著公主進了他們的臥室。
  氈房里的臥室很簡單。地下鋪著氈子,四周點著酥油燈。燈光自然沒有上海的電燈亮。里面有個木床?!澳銈兓厝バ菹伞惫鲗δ嵌€侍女說。然后放下了門簾,對馬洪俊 說:“我們倆也休息吧”。邊說著邊脫自己的衣服。
  在酥油燈的昏暗的燈光下,馬洪俊很快就看到了公主那豐滿的乳房與圓圓的屁股。
  公主把衣服都脫完了,看馬洪俊只是看著自己,還沒有動手脫衣服,就笑著說;“我好看不”
  公主的用雙手抱著馬洪俊的脖子,很快的就幫著馬洪俊脫完了衣褲。擋不住的誘惑,馬洪俊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向公主的乳房與屁股。馬洪俊與公主很快的就干完了夫妻間應該干的事,馬洪俊與公主圓房了。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7-18 11:38:35
  
  第二天清晨,馬洪俊張開眼睛時,公主已經起來了。公主見馬洪俊醒了,就甜蜜的笑了,說:“醒了,起來吧,我們今天還要走遠路?!?br>  “今天我們還有什么事嗎?”馬洪俊邊起床,邊問道?!?回家啊,”公主回答道:“我們要回到我父王那里?!?br>  馬洪俊起來了,習慣的要洗臉,刷牙。他四周環視一下,心想,我的牙刷牙膏還在車站呢.就在這時,只見那二個侍女端著一個盛者熱水的銅臉盆,拿著牙刷,牙缸,送到了馬洪俊跟前。公主笑嘻嘻的對馬洪俊說:“夫君,請吧?!?br>  馬洪俊 刷完牙,洗完臉,就走出帳房。公主跟著他也走出了帳房。馬洪俊看著那藍藍的天,陽光正在從東方升起,高原草地的空氣不像江南那么霧蒙蒙,而是萬里晴空,只見金光四射。草地在陽光下是那么的燦爛,那朝霞更是無法形容。馬洪俊不禁感嘆的說:“太美了”。由不得在草地上跑了起來。
  公主在后面跟著,邊跑邊說著:“不要跑遠了,我跑不動了”。馬洪俊他們跑了一圈,回到了帳房,吃完早餐,公主與馬洪俊出了帳房,只見公主的侍從們在收拾帳房,把氈房拆除放到二個大馬車上;還有幾個牽著馬在等著他們。 “夫君,你會騎馬嗎”公主問馬洪俊。馬洪俊說:“不會”?!澳?,我們倆騎一匹馬吧”公主騎上了馬,讓馬洪俊坐在她身后說:“你抱緊我,我要起步了”
  公主用腿夾馬,馬就跑起來了。馬洪俊趕緊緊緊的抱住公主。公主前面跑著,后面有二個侍從騎著馬還牽著一匹馬跟著。馬在草原上跑了二個多時辰,見到了前面有一處人家。公主說,我們在這里休息休息吧。公主對馬洪俊說:“這是達瓦頭人家”?!∵@時,從房子了跑出幾個人行著藏禮把他們迎接到屋里。公主一行進了屋到客廳里坐下,公主對其中一位年紀比較大的漢子說:“達瓦叔叔,我們回家路過這里,在你們這里歇歇腳”
  達瓦頭人笑著說:“我們知道了,公主能光顧寒舍,是我們的福氣”
  這時,達瓦頭人的家人們送上了酥油茶,與肉包子。
  公主對馬洪俊說:“吃吧”。
  達瓦頭人看著馬洪俊對公主說:“這就是公主的夫君吧”。公主說:“就是,你看我的夫君怎么樣?”
  達瓦頭人那敢說不好。趕緊奉承的說:“一看就是一表人才”。公主樂了,對 馬洪俊說:“人家夸你呢”。
  公主一行吃完后休息了一會,又走上了回家的路。他們換了馬,又騎了2個多時辰。在暮色中只見高坡上有座城堡,太陽在城堡后面擺出一幅快落山的樣子。晚霞把天空染的一片通紅。
  公主他們一行還沒有到城堡的寨門,就只聽城堡上吹起了號角,城堡的大門大開,走出倆排戰士舉著火把,迎接公主他們。公主他們下了馬,就有人對公主說,天色已晚,土司說,你們先回房休息吧,明天再談你們的喜事。
作者 :高山對蝦 時間:2019-07-18 18:59:58
  撰寫這樣一部具有地方色彩的小說,真的需要頗深的文學功力,更需要對民風民俗進行長期的積淀和了解,寫得真好。點贊!
1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7-31 12:07:26
  @L13601878484 土司的官寨坐北朝南,在一個山包上,是一些二至四層樓房組成的四合院建筑,四角都有碉樓?!●R洪俊隨公主進了官寨,進了公主的一幢樓房。樓房有三層,公主的臥室在第三層。第二層是客廳,飯堂。公主與馬洪俊進了餐后就到臥室休息了。
  第二天,馬洪俊他們剛吃完早餐, 扎西達瓦土司就到了他們的住處。在小客廳里, 扎西達瓦看著馬洪俊,問他的女兒:“洛桑卓嘎,這就是你的給我帶回來的女婿?”?!」髡f:“是啊,你滿意嗎?”
  “哈哈”扎西達瓦土司笑著說:‘“你滿意,我就滿意”。扎西達瓦土司回頭又對馬洪俊說:“小伙子,說說,你自己吧,你怎么讓我的公主看上你的"
  “我也不知道,公主怎么看上我的,我不過是一個小站的站長?!瘪R洪俊說。
  “小站站長是什么?”扎西達瓦土司接著問:
  “就是管火車的啊”公主搶著回答:"阿爸,你知道火車嗎?火車可大了,比我們的帳房還要高。特別長,沒有一里路長也有半里路長;跑起來比我們馬還要快,那吼聲嚇死人"。
  扎西達瓦土司嚇了一跳,問馬洪?。骸澳鞘鞘裁垂治?,你怎么管住它的?!?br>  馬洪俊苦笑的說:“那不是怪物,那是機器,是我們人造出來的機器,在鐵道上跑的機器。我是鐵道學校出來的學生,畢業后被分配到這個站上的”
  “鐵道學校出來的學生是什么意思”扎西達瓦土司問到。
  “鐵道學校就是教我們如何管理火車的學?!瘪R洪俊回答。
  扎西達瓦土司還想問,被公主攔住了。公主說:“你不要問了,說了你也不懂,你也沒有上過學”
  “你上過學,怪不得喜歡學生呢?!痹鬟_瓦土司說。
  “人家就是有文化,有知識,有本領。人家的歌聲還特別好聽”公主說;
  “是嗎”扎西達瓦土司說:“小伙子,唱一個給我老頭聽聽”
  馬洪俊說:“我唱不好”
  公主說:“我在坡上聽你唱的很好聽的嘛?!?br>  “那不是我唱的,是我用口琴吹的”馬洪俊回答。
  “對,對”公主邊說,邊從她的書柜里找出了口琴對沒馬洪俊說:“是不是這個?”
  “是的”馬洪俊很奇怪,我的口琴怎么到她手里的呢?
  “奇怪吧!我早就注意了這個東西,我把你請來的時候,就告訴過我的家人把它拿上?!惫鬟呎f著,邊把口琴遞給了馬洪?。骸敖o我阿爸吹一個”。馬洪俊吹了一首歌。公主對他阿爸說:“這首歌說的是我,說,我是在遙遠的地方的一位好姑娘?!?br>  扎西達瓦土司聽了哈哈大笑。扎西達瓦土司看到他的公主很開心,他們倆也很恩愛,也就很放心了。就對公主說:“活佛說五天后是好日子,你們的婚禮就在那天舉行。這幾天你就帶您的夫君看看我們的官寨,看看噩我們的草原”。說完就走了。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8-18 11:36:48
  “奇怪吧!我早就注意了這個東西,我把你請來的時候,就告訴過我的家人把它拿上?!惫鬟呎f著,邊把口琴遞給了馬洪?。骸敖o我阿爸吹一個”。馬洪俊吹了一首歌。公主對他阿爸說:“這首歌說的是我,說,我是在遙遠的地方的一位好姑娘?!?br>  扎西達瓦土司聽了哈哈大笑。扎西達瓦土司看到他的公主很開心,他們倆也很恩愛,也就很放心了。就對公主說:“活佛說五天后是好日子,你們的婚禮就在那天舉行。這幾天你就帶您的夫君看看我們的官寨,看看噩我們的草原”。說完就走了?!∥逄旌?, 扎西達瓦土司為女兒洛桑卓嘎公主舉辦了盛大的婚禮。土司的10個頭人都來了,鄰近的單增羅布土司也派了他的兒女來參加了婚禮。他們都帶了豐盛的禮物與歌舞團。公主的婚禮舉辦了10天,歌舞團輪流演出。熱鬧非凡。
