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聲音!呼朋引伴網聚部落!

創建新部落?

【發現-精華帖子】九陽他爺

樓主:牧野2015 時間:2016-08-23 16:12:01 點擊:103 回復:5
脫水模式給他打賞只看樓主 閱讀設置
  我在十歲左右的時候,九陽他爺大體上六十歲的模樣。人顯得怪異,外露一種冷幽默,一種孤傲清高。能與他志同道合、情趣一致、談得攏的人,我幼時幾乎沒有見到。
  一般的村民,待他都有點兒怯勁,有點兒恭維。源于他嫻熟三國、水滸、封神榜里面的人物故事,那是閑暇村民們最愛聆聽的傳奇文化??墒?,凡他不待見的人,是無機緣聽到他精彩敘說的,縱使竄到人伙里,一旦被他瞧見,果斷到動人心魄情節“出爐”時刻,便嘎然而止,中斷演說,托詞去做別的緊要事了,絲毫給對方不留一點情面機會。每每遇上心儀相投、誠意邀講、豎耳旁聽的人,他就不由自主聯系如今的世事,總能扯出一些歷史中的經典人事,對應著娓娓道來,繪聲繪色像單田芳講評書的樣子,聲態猶如“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灘”;形態狀若紙扇搖動,宮府步子邁動,左手叉入腰身,右手指指點點,老花鏡扣到鼻梁,嘴唇分分合合,音調鏗鏘婉轉、抑揚頓挫。那戲劇舞臺上的生旦凈末丑,他似乎可以獨自包攬,演繹的活靈活現?!按笾樾≈槁溆癖P”,一股腦兒灌入大伙的心坎里去了。
  在村民的眼中,他似乎是介于文化人與文盲之間那種新穎別致的類型。原由是他進了建國初期的掃盲班,順便就痛快的脫去了文盲的衣帽。此后,硬是依憑一本灰黃陳舊的“新華字典”,啃透了古代幾部經典小說,識字斷文的本領,數十年來孜孜以求,沒提防灌裝太盛,遙遙領先于眾人許多。一般的村民那有這般心志,費神費力去往古字堆里鉆研。他也似乎介于城里人與鄉里人之間,有差異別致的一面。身處偏僻干旱山區、住在土屋的“曹營”,真實農民身份、貧農地位一點都不假。但言談舉動,儼然已“超凡脫俗”了。衣褲洗的勤快,穿的干爽,極少有污垢和塵土粘到上面,有別于同村的人;他內心深處不善于、不習慣于融入整天價背朝黃土面朝天那農民生產生活里頭,企圖獨立開辟一處“出淤泥而不染”的“世外桃源”,誓不抱從眾的心態而“順其流揚其波”,這一點似乎已“心在漢”了,有點那時我心目中城里人的模樣。凡正我是沒有見過他集體勞動的鐘聲響起,與大家伙一起出過工的。生產隊長也瞧準了他的嗜好心機,體諒他對一般農活的不屑一顧,總是經年累月的安排他管護菜園子瓜園子比較專一的事務,特意與下田種地的農民做一番區別。于是村里瓜果飄香景色優美的“世外桃源”,就歸他操持并“享用”了。村民們似乎很是認同,從來沒有生過異議。因為夏秋時節一天勞動下來,池塘岸的大柳樹如傘般郁郁蔥蔥,圓融的月影漂浮在池塘中央,村民們屈膝盤腿坐在塘埂的草叢里,家里省了燈盞,集聚他的周圍,傾聽他動人的渲染,這無疑是精神享受滋補,解除肌體一日的乏累,也算是享受的歇息吧。所以,是不好得罪他的。因此,他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個體勞動,和大家伙守紀律、被管束被領導的群體勞動,就殊異切割開來。
  有一年的夏天,煩熱的要命,下午課余時節,我們偷溜出校門,想去菜園那邊樹蔭里涼爽一會兒,不到一刻功夫,就蹲到菜園籬笆外頭處。由于跑得急快,喉嚨幾乎都快要冒出煙火來。此刻,西紅柿掛在菜地的秧上,彤紅的吸引著眼球,伙伴們個個味蕾展開,已饞咽欲滴。九陽被大家奇異想望的眼波,凝聚縈繞的如坐針氈,隨后聽眾聲言道:“九陽快去,瞧你爺在干哈,要兩個西紅柿。他若不給,你就說尿憋了,到地里撒泡尿,趁他不注意,偷兩個,悄悄溜出來得啦。不然,那幾道數學題的答案和方法不會告訴你的,明早天上學,你完不成作業,咋向老師交待呢,等著挨批吧” 。面對大伙盈盈的眼神、恫嚇的表情,九陽的厚嘴唇,被他吐露的長舌,已瞬間覆蓋了兩次。似乎在揣度掂量大伙語意的后果危機。