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聲音!呼朋引伴網聚部落!

創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華】短篇小說 今天得來不容易

樓主:彭乾堯 時間:2016-09-07 22:00:10 點擊:34 回復:2
脫水模式給他打賞只看樓主 閱讀設置
  一
  一九七五年,長壽石家沖。一位八十歲的老太婆,戰戰兢兢的端著煤油燈走進灰屋。
  這灰屋,是農家專門用來堆放柴草的。那時候,柴草金貴,許多家庭缺吃的也缺燒的。對于農家,米和柴哪一樣都少不得,少了米要餓肚子,少了柴草照樣要餓肚子?;旧纤械募彝?,顧惜柴草也和顧惜糧食差不多,許多的家庭都是把柴草堆放在家中的一間空屋里。除了堆放柴草,這里還堆放著柴草燃燒后留下的灰燼,人們也叫這間屋為灰屋。
  老太婆養的雞,在灰屋里下蛋,老太婆是端著煤油燈進灰屋來找雞的。尋常都是家里的兒子孫子照料雞婆,這天老太婆聽見雞母“咯噠咯噠”的在灰屋里叫喚,估計這雞在灰屋里下蛋了,于是進來找尋。
  老太婆進屋,這雞見有人進來,突然??诓唤辛?。老太婆舉起煤油燈四處察看,許是老太婆老眼昏花,走到雞婆跟前都沒有看見,這雞不知是突見燈光還是突見有人靠近,呱啦啦一聲叫,撲的一聲撲騰起來,一下子打翻了煤油燈,燈和燈油撒潑在柴草上,轟地一聲串起火苗,老太婆趕緊用腳踩踏,正直盛夏時節,天氣熱氣溫高,干柴遇火加上煤油,一下子就鋪展開來,只眨眼的功夫,一間屋成了火海,老太婆連轉身逃的時間都沒有就被大火吞噬了。
  等人們發現火情趕來,大火已經串上了屋頂。人們驚慌失措的往自己家里跑,家中已冒起青煙正在燃燒的,無論那火有多大,無論火頭封門沒封門,人們都心急火燎的往屋里串,最先搶出的都是鋪蓋兒,只有一個十歲大小的孩子例外,大火已經封了門,這孩子還拼命的往屋子里闖,進屋搶出來的則是書包,搶出書包來的孩子抱著書包號啕大哭。
  二
  搶出書包來的孩子叫王建,這年剛滿十歲。十歲的孩子,對未知的世界有多少美好的憧憬和希望啊,這場大火,讓他的許多美好的希望頻臨滅絕。
  父母才五十來歲,就是這場大火,一夜間,愁白了頭發。王建的二姐,已經到了出嫁的年齡,原本說好,年底就嫁娶過門,那時候的鄉村窮,要置辦女兒的嫁妝可不是易事,誰知道節衣縮食辦好的嫁妝會在一瞬間化為灰燼。這沉重的打擊對二姐,對父母無異于五雷轟頂,沒想到還有更讓人無法接受的現實,二姐的未婚夫聽到火災的消息,沒有丁點憐憫同情,雪上加霜的宣布退婚,二姐氣的病倒在床,母親趕緊去追來退婚的媒人,不知道是心慌火急的踩虛了腳還是絆到什么,突然跌倒在地,旁邊的人趕緊把母親拉起來,母親楞瞪著眼睛不說話,從此以后,不知道母親就怎么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被強盜偷了還有一個窩,大火燒了是什么都沒有了,吃的穿的用的,幾乎都化為灰燼了,住的地方更成了問題。一家人只有在殘墻斷壁上放幾根竹棒,再在竹棒上鋪上茅草,天晴還好,可以遮露氣,下雨就日子難過了。外面下的大雨,里面水流成河。外面下的小雨,里面滴滴答答到處都在漏水。人在屋中行走,還要披上蓑衣戴上斗笠。這種時候睡覺更成問題,雖然盡量找東西遮蓋住用石頭和竹棒搭起的床,可那雨水始終會滲透些進去,唯一一床從大火中搶出來的鋪蓋,始終是濕漉漉的。
  這樣的日子怎么過?父親終頂不住焦急憂慮臥病在床,母親因為發不出聲音說不出話來更加著急流淚,一貧如洗沒錢與父親看病,找點草藥無濟于事,父親撒手人寰,這家的頂梁柱垮了。母親不久也含恨離世了。
  搶出書包來的孩子傻了似的,整天就抱著書包不松手,別人叫他放下書包他就哭,口中喃喃自語:“我要讀書!我要讀書!……”大人們無論怎么勸,孩子始終不放下書包。人們都說這孩子被這場災難嚇傻了。
  孩子終于哭出聲因來:“暑假過了,要開學了,我去哪里拿錢來交學費呀?……”
  三