  洛桑卓嘎公主給馬洪俊做了一身錦緞的藏袍,還真看不出馬洪俊是漢人。馬洪俊這幾天又學了一些簡單的藏語。馬洪俊在洛桑卓嘎公主的陪同下與各位頭人見了面, 洛桑卓嘎公主又把馬洪俊介紹給單增羅布土司的兒女。
  單增羅布土司派來的是他的一對兒女,兄妹倆。哥哥叫拉巴,妹妹叫 索朗桑姆,他們都比洛桑卓嘎公主大,索朗桑姆與洛桑卓嘎公主還一起上過學,他們都是好朋友。洛桑卓嘎公主還把他們兄妹倆請到自己的客廳里來,招待他們,向他們述說自己怎么把夫君找來的。
  當洛桑卓嘎公主說到她與馬洪俊第一天晚上的事,說起她與馬洪俊開玩笑說,那二個侍女他可以隨便用,馬洪俊害怕的樣子。拉巴,大笑起來。
  拉巴與索朗桑姆都是結過婚的人。拉巴對馬洪俊說:“你害怕什么啊,我第一晚上就把我夫人的侍女干了。這是這里的規矩”
  索朗桑姆對他哥說:“你胡說什么呢,你們男人就不是什么好東西?!?,接著又對公主說:“還是你有福氣,我的那個男人也不是東西,沒有幾天就把我的侍女睡了,還經常晚上不在家?!?br>  馬洪軍,聽他們的說話,忙解釋道:“一夫一妻是國家的法律,你們怎么能這樣呢?”
  索朗桑姆對他哥說:“聽見了嗎,你們是犯法”
  拉巴說;“那法律是給他們漢人定的,我們這里不管用。你說,1953年10月甘南自治區在夏河拉卜楞成立了,他們管過我們嗎?”
  “不要得意,政府早晚要管的” 洛桑卓嘎公主說話了:“不過,不管管不管,我的夫君不會去找別的女人,夫君是不是?”
  馬洪俊說:“當然”
  再好,再長的宴席總有散場的時候。馬洪俊從被莫名其妙的帶到這里,和公主相好一直到瘋狂的婚禮。等這一切結束后,生活平靜了下來了,馬洪俊清醒的認識到,雖然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但這決不是在童話世界,也不是在夢中。他應該好好想一想了?!∈堑?,雖然突然,但 這對他自己不是壞事。自己白撿了一個老婆,還是公主;生活條件也不是很差,自己的地位也很高,可是----可是,我畢竟與他們不是一路人,還有我的工作怎么辦?我的家,我的父母是不是會擔心我?
  馬洪俊在婚禮結束后的一天,對公主說:“公主,我們現在婚也結了,浪漫的時候該結束了,我們應該過正常的生活了?!?br>  “什么正常生活,我們生活不正常嗎?”公主問。
  “正常的生活,就是要有工作,要有事干,不能成天晃來晃去,成天只知道吃喝玩樂”馬洪俊告訴公主:“我和你們不一樣,我沒有工作會死的”。
  公主聽了大吃一驚,趕緊抱住了馬洪俊說:“夫君,你會有工作的,你可不能死”
  公主想了想,說:“這樣吧,你的工作,一,是先學會我們的藏語;二,在我們的領地走走,然后我讓父親給你安排個工作。你看行不行?!?br>  馬洪俊覺得公主說得有道理,就說:“行,只要有事干就行”。接著馬洪俊又說:“還有一個事,那那就是我要告知我的父母與我的工作單位,他們會不放心的”,
  馬洪俊問公主:“這里有郵局嗎?”?!」髡f:“縣城有,我在那里上過學。這樣吧,你寫好信,我派家人給你送到縣城郵局去”
  隨后,馬洪俊就給他們單位與父母寫了封信,簡單的講了一下自己遭遇,讓他們放心。馬洪俊還對他們單位說,工作要給他留著,鐵路員工的工藉給他保留著,說,他還要回來工作的。
  馬洪俊寫完信以后,告訴管家,要寄掛號信,把回執帶回來。
  單位與他父母收到了他的信,馬洪俊的失蹤問題解決了,皆大歡喜。只是,他們的領導說,當了駙馬了,還要什么工作。
  馬洪俊的工作開始了。晚上在家跟著公主學習藏語。白天公主帶著他在土司的領地里巡游。
  語言這玩意,就是在一定的環境里熏陶出來的,在不斷的使用中鍛煉出來的。那種從小,從幼兒園就學英語,一直學到大學的學習方式就是扯淡。學了十幾年,不用也就是白費,語言就是一個工具、不用就會忘記的東西。學習另一種語言,根本用不著學十幾年。馬洪俊也沒有從幼兒園就學藏語,只是在那個環境中,白天聽藏語,跟著藏民學藏語,晚上再跟著公主學藏文。有半年的時間,藏語就學的很好了。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8-22 11:17:16
  馬洪俊穿著藏袍,說著藏語,儼然就是一個藏族了。馬洪俊自從與家里與單位取得聯系后,每月都要與家里與朋友通一封信。信中寫道,他怎么學藏語,怎么到藏區里巡視。
  馬洪俊說,藏區的天是那么的藍,草原的景色是那么美,然而藏民的生活并不是那么好,特別是那些農奴。馬洪俊說,有一次,他看到一個頭人把一個農奴吊起來,他氣壞了。立即制止了頭人的行為。
  馬洪俊以后找到了扎西達瓦土司,召集了所有的頭人跟他們說:“現在是新政府了,我們不能再允許打人的行為了。今后這里也要進行民主改革,我們不要再做惡人了。大家的思想要改一改”。馬洪俊說,我這也是為大家好,不要與時代對抗,沒有好下場的。我們是打不過政府的。你們頭人,就是不為自己想,也要為孩子們想。你們如果不能和政府合作,被打倒后,你們是完了,孩子也會受影響。
  馬洪俊在土司的領地里走到哪里,就給那里帶去了福音。馬洪俊給沒有糧食的農奴送青稞,給有病的孩子看病,當地的人都叫他白度母。
  1957年甘南開始進行民主改革。馬洪俊說服土司接受和平改革,拒絕了單增羅布土司他們的叛亂。。
  單增羅布土司他們的叛亂。很快就失敗了 參加叛亂的農奴主的土地和財產一律沒收,;單增羅布土司與他的兒女也在叛亂中打死。
  而扎西達瓦土司與他的頭人的土地和其他生產資料由國家出錢贖買。扎西達瓦土司與他的頭人都得到一大筆錢,再加上他們以前的財產。他們一輩子也用不完。頭人們都非常感謝馬洪俊。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8-24 10:12:41

  這個故事到這里就基本就算結束了.馬洪俊要回鐵路上工作,原來鐵路局的領導說,回來干什么啊,我們這里也不缺少扳道員.你都當駙馬了,還需要什么工作啊?
  馬洪俊說,什么駙馬啊,我是一個共青團員,怎么能不工作呢?
  路局的領導說,和你開個玩笑,你不要急.我們是歡迎你回來的.不過就你現在的情況,當扳道員就太浪費了.你們政府要留你呢.你會藏語,又與當地民族有交道,熟悉當地的情況,你還是留下吧.你放心,你的工齡從你在我們這里工作開始算起.
  當地政府要留他,對馬洪俊說,你為和平改革作了很多工作,還是留在我們政府吧,今后還會有很多民族工作要做,你留下吧.后來馬洪俊就留在當地政府工作,而他的妻子,洛桑卓嘎公主后來也在縣城小學當老師,他們都成為了自食其力的人.
  馬洪俊的父母在上海也很高興,馬洪俊的父母經常到草原來旅游,而馬洪俊也常常帶著他的妻子洛桑卓嘎公主到上??赐改?到蘇杭旅游.
  在鐵路局馬洪俊的故事也傳開了,成為了一個傳說.這個傳說,也隨著火車司機帶到了條條嶺。(全文完).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8-25 12:20:33
  七,“桿子他媽“的傳說

  已經是七十年代了.礦區的規模越來越大,露天大坑基本形成,露天礦區生活區從起初的北泉生活區,開始搬遷到西工地(現在的礦區中心區) .人員也大幅增加.有一支幾千人的專業隊伍來到了礦區.不過,人們的生活依然艱苦.尤其是住房.