個人學習成績的劣勢,與眼下自己身處菜園旁的優勢,交織到了一起,遲疑和擔憂的臉色,蠢蠢欲動的情懷,頓時傳遞到大伙的眼仁。最終他還是橫下心來,弓起腰背,躡手躡腳,往菜園的大門輕輕走去,像提防著狗咬,又像日本鬼子進了高家莊,惴惴不安,心里七上八下。等他推開菜園的柴門,喊了一聲“爺”的一剎間,籬笆外五六雙眼睛的光芒,齊刷刷透過柳樹的縫隙,照射跟蹤到菜園里面,一起撲捉九陽和他爺的一舉一動來。菜園的狗,是熟透了九陽的,狗頭擱在臥伏并攏的前蹄處,眼睛已瞇成一條線,耷拉的耳朵和尾巴,聽到熟音時,只是輕微晃動了一下,就算是給主人的孫子打了招呼,之后依舊紋絲不動的,在柳樹的蒙陰里乘涼補覺,償還昨夜未眠的“虧空”。九陽他爺下襠的“物件”,剛掏出來噗呲出昏黃的尿液,灑落到茄子樹的葉蔓,繼而流入枝根部,往下滲入泥土里面,尚才都屬于一半不到的;正在進入酣暢淋漓的時節,是無暇顧及對孫子回聲的。九陽立定狗的身后,聽不到回音,就環顧四周,終于看見地壟頭爺爺的背影,迅疾跑到他的身后,一雙小手猛力推向腰背;驚恐的他爺出于外力作用的突然來襲,把持不了固有的身體平衡,趔趄著雙腳,滑落到茄樹的頭頂,將茄子樹踐踏的七零八落。枝葉反彈的尿液,瞬間撒向小腿處藍褲的邊邊角角,鞋的幫面也淋濕的斑斑點點。下襠中央,忽然濕陷混亂成一片,源自于冷不設防,他孫子的悄然出擊;于是,那膀胱剩余沒有導入茄秧的尿液,就中途猛然變了方向,傾瀉在腿襠周圍,成就了“尿患”。匆忙間,沒有尿順心、尿流暢的爺爺,把“物件”收攏齊整,系好褲袋,罵罵咧咧的回轉頭來,追逐孫子滿園子地跑,“一泡尿也灑不安身,叫你碎慫攪了,學習極不得己,今兒跑到園子里,禍害起你爺來啦”。邊追邊喊,“你站住”。九陽狂跑到西紅柿地里,利索的摘起兩個紅艷的柿子,一溜煙的躥奔到我們身邊,慌亂的喂到大伙的嘴邊。他爺的眼神,也許不大好使,既沒有發現九陽摘西紅柿的舉動,更沒有覺察孫子已溜出園門,還在樹蔭處、葵花葉遮蓋的角落,尋尋覓覓。詫異的我們,目睹他佝僂著身軀艱難求索,滑稽可笑之余,輝發一般愧疚。
  九陽他爺凡有十分的力,只會用到六分上。按理說,干燥沙河里的泉水,離他家不到五百米的路途,扁擔挑的兩桶水,灌滿也無妨,這把歲數,中途歇息一半回兒,是能夠挑回家的 ??伤偸撬袄餃\上一到兩成,還悠悠著慢步,扁擔靠在脖頸后面,水桶橫著,扁擔橫著,兩肩扛著,臂膀同時勾勒擔水的平衡,使之不過度顛沛,拋灑出水滴,就這樣穩健的細碎著步子前行。這與一般的人們,扁擔靠在忽左忽右的肩頭,水桶填滿擺布到身子前后,步調快急,洋洋灑灑,中途遺落一點水滴,亦無足惜,是有鮮明區別的。另外,挑水需出自于他的本愿,老伴和兒媳她們,自始至終不敢使喚他挑,即使水缸露底,他不主動去做,也奈何他不得。菜園子瓜園子那些掐秧育苗、搭架規整的活計,澆灌栽植的事情,他按部就班的做過,反常逾距的也做過。都靠的是自己主動修為,沒有人催促干涉。那些活計,無論夜里干還是白天做,全憑自己的愛好厭惡定奪。只是給村民們分配瓜菜的事情,他是松了一口一手的,任憑生產隊長說了算數,他既不參言也不插手。菜堆、瓜堆壘起的時候,他就退避三舍,抱起他的書本,徜徉到另外的精神境界當中去了,或者趁機溜到自家上房的炕頭上,發散舒暢一下軀體,畢竟那要比菜園子的炕,寬大許多,舒適許多,也顯得家長是他而不是九陽他爹,他才是這個上房炕真正的主人,僅僅是住的稀少了點。
  有一年的夏間,生產隊里分配給他兩個大西瓜,蘊含著獎掖酬勞他的成分,隊長和那些工分高、貢獻大的人,也沒有獨吞和得到。他偷偷拿到家里,不想叫九陽發覺,便隱藏在無多少糧食堆積,但闊大深奧的糧倉底部。初衷是中秋節蒞臨時,拿出來祭獻完仙界的神 ,再由家人品嘗。沒成想在他抱著瓜,醋溜進院門時,屁股后面,放學回家的孫子已經跟蹤盯梢了,他跳進糧倉隱藏西瓜的那刻,九陽已然撕破庫房的窗戶紙,完全看了個究竟。當他騎坐于倉墻,欲要翻身落地的時候,九陽急急離開窗戶,跑到上房的屋內,佯裝解脫書包,取出書本文筆,侍弄作業的樣子。爺爺孫子的詭秘神色,就在兩人上房遇見的時候,我敢篤定有一方是察覺不出玄機的。