  哭聲驚動了大哥二哥,也驚動了大哥二哥枕邊的人,知道了小兄弟的愿望,大哥二哥面面相覷。一九七五年的農村沒誰富有,幾乎所有的家庭都是糠菜半年糧,許多的人家連買鹽巴的錢都沒有,這一下子遭了這么大的災難,衣物糧食所有的日常用具都在大火中化為灰燼,為了安葬父親母親又借了一屁股的債,生活的重擔已經壓的他們喘不過氣來,想讀書的不只是四弟一個,十五歲的三弟也要錢讀書,農民干一天活只值兩分錢,去哪里拿錢來供弟弟讀書。大哥一家大人娃兒還愁吃愁穿,大哥的幾個子女也要錢讀書,二哥和大哥有同樣的煩惱,自己的生活都難以維持,去哪里找錢來幫助弟弟。
  大嫂二嫂說出了同樣的話,這書不可能再讀了,不光是讀書要交學費,父母去世了,你們的一日三餐從哪里來?我們自己都不知道這頓吃了下頓吃什么,自己都自顧不暇,沒有能力來照顧你們,你們還是自己討生活去吧。
  別怪大嫂二嫂心腸硬,人在艱難困苦面前首先想到的都是自己。
  大哥二哥都來勸弟弟,列舉出來的理由有幾大籮筐。
  一九七五年的時代,正是批林批孔反擊右傾翻案風,知識份子還是十足的臭老九,廣播上大張旗鼓的說知識越多越反動,英雄人物還是白卷先生張鐵生,你一個屁大的孩子,讀什么書讀,出去討飯求生活去吧。
  大哥二哥沒有理由不這么說,那時候川東地區窮,多少大姑娘小媳婦往湖南湖北跑,有的堂客孩子都幾個了還丟下男人和孩子跑到外地去嫁人,這些人大老遠的跑出去嫁人,并不是為了什么愛情不愛情,為的只是解決肚子的溫飽。
  大哥二哥也只是盡力維護他們的家庭,如果老婆跑了,大哥二哥的生活也許就沒有指望了。
  王建如何不明白這個道理,他年齡雖然小,卻也早嘗夠了饑寒交迫的滋味,王建覺得自己想讀書的希望渺茫。
  三哥比王建大不了幾歲,如今父母去世了,兄弟倆相依為命,這讀書需要的花銷讓三哥來承擔,這幾乎不可能。茫然失措的他真不知道該怎么辦。
  父母葬在進士墳,據說那里葬著什么朝代的一名進士,那名進士就是靠讀書考取功名當的進士,王建聽父親說過,人只有讀書才有出路,才有可能考取功名離開這個貧窮的鄉村。
  從王建明白事理起,就立志好好讀書,向那名葬在進士墳里的進士一樣,當官離開這連飯都吃不飽的地方,這就是王建立志奮斗的目標,如今要實現這目標恐怕是沒有希望了。
  王建向父母的墓地走去,突然聽見有人哭泣,近了才聽出是三哥的聲音:“爸爸媽媽你們放心,我一定要讓弟弟去讀書,我們這個家,弟弟是塊讀書的料,不像我,看見書腦殼就痛,那場該死的火,弟弟搶出來的只是書包,弟弟把書看得比命都重,你們走了,這責任我該承擔,我比弟弟大幾歲,出頭椽子先遭難,我不可能丟下弟弟不管,大哥二哥都有難處,他們都有兒子女兒,他們的日子原本就艱難,放心吧,我一定會……”
  王建的熱淚涌了出來,喊了一聲三哥,跑上去跑著三哥痛哭………
  四
  不知道什么時候起,稻田中跳動著兩個幼小的身影,大孩子穿著褲衩,小孩子赤身裸體。大孩子背著背篼,小孩子背著笆簍,背篼里裝的是則耳根和一種當地人稱為小蒜的野生香蔥。大孩子在田埂上撬摘耳根,小孩子順著田埂仔細搜索,突然發現什么,不住口的喊:“哥哥哥哥,這里有了洞?!备绺缱哌^去,伸出食指,順著洞理進去,不一會抓出一根黃鱔來,小男孩趕緊用笆簍接著,倆孩子,是王建和他的哥哥,為為湊學費抓黃鱔和撬摘耳根香蔥,趕場天拿去興隆場賣錢。
  暑假期間,正值酷暑盛夏,有的稻田已經收割了,孩子在稻田里找尋黃鱔洞,全身上下無一處沒有糊上稀泥巴,入伏的太陽把孩子的皮膚炙烤的脫了一層又一層,脫皮的肌膚背上清晰可見,而新露出的肌膚又被暴曬成了黧黑色,細心的人發現這段時間,倆個孩子冒著烈日頂著酷暑總是在阡陌的田埂上轉悠,孩子的背篼里裝著一分錢可以買幾斤的摘耳根。有時在山坡墳地里,也能發見孩子的身影。那是在找尋許多人最愛用來炒豆豉的香蔥。
  為了及時把捕捉的黃鱔和挖來的新鮮摘耳根和香蔥換成鈔票,倆孩子今天石安場明天鮑家場的幾十里奔波,手中的鎳幣和一毛兩毛的毛鈔在逐漸的增加,王建悄悄數了數,快有二元錢了,王建覺得讀書有指望了。