  大批來的人沒有住房,尤其他們是帶有大批家屬的.沒有家屬的單身住西工地的單身宿舍.而第一批來的家屬都住在北泉大食堂.大食堂每家每戶用凳子隔開,里面有幾張床,孩子大人都擠在一起.吵吵鬧鬧,熱鬧的很.夫妻間的性生活一般也只能很節制.不過,其中有一對年輕夫妻,天剛黑,大家還沒有入睡,他們就干上了,其他的娘們很有意見.罵他們死不要臉.
  自建房 住在大食堂當然只是暫時的、臨時的現象。大批員工的到來以及隨著原來的員工要結婚成家,家屬房的建設就是一個大問題。在建筑跟不上的情況下,礦區出現了大批的自建房。所謂自建房,顧名思義就是員工自己蓋的房子。
  戈壁上土地有的是,所以土地不成問題,不用批,不用買。你自己找一個合適的地方就行。房梁、門窗等起初都是單位給的,以后有的是從農村買的,有的就是礦山上的坑木,道木做的。那個時代礦山上對工人管理不是很嚴的,反正是全民所有制嘛,也就是人人有一份的嘛。人工,就是親朋好友、同事;有的單位有時還會派些人來幫忙。房頂房墻壘好后,架設好房梁,翎子,鋪設好一些樹條,或者荊笆上面壓上幾次泥土,房頂就算好了。
  山墻房墻是由土塊壘的。土塊可以自己打,也可以購買。墻壘好了,再在外面用泥抹平,刷上白灰,墻就好了。

  條條嶺礦區在天山腳下的慢坡上,如果說北泉還是一個平臺。那么西工地(現在的條條嶺的中心區)有3%坡度?,F在礦區的街道都是北高南低的慢坡。而東西方向也不平坦。戈壁上的南北山崗雖然不高,但也無法完全推平。所以我們看到現在東西向的道路也是忽高忽低。
  我現在要說的是,我家的自建房是建在一個山崗上。南面、西面是下坡。在西面的溝里有一大片自建房。那一大片子自建房就是 那一支幾千人的專業隊伍來到了礦區以后形成的.以后形成的。桿子他媽,他們一家就住在那一片自建房里。他們家有5個孩子,連大人就是7個人了。

  中國的勞動人民是非常勤勞的。在那一片自建房的東邊緊挨著我家住的山崗邊 他們開發了一片園子,種點素菜,在那個供應十分緊張的年代,自己解決生活問題。

  有一點,那就是水源問題 . 戈壁原本是沒有水的,西工地的泉水是從天山上引下來的。

  礦務局為此花了很大的力氣,修渠,建水庫。在那個沒有大型機械設備的時代,這也是一個艱苦的工程。 另外,我們那個時候水管也不是接到家家戶戶的,而是5---10棟房子一個露天水管,我們是要天天挑水吃的。條條嶺的天氣冬天很冷,從九月份就開始冷起要冷到第二年的四月。嚴冬時氣溫在零下20---30度之間。所以在外面的水管子極容易凍壞。

  早先的露天的水管子是有開關的,可是在實踐操作時,總是經常弄壞,再加上冬天水管子總是凍壞。在這種情況下,不管是誰的責任,老百姓不能一日無水,所以在實踐上總是有些水管子是長流水。(只有長流水,水管子不會凍)

  戈壁灘上的土地只要有水就能長草,長莊稼。水往低處流,所以在坡下,緊挨著我家住的山崗下邊出現了一片菜園子

  菜園子是私人建造的。你一塊,我一塊。中國的農民是勤勞的,但也是各顧各的。這些地都緊挨著,界限不清,也經常為用水發生糾紛。

  有一次我回家從那片菜園走過,看見有兩家人家在吵架。我這個人愛管閑事,就去拉架去了。從而認識了桿子他媽。,

  有一個周日,我正在家看書 桿子他媽抱著一個孩子,手里牽著一個孩子到我家。我趕緊拿了一個凳子讓她坐下。桿子他媽坐下后,對我說:“王叔,你能不能幫我寫封信???”

  我說:“可以,可以”。于是我幫她寫了封家信。以后桿子他媽就常到我家,讓我給她寫信。

  有一次寫信的時候,她說,其實她以前讀過書,還讀過師范,當過老師,只是以后放下后,很多字都寫不了了。她的這番話認讓我大吃一驚。 時間久了,我才慢慢的知道了她的一些事。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8-27 11:07:07
  有一次寫信的時候,她說,其實她以前讀過書,還讀過師范,當過老師,只是以后放下后,很多字都寫不了了。她的這番話認讓我大吃一驚。 時間久了,我才慢慢的知道了她的一些事。
  桿子他媽名字叫高蘭芝, 是河北省正定縣南牛鄉后塔底村人,出生在1933年。民國26年(1937年)10月8日,日軍侵占正定縣城,桿子他媽 高蘭芝,才4歲。
  1938年八路軍進駐正定縣。建立起抗日政府,駐正定縣后塔底村,屬晉察冀邊區第四特別委員會。高蘭芝他爸就成了了鄉政府組織的民兵中的一員??谷諔馉幋虻暮軞埧?。敵人的瘋狂掃蕩,我們的地雷戰,地道戰,敵后武工隊與敵人斗智斗勇,與敵人斗爭。對敵斗爭不是現在電視里演得那么輕松。高蘭芝的父親在一次戰斗中犧牲了,她的母親也在敵人的掃蕩中被日本人打死了。高蘭芝跟著她的姑姑東奔西跑的堅持到1945年,終于迎來了抗戰的勝利??墒菄顸h又挑起了內戰。 1945年9月,國民黨占領正定縣。 1947年4月12日,人民解放軍解放正定縣城。
  1947年7月10日國民黨軍復占正定縣城,在城內建縣政府;1947年8月24日,人民解放軍第二次解放正定縣城后又退出;這種拉鋸式的戰爭讓人們沒有辦法過安定的生活。1947年10月26日,正定縣城第三次解放后,人們的生活才開始安定下來。人民政府成立以后,一方面抓生產,支援前線;一方面抓學習,提高人民的生活。政府不單舉辦掃盲班,還辦學校,在他們村里辦了小學。政府找到了 高蘭芝,給她生活費,并安排她上學??墒?這時候桿子他媽 高蘭芝,已經是14歲了。