到底是爺爺給孫子設置了圈套,還是九陽得意洋洋于爺爺的隱私他早已知曉,凡正第五天就見了分曉??釤岬牡谖逄?,九陽中午時分,實在不愿意喝那沙河里苦澀的泉水,泉水咸的厲害,越喝越渴,還是糧倉底的西瓜最為解渴。他禁不住甜爽的誘惑,趁家里人不注意,費了好大的勁,才溜到倉底,拿起早備好的削鉛筆的刀刃,在瓜身上刻劃出圓圈,輕輕的撬起園蓋,指頭伸到瓤處,嘴頭已優先品嘗到瓤的鮮美來。當他的肚兒漸趨豐滿,西瓜只剩單薄的綠衣包裹著,紅瓤兒已全然咽到喉腔里端,他方小心的合攏圓蓋,做出偽裝,以方便爺爺粗略的看見瓜的存在。正在他得意自己杰作的時候,意外發生了,爺爺悄悄踮起雙腳,拿起太爺用過的拐杖,已搗鼓到他的脊背處,拐杖淅淅瀝瀝的拍打,疼痛的九陽哭出聲音,連聲告饒。爺爺卻不依不饒,邊搗邊罵,“你吃瓜,咋還帶哭聲呢,你個兔崽子,我逮了個正著,今兒就給你演一出捉放曹的好戲,快抓緊拐杖,我提溜你上來吧”。言罷,使勁一扯,從糧倉底兒撈出水兮兮屬兔的九陽來。
  至此,九陽就對爺爺心生出不滿。他爺有個偏好習慣,一日三餐,做飯的人務要征求猜想他的意見,喜歡吃啥,做飯的人猜準了,人家點頭了,方可起灶起火。就像現在的餐館,服務員手拿菜譜,立定客人的近處,由客人點自己愛吃的菜食一樣。九陽的奶奶、九陽的媽,飯前向他請示猜想是必做的基本“課程”。一般情況下,九陽他爺依憑家里的生活境況和她們的手藝,量家而行,量力而行,量才而行,不會過分為難她們。拉條子、蒜拌面、臊子面、馓飯、各樣炒菜,算猜得準,點過頭,她們做的也比較中意,合乎他的胃口。有一日,晌午到了,九陽他媽忙急于別的事務,沒親自去向公公猜示,卻打發九陽去問問爺爺晌午飯吃哈。九陽一溜風跑到菜園子,大聲喊道,“中午吃哈”。爺爺頭也沒抬,喉腔擠出聲音,“你猜”。九陽心想,對他奶對他媽慣用的伎倆,今日又涌出來了,還是要猜的。便隱忍著,將他喜好吃的油潑辣子面、臊子面等等,一股腦兒端出來??蔂攨s連連搖頭,意思是九陽沒有猜對。氣急的九陽嘣出一句,“我猜你吃屎呢”,一個蹦子跳得老遠,深怕追過來揍他。跑出菜園,怒氣沖沖的回家告訴他媽,“爺的飯猜不著”。
  冬季寒冷的一天,我與九陽在他家的上房地上玩,他奶奶進了屋門,面對老頭盤腿炕上往旱煙鍋里塞煙絲,言道,“使使火柴,我去煨炕”。順手牽羊將躺在炕沿的一盒火柴,攢到手心出了屋門。不一會兒,聽到炕洞邊推搡茅草的哼哧聲、窸窣聲,與劃拉火柴的噗嗤聲,前后更迭;一縷青煙也從炕頭窗戶紙的破損處,扭扭捏捏姍姍 盤旋到老頭的腦門處。九陽爺眼見這般情景,急中生智,順著窗戶紙的縫隙,將那足有兩尺長的煙桿,伸向老伴的腦門,口出一句,“門外頭的人,點煙”。老伴仰起頭,看見空懸的煙桿,立馬在柴火堆里撈出一根火苗,碾壓到煙鍋上頭,隨口一句,“快吸”。九陽爺的嘴,聞訊已噙到煙嘴上頭了,鼓起腮幫子抽吸起來,直至煙鍋亮閃出火星,腮幫子才癟下去。老兩口配合的如此密切,我與九陽瞧見這般舉動,目瞪口呆了。
  說到底,九陽他爺,人生境界、人生追求、人生快樂的獨到處,我可是遠所不及的。
樓主牧野2015 時間:2016-08-24 13:19:44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物質生活的困乏,城鄉文化的差異,在偏遠干旱的西北農村,文化的饑渴同樣困擾那個時代的農民,而九陽他爺卻拓出一片荒地,獨自耕耘歷史的文明。
作者 :烏衣畫客 時間:2016-08-25 12:47:31
  佳作點贊!問候:)))
作者 :賈莊當真 時間:2016-08-29 11:39:13
  @牧野2015 推薦
作者 :ty_117562004 時間:2016-08-29 15:01:30

  
  
  
  

相關推薦

    發表回復

    請遵守天涯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视频_免费播放观看在线视频_色精品极品国产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