  發現黃鱔洞,都是哥哥伸手去抓,這天王建又發現了一個洞,這個洞與往常發現的黃鱔洞有點差別,這洞要高出水面,王建看了眼哥哥,見哥哥正撬摘耳根,也學著哥哥的樣伸出食指順洞口理進去,突然覺得手指很痛,趕緊把手縮回來,誰知道卻拉出來了一條紅蛇,嚇的王建哇哇大叫,三哥聞訊趕來,蛇掉落地上,三哥用撬摘耳根的刀把紅蛇切成幾段,急忙解下褲腰帶,把弟弟的食指緊緊扎住,背起弟弟往赤腳醫生住的地方跑。赤腳醫生問是什么蛇,王建說是紅蛇,赤腳醫生說紅蛇有毒,你們得去公社衛生院,三哥背上弟弟又急忙趕往公社衛生院,幸好這蛇不是劇毒蛇,這一折騰,又要花去好幾毛錢,王建心疼錢不想治,醫生說:“這蛇雖不是劇毒,但如果不吃藥打針,這毒也還是要毒死人的?!比缯f:“你給我弟弟上藥,我回去拿錢?!?br>  五
  九月一日,三哥送弟弟到學校報名,走到場口,王建突然說:“哥,這書我不讀了?!比玢蹲×?,說:“不讀了?”王建不敢看哥哥,只點了下頭。三哥問:“為啥?”王建抬頭說了個“我……”字,三哥說:“你不去讀書我打你?!蓖踅ㄕf:“我不去了,你要打就打吧。這錢都是你抓黃鱔和撬摘耳根香蔥弄來的,還是你去讀吧?!比缰绷苏f:“這時候了你說這話,你知道我在爸媽墳前說的話,你也知道我讀書的成績,高中我是絕對考不上的,再說,讀書還要吃飯,還要用錢,我去讀這些錢又從哪里來,你去讀。我除了在生產隊上班還可以繼續抓黃鱔撬摘耳根找香蔥,至少可以繼續弄點錢。你多大,你才十歲,你能找錢供我讀書,我十五了,我是哥哥,找錢供你讀書的應該是我,只要你好好讀,讀中學我把米給你背到學校來,考上大學雖然不交學費,但生活費還是要自己負擔的,這些都只有我能夠辦到?!?br>  “可是我……可是我……”王建半天都沒有說出來可是我什么。三哥說:“只要你以后別忘了三哥就成?!?br>  王建的內心真想讀書,可見三哥這么勞苦,人心都是肉長的,知道農村的孩子都想讀書,也曾看見過三哥因為考試的不好,在竹林邊蹬在地上哭,如果父母都還鍵在,如果不是那場該死的大火,三哥肯定也會去學校讀書,成績不好可以努力,這是一條離開貧窮走向城市的路,如今三哥把這一條路讓給他,三哥也許就只有一輩子在農村過貧窮的日子了,王建的心情是復雜的,既自己想讀書,又不愿意三哥永遠在農村受苦。十歲的孩子啊,還真難痛快的作出決策。
  三哥說的話也是事實,他一個十歲的孩子,除了讀書還能干什么,三哥比他大,十五歲可以當人民公社的小社員了,可以掙工分養家糊口了,他就可以在農村分糧食了。
  那時候的農村人沒有糧票,離家遠點的學生,都是從家里帶飯或者是帶米去學校,三哥去讀書,自己有能力為三哥提供糧食以及日常用度嗎,王建對三哥提的問題無法回答。
  王建拗不過三哥去了學校。心里萌生了意念。好好讀書,將來再報答三哥。
  六
  從此,無論酷暑寒冬,時常都能看見三哥背著笆簍在水田里抓黃鱔,寒暑假,在水田里抓黃鱔的多了王建,方圓數十里的人,都知道哥哥抓黃鱔供弟弟讀書的故事。過了幾年,弟弟去了縣城上中學,每隔一段不時間,都能看見哥哥背著糧食,步行幾十里山路,到有汽車的鄉鎮,乘汽車去給弟弟送糧食,這情景,一直持續到弟弟考上大學。
  這期間,三哥也結婚生子,三嫂對三哥的行為從來不說什么。王建讀了大學又讀研究生博士生,直到分配了工作,三哥的資助才得以終結。
  王建很有出息,數年前任了某縣的縣長,三哥修房子,王建聽說了,那錢是要幾萬給幾萬,三哥的兒女成人了,王建把侄兒侄女都弄去了縣里。人們都說三哥值了。
  大哥二哥那些年不管弟弟,據說全是老婆作怪,全是大嫂二嫂阻止大哥二哥,話又說回來,那些年也確實窮,自己都自顧不暇,哪來錢管弟弟。
  具體是怎么回事,這家人不說,外人不知道,不過王建和三哥的關系特別是真的,三哥修房子,還給王建留了幾間,據說房中一切家具家用電器齊全,王建回老家,就都住在三哥家。
  三哥如今也五十好幾歲了,人家問他以前和王建做了些什么,三哥總是笑而不答。
作者 :山河1956 時間:2016-09-08 10:00:11
  @彭乾堯 贊
作者 :賈莊當真 時間:2016-09-09 11:43:08
  @彭乾堯 推薦

相關推薦

    發表回復

    請遵守天涯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视频_免费播放观看在线视频_色精品极品国产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