  孤單的人生,孤獨的性格.
  桿子他媽,高蘭芝在六七歲的時候,在一次鬼子大掃蕩的時候,她母親帶著她與她的二個哥哥與鄉村里的人們一起逃難的時候,被鬼子追上,堵在一座廟堂里.
  雖然她僥幸逃過一劫,但鬼子的瘋狂槍聲與嚎叫聲;,大人與孩子們的恐怖的叫喊聲;以及那鮮紅鮮紅的鮮血卻總是刻印在她的腦海里.恐懼讓她的心靈受到深深的傷害.
  當她被人們從尸體里翻出來的時候,她好像已經傻了.她滿身都是她母親的血---那已經發黑 已經凝固的的血.她恍惚了半天,看著人們在搬運著的尸體,突然想起了他媽媽 哥哥,她大聲的叫喊,哭叫著去尋找.
  一個戰士抱住了她,把他帶一個大坑前,對她說:"別哭了,他們都已經埋了"。眼淚已經哭干,嗓子已經沙啞.戰士們看著一臉無往的孩子,說"別哭,別哭.你看,你不是還有我們嗎?"
  戰士們給他洗了澡,換了衣服,給她送去吃的食物.慢慢的問她:"你叫什么名字啊,"
  "高俊喜".
  "是后塔底村的嗎"
  "是的"
  "你爸呢?"
  "我爸是民兵,不在家.".
  "你爸叫什么名啊?"
  " 高順子".
  高順子".是后塔底村的民兵隊長,這時已經在反掃蕩中犧牲.部隊看到高蘭芝是高順子的孩子,現在父母雙亡,格外心疼.可是部隊又不能帶著一個六歲的孩子作戰.于是尋到孩子在南牛鄉的姑姑,托她照顧. 高蘭芝到姑姑家以后,還是經常做噩夢.在槍聲,人們絕望的叫喊聲中,母親壓倒在她的身上,熱乎乎的血噴在她臉上;她母親微弱的聲音在說,不要吭聲,不要吭聲.
  這是一個揮之不去的噩夢。.她總記著,"不要吭聲".本來不愛說話的她,總是沉默的跟在她姑姑后面.害怕再失去她姑姑.幫著姑姑做家務,幫著種地干農活,一直到1947年解放.政府找到她,對她說,你上學去吧.
  14歲的 高俊喜與六七歲的孩子一起上小學。個子要比那些孩子半截。人家跳皮筋,她那么大的個,只能站在邊上看著,人家也不可能帶她玩。年齡的差別也讓她與孩子們玩不到一起 。 本來不愛吭聲的她,自然是越來越孤單。從小學到初中,她總是比同學們大六七歲,她總是孤單的一個人.從而她的性格很孤僻。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8-28 11:31:21
  14歲的 高俊喜與六七歲的孩子一起上小學。個子要比那些孩子半截。人家跳皮筋,她那么大的個,只能站在邊上看著,人家也不可能帶她玩。年齡的差別也讓她與孩子們玩不到一起 。 本來不愛吭聲的她,自然是越來越孤單。從小學到初中,她總是比同學們大六七歲,她總是孤單的一個人.從而她的性格很孤僻。
  中國的農村尤其在那個時候一般結婚的年齡都很早,女孩子十七八歲都已經出嫁了??墒?高俊喜一直在讀書。14歲讀書,小學畢業已經是20歲了,是選擇結婚還是讀書, 高俊喜選擇了讀書。
  1956年高俊喜23歲 初中畢業,在農村這個年齡找對象就很難了。盡管政府安排她在村里的小學當老師,然而,她的婚姻問題仍然很難解決。村里的年輕人結婚一般是男的不超過20歲、女的不超過18歲。像她那樣的年齡在村里找對象是不可能了。
  1958年她姑姑給她介紹了一個對象。那是一個30歲的工人,名字叫王來福,家就在正定縣。不過,王來福不是在正定縣上班,而是在內蒙一個煤礦上上班。受過公傷,身體一直不很好,對象也一直沒有找到。
  高俊喜這時已經25歲了,那時候,這個年齡已經沒有什么可以挑的了。王來福身體不太好,也沒有文化,但畢竟是工人,每個月有幾十元的收入,這在那個時候也是一筆固定的收入,要比農村好多了。高俊喜就同王來福結婚了。
  1958年大躍進,人民公社吃飯不要錢。人們以為共產主義就要到來了。然而好景不長,接著就是三年自然災害,農村里幾乎沒有糧食吃,處在一個大饑餓的狀態。農村小學沒有糧食,也沒有了學生。高俊喜也懷孕了。教不成書了。于是高俊喜辭去了教師,把戶口遷到了內蒙古王來福工作的煤礦上,做了礦工家屬.王來福上班,高俊喜在家買菜做飯洗衣服,做家務..
  我們中國,從六十年代開始一直到八十年代都是一個短缺經濟的時代. 三年自然災害,,盡管煤礦上有糧食定量,但沒有任何副食品供應.沒有油水,是一個人是怎么吃都吃不飽的年代. .三年自然災害過后我們國家依然是一個什么都需要票證的年代,
  . 1960年高俊喜有了自己的第一個孩子, 可是王來福要上班,在礦上他們也沒有親人照顧, 所以高俊喜生孩子后,盡管由于營養不足,身體一直很差. 高俊喜三天后就下地了.要給自己做飯啊. 高俊喜從小就是一個在苦中泡大的人,她不怕苦,.生活的艱苦又讓高俊喜成為一個十分勤勞的人..高俊喜到野外去挖野菜,在自己家的院子里養雞,養豬,------.
  高俊喜的個人經歷讓她沉默寡言,不會交際,不會處人.不善于跟別人打交道.她也沒有什么偉大的理想,只想過好自己的生活.高俊喜盡管讀了初中,但依然是個沒有擺脫中國封建意識的農民.她結婚后與所有的中國農民一樣連續生了5個孩子,
  由于王來福的工作單位是一個建設露天煤礦的單位,露天煤礦工程處.一旦露天煤礦建成了,可以大規模出煤了,他們會把煤礦移交給露天煤礦,而自己又走到一個新的地方,一個荒涼的還開發的地方,地下擁有煤層的地方去建礦..這就讓高俊喜的家總在流動.好不容易安定下來,又要搬家了. 所以他們總好像在過著臨時的,湊合的生活.
  高俊喜的第一個孩子是在1960年老家生的,自然災害期間,為了糊口,不但要在生產隊里干活,還要到處尋找野菜,有的糧食就盡量先給孩子,自己通常是胡蘿卜,南瓜過日子;
  第二個孩子是廣東茂名生的,第三個孩子是在內蒙平莊煤礦生的.1962年以后生活好一點了,但一個人要帶三個孩子,高峻喜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孩子身上,生火,買菜做飯給孩子做衣服,做鞋.不讀書,不看報,也由于高峻喜老家沒有什么人,幾乎也不寫信,再加上他們生活的地方都是很荒僻的地方.高峻喜遠離了文字,字也遠離了她..
  當1966年她跟著王來福到了條條嶺煤礦時,他發現自己連信也寫不來了..
  中國字,漢字,如果長久不用,不寫,不看,很多字我們都不會寫了.這對于我們下層人民是常有的事,不過,像桿子他媽,那樣從一個曾經當過老師,到連一封信都寫不了的情況,確實少見.這實在值得我們注意。 學習,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桿子他媽的經歷就是我們的鏡子.
  (全文玩)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8-29 11:44:42
  九, 吳玉蘭的故事

  1962年到1966年,條條嶺煤礦度過了三年自然災害,經過幾年的建設,基本上形成了大量產煤的條件,開始要批量產煤了,這時候卻發生了,“文化大革命”。
  條條嶺煤礦雖然地處西北,但經過幾年的建設,已經有了一個自己的電廠,有自己的廣播站。報紙新聞也是能保證的。文化大革命是一場全國性的運動,條條嶺煤礦也不可避免。當要打倒走資派的呼聲在礦區出現的時候,工人們是歡欣鼓舞的。以后就是滿天飛的大字報,紅衛兵大串聯,串聯到我們礦區,把所有領導都打倒了。到處是造反有理的呼聲,工人也有了組織,出現了種種造反隊伍----很快,群眾運動變成了運動群眾,礦區也出現了?;逝膳c造反派二大組織,從文斗到武斗。礦區徹底停產了。
  請注意,我說,礦區徹底停產了。不是說,文革10年,礦區停產10年,而是這是一個過程。從影響生產到停產,又到局部恢復生產。拖拖拉拉的10年,極大部分時間是半生產。不是現在的企業破產,煤礦倒閉,大家回家。其二,停產不停工人的工資,工資是照發的,上班要點名。點名后有時候干點活,有時候不干活,工人按時上班,下班卻不一定按時,有時候時候可以早早回家的。而且還有一個奇怪的現象,上班不干活,加班卻不少。上班時間,不干活拖拖拉拉到下班。,下班后就加班,拿加班費。
  吳玉蘭江蘇人,不到一米六的個。中國人嘛,一米六就是高個了。揚州出美人,吳玉蘭不是揚州人,但也長得不錯,有一副江南的鵝蛋臉.皮膚也很好.生性也活潑,她嫁給了曹家民.曹家民是條條嶺煤礦的工人.條條嶺煤礦江蘇人很多,他們是在1961年從江蘇支邊過來的.曹家民.來的時候.只有17歲,工作了幾年后,手里有了幾個錢,人也長大了,1968年他24歲了,他父母給他在老家找個對象,讓他回家結婚。這個對象就是吳玉蘭.
  曹家民一見到吳玉蘭,就被吳玉蘭迷住了.吳玉蘭當年17歲,初中生.學生嘛,農活干得少,本來是比較白的皮膚,.就比當地農民顯得更白.人們都說,年輕就是美.吳玉蘭的皮膚給人的感覺,就好像一碰就要出水的樣子。 吳玉蘭也愿意嫁給曹家民,曹家民,雖然在大西北工作,那里的風沙大,空氣干燥,皮膚沒有南方人滋韻.但曹家民是井下工.井下可是長年不見太陽,沒有風吹日曬.所以皮膚也要比當地的農民好..再說,曹家民個雖然不高,也有一米六.七.身體也很壯實.特別是曹家民特別老實,不會說話.不是油頭滑腦的人..
  當然,吳玉蘭愿意嫁給他的最根本的原因是曹家民是工人,每個月有六七十元的固定收入,這個數字,在對當時的農民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數字,吳玉蘭村子里的農民,一天十個工分也只能分幾角錢,最好的大隊,也沒有超過1元錢的.
  吳玉蘭早就想逃離農村了所以他迫不及待的希望能找到一個工人.
  中國的傳統婚姻觀,幾十年來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解放前,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沒有孩子自由選擇的權利,甚至孩子本人都沒有見過面. 在礦區時,我的一個鄰居萬寶民,他的愛人叫孟溪蘭,.他們是解放初結婚的..孟溪蘭的眼睛不太好.她在和我們嘮嗑的時候,說,她結婚那天晚上都沒有看清楚萬寶民長得是什么樣子.
  萬寶民當年十六歲,在鎮里讀書,是住宿生。結婚以后就和回到鎮上去上學去了,家里給他找了個媳婦---孟溪蘭.他們結婚前就沒有見過面.他們結婚一個月以后,孟溪蘭與它妹妹到鎮上去趕集..萬寶民穿著學生裝,口袋里插支鋼筆,從他們面前走過,.孟溪蘭沒有認出她,但孟溪蘭的妹妹看出來了.對他姐說,那不是姐夫嗎?.
  孟溪蘭說,那時候,萬寶民牛的得很,搭理都沒有搭理他們.
  到了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盡管沒有現在年輕人那么隨便、自由。但孩子已經有了自己選擇的權利,父母給孩子找對象,還是要經過孩子本人同意的.結婚前孩子雙方要見面的..
  吳玉蘭與曹家民初次見面是在吳玉蘭的村里,家里。曹全民由他的母親帶著提著一些禮物到吳玉蘭的家,兩家大人先寒暄了一下,就讓兩人見了面。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09-04 10:24:32

  吳玉蘭與曹家民初次見面是在吳玉蘭的村里,家里。曹全民由他的母親帶著提著一些禮物到吳玉蘭的家,兩家大人先寒暄了一下,就讓兩人見了面。
  江蘇的農村當時還是很窮,一般農民住的都是土木結構的草房。當中一間比較大的是廳房,是吃飯的地方,是廚房也是客廳。也是堆放雜物于農具的地方。兩邊是廂房是住人的地方,比較小,也就是放一張床,不會超過10平方。房前有一塊平地,和北方的院子差不多,不過,沒有院墻。
  曹家民與他母親到了吳家,吳家忙著熱情的招待他們。坐下以后。吳玉蘭的媽對曹家民他媽說:“這就是你的在新疆工作的兒子,曹全民嗎?”接著恭維的說;“長的不錯嘛,白白凈凈的“。 吳玉蘭的媽邊說著,邊擦朝廂房里喊著,玉蘭快出來。
  玉蘭事先是知道曹家要來的,吳玉蘭早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凈凈的。在廂房里偷偷的看著廳房。聽到母親喊他,他就出來了。
  玉蘭媽忙著把玉蘭介紹給曹家,說,這是玉蘭。
  曹家民有點不好意思正面看玉蘭。玉蘭倒很大方,注視著曹家民??粗芗颐耠m然體格不是很魁梧,但白白凈凈的也不算丑。穿著也整齊。腳上的那雙皮鞋、雖然不是擦刮里新的,也擦的锃亮。心里想、到底與我們農民不一樣。 曹家民看到一位水靈靈的又穿著與農民不一樣的學生服裝的姑娘心里很高興。
  大人們看著他們互相注視著,就說,你們倆到外面走走,談談吧。
  江南風光無限好。吳玉蘭家出門就是一條小河。河邊長著一些樹木,兩邊的田野里到處都是莊稼地。那是個稻子塊成熟的時候,一片金黃色的稻田與那蛙叫聲,很是悅耳。樹木一般都圍繞著農居與村莊邊。另外還有竹林。南方與北方不同的除了樹種不同,那就是在南方的人家經??梢钥吹街窳?。
  曹家民雖然出生在江南,但從17歲就在新疆工作,戈壁中少的就是綠色,少的就是樹木竹林.他注視著這美麗的家園,看著金黃色的稻子,聽著那哇哇叫的蛙聲.
  吳玉蘭看到他的那個樣子,微笑的說,:"怎么沒有見過.,你怎么不和我說話呢?"
  曹家民說:"啊,好久沒有回家了.我工作的那個地方是戈壁,可沒有這么美哦". 吳玉蘭說:"戈壁是什么?沒有樹木嗎?到處都是沙子嗎?" 曹家民說:" 不是沙子,是戈壁"
  "這不等于沒有說嘛,"吳玉蘭心里想.,于是又問道:"你在哪里干什么,一個月能有多少工資啊?"
  "我們那里是一個煤礦,我是煤礦上的工人.一個月有六十多元.如果下井的話還另外有井下費" 曹家民接著說:"你愿意跟我到新疆去嗎?"
  吳玉蘭說:"愿意". " 那里可沒有這里好玩哦."曹家民說.
  "我不怕苦,"吳玉蘭心里想,一個月能有六七十元的收入,能苦到哪里去.
  吳玉蘭決心嫁給他,跟他到新疆去,一個月六七十元是什么概念?我們這里一個老師每月的工資也不過二十來元.一個月六七十元不吃香的,喝辣的. 吳玉蘭也覺得曹家民老實.問什么說什么.
  吳玉蘭以前也談過幾次對象.那些人,眼睛死盯著她,就好像要把他吃了一樣.有的還動手動腳,手都想伸到她的胸脯里去.
  孩子們沒有意見.大人們自然很高興.于是就具體事情進行了商談.按照規矩家鄉的習慣,曹家民家給吳玉蘭家送了些彩禮,又在家辦酒席,舉辦了婚禮,吳玉蘭就跟著曹家民到新疆去了.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19-10-01 10:16:41
  孩子們沒有意見大人們自然很高興,于是就具體事情進行了商談。按照規矩家鄉的習慣,曹家民家給吳玉蘭家送了些彩禮,又在家辦酒席,舉辦完婚禮后吳玉蘭就跟著曹家民到新疆去了。他們是在常州坐的53次從上海到新疆的火車。吳玉蘭是第一次出遠門,很是興奮。那時候還沒有長江大橋。在南京當吳玉蘭看著火車一節一節的被送到一個很大的渡輪上,吳玉蘭問,火車怎么上船了。曹全民,告訴她,這是在過長江。
  火車通過符離集的時候曹全民給她買了燒雞。告訴她符離集燒雞是非常有名的,吳玉蘭吃了就是覺得非常好吃。到了靈寶,看見站上有許多當地人農民提著籃子叫賣蘋果。曹全民告訴她,這里是河南了,河南靈寶產蘋果。 火車到了陜西,吳玉蘭第一次看到了窯洞,第一次見到了黃土高原。吳玉蘭心里想,黃土高原就是這樣高低不平啊。
  從寶雞到蘭州,一路山洞。黃河,謂水水都是黃黃的。出了烏鞘嶺火車兩邊越來越荒涼。時時連一顆樹、一根草也沒有。曹全民告訴她,這就是戈壁。有人家,有樹木的地方叫綠洲。戈壁是越來越多,曹全民告訴她,過了嘉玉關兩眼淚不干,前是戈壁灘 后是鬼門關。吳玉蘭笑了,怎么后是鬼門關呢?
  曹全民與吳玉蘭他們在火車上坐了三天三夜,一是他們畢竟還很年輕;二是吳玉蘭首次出門什么都覺得新奇,所以一路上也不覺累。到了哈密又坐上汽車來到了曹全民生活工作的地方----條條嶺礦區。
  上個世紀條條嶺礦區有三個生活區。一、是北泉生活區;二、是塔拉奇生活區;三、是西工地礦務局中心區。
  北泉生活區主要住著露天礦的職工與其家屬;塔拉奇生活區主要住著一礦斜井的職工與其家屬。曹全民是一礦職工,給他分配的房子在塔拉奇生活區
  塔拉奇生活區在老烏哈公路原條條嶺驛站處。有商店,有郵局,有銀行。職工房一棟一棟的排列著。 吳玉蘭跟著曹全民到了塔拉奇、走進曹全民的家。這是一個直通的房間一堵墻把這個房間隔成二間,一進屋的那一間小一點,里面一間大一點。 曹全民對吳玉蘭說,外面這一間是做飯的地方,你看那是爐子。
  十月底的天氣,新疆已經很冷了。吳玉蘭坐火車一路過來,是一路添加衣服。特別是到了條條嶺,下車后感到很冷??墒且贿M屋就感到一股熱氣,這時她注意到在那隔墻處有個火爐,爐子里的火燒的很旺。吳玉蘭看著與老家不一樣的爐子,問曹全民;“這個爐子的煙囪在哪里呢?”
  “這個墻就是煙囪”曹全民說:“你摸摸--當心燙??!”
  吳玉蘭的手伸向了那個隔墻,剛一碰倒那個墻、手就馬上縮回來了。 “燙吧,這叫火墻”曹全民說。
  吳玉蘭看著爐子里面冒火的石塊問:“這里面燒的啥啊”。曹全民說:“煤??!”
  吳玉蘭心想這就是煤啊。吳玉蘭的老家燒火做飯是用灶、灶頭。爐膛里燒的是稻草之類的柴禾。吳玉蘭見過煤球與粉狀的煤,要用風箱拉才能著。吳玉蘭還從來沒有見過像石塊樣的煤。
  曹全民對吳玉蘭說:“這里冬天長,比老家要冷。不過,屋里要比我們老家熱噢。你出門要多穿點衣服”。曹全民兩口子正說著,門外進來一男一女,進門就喊著,小曹你回來了。
  曹全民馬上對吳玉蘭介紹道:“這是我的同事王才力,那是王嫂,這爐子里的火就是他們生的”.
  “接到你要回來的電報,我就給你把火生上了。這幾天天真冷,看樣子要下大雪了?!蓖醪帕φf:“你們還沒有吃飯吧,上我家去吃飯吧?”
  曹全民對吳玉蘭說,把我們帶的糖與那包糕點拿上,我們去吧,他家離我們家不遠,就在后面一棟房."吳玉蘭到了王才力家,見家的結構與曹全民帶她進的家基本一樣.外間是一個做飯的地方,里面是一間臥室.東西大約有3米,南北能有近四米。南墻上有個窗戶,窗戶下離地面有半米多高的好像是用磚土壘起來的平臺.平臺有近二米寬,上面鋪著褥子、墊子,把頭有二個木箱。吳玉蘭想這是什么?
  曹全民看著吳玉蘭迷惑的表情,就對吳玉蘭解釋道,這是炕,是用來睡覺的。
  這時,王才力夫婦抬出一個矮造桌子放到那個炕上,又把飯菜端到那個桌子上,請他們上炕吃飯.
  吳玉蘭心想,炕既是睡覺的地方,哪有在床上吃飯的呢??曹全民對吳玉蘭說,王是東北人,那個桌子叫炕桌。東北人沒有飯桌,都在炕上吃飯。
  第二天,曹全民的同事與老鄉都來看他們倆口子,大家都稱贊曹全民找了一個漂亮年青的老婆。有的小伙子還盯著吳玉蘭看。曹全民不得不說,行了,還想把我老婆吃了嗎?大家狂笑了一番。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20-01-06 11:10:11
  熱鬧了幾天,曹全民上班了,吳玉蘭過起了正常的生活。 吳玉蘭要學習適應的地方太多,她要適應環境,要學會生火做飯。其實礦區的爐子還是很好生的。這里煤多,不像吳玉蘭老家要拉著風箱生火。而且現在已經是冬天了,爐子一直著者、只要不斷的往里面加煤、會捅爐子就行了。
  這里大米很少,主要是面食。吳玉蘭要學會蒸饅頭、做面條、面片,特別是新疆的拉條子,揪片子,還確實不容易。
  開始的時候吳玉蘭和面,水不是加少了就是加多了。和面加水,水一加就多了,多了就加面,結果面又加多了。就再加水----結果和面和了一大盆,就成面糊糊了。好在王才力夫婦經常來幫助吳玉蘭。吳玉蘭 很快的學會了蒸饅頭,做面食。
  吳玉蘭是個性格開朗的人,到了礦區慢慢的習慣了這里的生活,認識了曹全民的許多老鄉與同事。只是有一件事她心里是不太滿意,那就是曹全民的性生活不行,達不到她的希望,可是這話又不好對別人說。
  那個年代,尤其是他們礦區、文化生活很少。不要說電視機了就是收音機也很少。也沒有什么演出活動、戲劇表演。,一二個月也就是放一次電影。而且多半是重復反映,不外是五朵金花、狼牙山五壯士之類。家屬的活動主要是串門。
  吳玉蘭 除了經常去王才力夫婦家串門外,常去的是曹全民的幾個老鄉家。礦區的人來自五湖四海,可能除了沒有西藏、臺灣外全國各地的人都有。來自各地的人語言是不完全一樣的,盡管能聽得懂,但畢竟費勁。人啊,怪的很,在家不覺得,可在外地鄉音就覺得特別可愛。所謂老鄉見老鄉二眼淚汪汪---。所以串門常去的是曹全民的幾個老鄉家.
  其中有一對夫婦,男的叫藏大民身體健壯,一米八的個。女的叫米時英也有一米六的個。米時英與吳玉蘭是無話不談。有一次 米時英問吳玉蘭,你長的這么漂亮,又年輕.曹全民頭一天晚上,他抬你幾次啊.(新疆話,把男女的性行為叫做抬,就如河南人說的考,山東人說的操)
  吳玉蘭一下子臉紅了,“你說啥啊,藏嫂”.
  “這又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們都是女人?!泵讜r英說:“我那死鬼,頭一天晚上把我抬了10回,真過癮”。
  吳玉蘭 說:“你吹牛吧,反正沒有人看見”
  米時英笑了,“吹啥牛???不信等老藏回來,你問問他”。米時英一下捧著吳玉蘭的臉說:“小媳婦,還不好意思啊”。米時英是在逗吳玉蘭玩呢。
  “小媳婦,老實交待,幾次?”
  吳玉蘭掙脫開米時英的手紅著臉,說:"才一次". 米時英說:"這就對了,老實說嘛."
  米時英接著說:“你的男人怎么這么沒有用?!?吳玉蘭不好意思的說:“曹全民在這方面不行。一個星期也難得碰我一回。我還沒有舒服呢,他就下來了?!? “正說著,只聽外面的門響了。 米時英說,我的當家的回來了.
  米時英的男人藏大民邁著大步從外面進來,看著他們笑嘻嘻的談話就問:“你們在諞什么呢?”。 米時英回答說,我們女人家的事,你少打聽。
  吳玉蘭見藏大民回來了,就說,我該回家了。 藏大民說,急什么啊,再坐一回嘛。
  吳玉蘭說,不了,我也該回家了,曹全民也該回家了。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20-01-26 10:31:11
  @L13601878484 吳玉蘭走后藏大民問米時英,諞什么呢?這么開心。米時英就對藏大民把他們的對話說了一遍。藏大民對米時英說,你還真行,把我抬你幾次你也對別人說。米時英說,那不是沒事逗她玩嘛。
  吳玉蘭回家以后就趕緊把壓著的爐子捅開,生火做飯。飯菜做好了,曹全民也回來了。
  吃過晚飯以后吳玉蘭和曹全民到隔壁老鄉家串了一回門,說是要分白菜、土豆了。 曹全民說:“是啊,我們家的菜窖還沒有收拾好呢”?;丶液髢扇讼聪茨_就上床睡覺了。上床后吳玉蘭就對曹全民說起白天米時英對他說的話。吳玉蘭 對曹全民說:“米時英說,他家老藏每天都要抬他好幾次。說第一天晚上,老藏還抬了他10次”
  曹全民說:“你不要聽他們胡諞,那是逗你的”。
  “真的嘛”吳玉蘭一面用手摸著曹全民的下身,一面說:“你怎么不行???你都有好幾天沒有碰我了”。
  曹全民翻過身來抱著吳玉蘭說:“今天我累了,明天吧!”
  吳玉蘭說:“不行,人家藏大民不也干活嗎,人家怎么天天都行,你不行呢?”。曹全民沒有辦法,只好趴在吳玉蘭身上,但很快就下來了。吳玉蘭很不滿意。
  沒有過幾天礦區開始拉白菜了。礦區位于戈壁、素菜都是從外地過來的,最近的地方也有幾十公里。本來新疆的蔬菜就少,到了冬季(那時候沒有暖房,大棚)就什么也沒有了。一般的說,在九、十月份就要把白菜土豆儲備好,那就是整個冬天的素菜了。
  白菜土豆是不能凍的,一凍就腐爛變質不能吃了,要放在窖里。所以這里的人幾乎家家戶戶的院子里都有一個菜窖。曹全民家的院子里也有一個菜窖。
  白菜是各單位出車拉來的。拉來以后,就通知本單位的職工去買,一家可以買三四百斤。曹全民單位拉白菜的那天曹全民正在上班,吳玉蘭看著一大堆白菜發愁,心想怎么搬回家呢?這時她看藏大民夫婦正在用小車往家里倒騰白菜就急忙跑過去,對米時英 藏大民說,你們倒騰完白菜后,幫我把白菜拉回家吧。 米時英對藏大民看了看,藏大民忙說沒有問題。
  米時英 藏大民兩口子把白菜拉回家后藏大民對米時英,你自己把白菜收拾到菜窖里去吧,我去幫她倒騰白菜。慢點啊,小心點啊,不要急,一定要擺好。
  說完,藏大民就去幫吳玉蘭把白菜裝上車,再拉到吳玉蘭家。吳玉蘭買了250斤白菜,一車拉不完全,他們拉了二車。藏大民后來又幫吳玉蘭把白菜倒騰到菜窖里去,幫吳玉蘭擺好。
  吳玉蘭很感激藏大民,對藏大民說,進屋休息休息吧。
  吳玉蘭把藏大民請到了里屋,火墻把里屋燒的暖烘烘的。吳玉蘭打了一盆熱水,讓藏大民洗洗手,洗洗臉。藏大民洗干凈以后對吳玉蘭說,你也洗洗吧。
  洗干凈以后的吳玉蘭與藏大民互相對看著。吳玉蘭看到的藏大民是一臉通紅,體格健壯。藏大民看到的吳玉蘭是白里透紅,本來就很漂亮的人,顯得更迷人。藏大民忍不住用手捧著吳玉蘭的臉說,你真迷人。
  吳玉蘭沒有反映。只是把藏大民的手往下推了推。
  藏大民接著又說,聽說曹全民那家伙不行,你不滿意是吧。吳玉蘭臉更紅了。
  藏大民接著說,我的你試試。吳玉蘭沒有啃聲,這時藏大民的膽子更大了。他一下抱住了吳玉蘭。
  吳玉蘭紅著臉矯情說,大白天的,外面門還沒有關呢。
  藏大民說,不要緊,我去把門關上。說著就去把外面的門關上了?;貋砭桶褏怯裉m抱到了床上。解開了吳玉蘭的衣褲。自己也脫光了衣服。
  吳玉蘭被藏大民脫光了衣褲坐在床沿上,只見藏大民也脫光了衣褲走了過來.吳玉蘭注意到藏大民那男人的東西又粗又長,走到了自己的跟前,把自己按在床上,吳玉蘭的二個腿還耷拉著在床沿邊。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20-01-30 10:25:18

  吳玉蘭只覺得自己的二個腿被藏大民用手分開舉起,吳玉蘭感到藏大民的那玩意一下子進入了自己的陰道。而藏大民的雙手又緊緊的抓著自己的乳房。吳玉蘭感到十分的舒服,不由得雙手抱住了藏大民的屁股。只覺得藏大民的屁股在晃動著。感到藏大民的那玩意在自己的陰道里拉風箱一樣來回抽縮著,痛快極了。
  這樣過了好一陣子。藏大民停止了抽縮把整個身子壓在了吳玉蘭身上,那寬大的胸脯壓在吳玉蘭的乳房上,把吳玉蘭的乳房壓的扁扁的。
  藏大民問吳玉蘭:“舒服嗎?”吳玉蘭說:“比吃大肉還舒服?!?br>  藏大民對吳玉蘭說:“過癮了,可以下來了吧”。 藏大民下來以后,把吳玉蘭抱在懷里,手捏著吳玉蘭的乳房說:“我該回家了?!?br>  吳玉蘭不滿的說:“大嫂說,你一晚上要抬她好幾次,你怎么就一次就要走了
  藏大民對吳玉蘭說:“寶貝,這不一樣,那是一晚上。你這是一會兒。我不能在這里時間長了,回去晚了你大嫂要起疑心的?!?br>  說完了,藏大民放下了吳玉蘭,穿上衣褲,又親了親吳玉蘭。對吳玉蘭說,你也把衣服穿上吧。該給曹全民做飯了。曹全民也該下班回家了。
  藏大民回到家里米時英對藏大民說:“你怎么現在才回來,我一個人把白菜搬到窖里放好,又要上去。上上下下的把我累死了?!?br>  “不是你讓我給人家幫忙的嗎?”藏大民說:“我不能把白菜拉倒她家就不管了吧,也得給她把白菜放到窖里吧?!?br>  米時英說:“那她在上面遞,你在下面放,也不會比我累吧!”
  “你看,你要我去幫她,你不就得累一點啊?!辈卮竺裾f:“誰叫你倆好的像穿一條褲子一樣呢?”
  米時英看了看藏大民得意的開心的樣子說:“那你也不應該回來這么晚啊??茨愀吲d的樣子,你是不是和她調情了?”
  藏大民說:“別瞎說,趕緊做飯吃飯吧。你不是累了嗎。吃完好好休息,我好好抬抬你”
  “ 沒臉沒皮的”米時英說:“吃完飯再跟你算賬?!?br>  藏大民和米時英吃完了晚飯,天也黑了。干了一天活,也確實有點累了。藏大民與米時英就早早的就睡了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20-02-04 11:05:07
  米時英看了看藏大民得意的開心的樣子說:“那你也不應該回來這么晚啊??茨愀吲d的樣子,你是不是和她調情了?”
  藏大民說:“別瞎說,趕緊做飯吃飯吧。你不是累了嗎。吃完好好休息,我好好抬抬你”
  “ 別沒臉沒皮的”米時英說:“幫著做飯吧?!?br>  藏大民和米時英吃完了晚飯,天也黑了。干了一天活,也確實有點累了。藏大民與米時英就早早的就上床了
  藏大民一上床就用手摸到米時英的大腿間,手指伸進米時英的陰道里,邊說著:“你這個娘們,還吃醋啊”、邊說著邊翻身壓在米時英身上。藏大民使勁在米時英身上蹭,蹭的她非常舒服。米時英白天的那點懷疑本來就不大,這一下子被蹭掉了。 米時英說:“行行行,你只要不在外面睡覺,不把家里的錢給別人就行?!?br>  兩口子親親熱熱的玩弄了一會后,藏大民摟著米時英,手摸著米時英的乳房,雙雙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藏大民上班去了,藏大民是鉗工,基本上是在井上工作,井下機械設備沒有事他是不下井的,再加上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勞動紀律不嚴,有時候不到下班時間他就下班了。 曹全民是井下工.雖然說,當時工作不緊張,干干停停.但上井的纜車是有固定時間的,要從1000米的井下往上爬是很累的.再說 曹全民 是個很守紀律的人、有活沒活他總是守著點。
  曹全民是三班倒,而藏大民是老白班,所以藏大民總能逮著時間在曹全民不在家的時候去吳玉蘭處。
  吳玉蘭自從與藏大民交合以后嘗到甜頭。也總盼望著藏大民到他家里來。吳玉蘭與藏大民打得火熱。沒有不透風的墻,周圍的鄰居首先發現藏大民經常出入吳玉蘭家,并且門窗都關的嚴嚴的。有好幾次鄰居好事者等藏大民進吳玉蘭家門后就去敲吳玉蘭家的門,吳玉蘭就是不開門。還有好事者等藏大民進吳玉蘭家門以后到趴到吳玉蘭后窗外偷聽。藏大民與吳玉蘭相好的事很快就傳開了。
  藏大民的老婆米時英也聽到了風聲,有一次就問藏大民,你怎么這么晚回家,人家都早回家了。
  藏大民對米時英說:“我有點事嘛?!?br>  “就你有事,人家沒事” 米時英說:“你是不是到吳玉蘭家鬼混去了”
  藏大民說:“你看看你,你又來了,我那一天晚上沒有把你伺候好?!?br>  米時英說 ;“伺候好,也沒有以前次數多了” 。
  “你要那么多次干什么,你不是煩我嗎?”藏大民說:“再說,你我不是說好了嗎,只要不在外面睡覺,不把家里的錢給別人就行。我現在那一天沒有在家里睡覺?“
  米時英想了想,自己的男人勁頭太大。自己來例假他也不放過我,我也擋不住他?,F在有吳玉蘭伺候他,我的壓力也小一點。于是說:”你不要太過分了?!?br>  曹全民自從娶了吳玉蘭、把吳玉蘭帶到礦區以后,人人都夸吳玉蘭年輕漂亮,心里很高興。特別是見到吳玉蘭慢慢的適應了礦區生活,會蒸饅頭、會干面條、還學會了做拉條子,揪片子---心里就更高興了。唯一的不足是晚上他不能滿足吳玉蘭的要求,曹全民心里有點內疚。
  最近幾個月吳玉蘭的埋怨少了。 曹全民看到吳玉蘭臉色比以前好了,以前只是白,而現在是白里透紅了。體格也比以前好了、壯實了、比以前更好看的了。特別是心情,好像比以前快樂多了。做飯干家務的時候也哼哼嘰嘰的唱著歌,哼著他們的江南小調。曹全民對吳玉蘭說:“你最近怎么這么開心,有什么高興的事嗎?'
  “是啊,老家吃得不好,天天胡蘿卜稀飯,不養人?!眳怯裉m心里想著、藏大民的事不能讓他知道,笑著說:“這里多好啊,天天就是窩窩頭也比老家好。我還不用干活。在我們老家我現在就要挑河去了”。
  曹全民說:“你挑得起擔子?”
  “挑得起挑不起都得挑。不去就沒有工分,分不到口糧?!眳怯裉m說:“那一年我16歲,我媽病了,我替我媽去挑河,把我累的。頭幾天挑完河回家渾身疼的睡不成覺?!?br>  “那幾年農村總是在挑河,就是用人工挖出一條河。加深河道,用人把河道里的河土挖出了,挑到河上邊”。吳玉蘭說:“老家平時吃的還不好,就只有在挑河的時候,我們才能吃到干的。平時,我們在家里都吃得是稀的。胡蘿卜多,米少”。
  曹全民原來怕吳玉蘭到礦區后生活不習慣,自己的性生活又不能讓吳玉蘭滿意,總怕她要離開自己?,F在見吳玉蘭天天很開心,也就放下心來了。
  然而,吳玉蘭與藏大民的事風言風語的慢慢的傳到曹全民耳里,曹全民起初有點不太相信。不過、后來一想,怪不得,以前吳玉蘭總是埋怨我性功能不行,成天哭喪個臉,現在不埋怨我了,還成天高高興興的。曹全民心里盤算著,怎么辦呢?是抓住他們,告藏大民 ??墒且院笤趺崔k呢? 吳玉蘭大吵大鬧怎么辦呢?要離開我怎么辦呢?離婚?曹全民還實在不想離婚。就這樣,一天一天的拖著。終于有一天出事了。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20-02-06 11:21:29
  條條嶺礦區位于天山南腳的大慢坡的戈壁上,雨水很少,不下雨的時間多,但一旦下起雨了,有時候是很大的。天山上的水會像洪水一樣流來(當然再大也沒有南方的大,也不會出現積水現象,只是流過)。冬天這里也很冷,下雪的日子不多,屬于干冷 。不過,有時候,有那么幾天會下雪,下起雪冷也是鵝毛大雪,把整個礦區變成一片銀白色。出事那天就是一個大雪天。
  那天曹全民是中班,下午四點上班。曹全民走后不久藏大民就溜進曹全民家,正想與吳玉蘭親熱呢曹全民就回家了。吳玉蘭看到曹全民回家了,就問,你怎么回家了,不上班了?
  曹全民說:“雪太大了,井下也沒有什么事,大家都沒有下井,我就回來了”。
  藏大民看到曹全民回家了就搭訕的說:“你們沒有下井啊,我們今天也沒有什么事,早早就下班了”。然后又隨便說了幾句,就說:“我也要回家了,”。然后拔腿就想走。
  藏大民剛要走,吳玉蘭一把把藏大民抓住、對藏大民說:“你不能走” 。 藏大民說:“我還沒有回家呢,我得回家看看”。
  吳玉蘭說:“看什么看,你不是看到曹全民回家了嗎,不能與我親熱了嗎?”
  曹全民本來就聽到別人說過吳玉蘭與藏大民有私情。想不到吳玉蘭竟當面說,她要與藏大民親熱。
  曹全民疑惑的說:“你們要親熱什么?”
  “你不知道啊”吳玉蘭一邊說著,一邊脫自己的衣服。
  “你要干什么?”曹全民眼看著吳玉蘭當著自己與藏大民的面脫了上衣、內衣露出豐滿的乳房,“你瘋了,你還要不要臉”。
  “我就不要臉了”吳玉蘭還在脫,把自己的褲子內褲都脫掉了。 曹全民氣的連聲說:“瘋了、瘋了,這個娘們連臉都不要了”。
  吳玉蘭脫光了自己的衣褲、赤裸著光著屁股站在曹全民的面前說:“你有本領現在就抬我一下?!?br>  曹全民被氣暈了,不知道應該怎么辦。吳玉蘭看著不知所措的曹全民就說;“你沒有本領,就出去
作者 :高山對蝦 時間:2020-06-17 12:00:06
  @L13601878484 撰寫長篇小說,是需要相當文學功力的,讀老師佳作,足顯老師文學修養頗深,為佳作點贊!
樓主L13601878484 時間:2020-06-19 15:49:13
  @高山對蝦 48樓 2020-06-17 12:00:00

  @L13601878484 撰寫長篇小說,是需要相當文學功力的,讀老師佳作,足顯老師文學修養頗深,為佳作點贊!
  —————————————————
  其實這不算長篇,中篇都不算,他就是些短篇的小故事堆積在一起。故事本來就是真真假假,但是它反映了那個時代,我希望你們通過這些故事而了解我們那個時代

相關推薦

    發表回復

    請遵守天涯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视频_免费播放观看在线视频_色精品极品国产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