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聲音!呼朋引伴網聚部落!

創建新部落?

【聚焦-部落精華】遲來的道歉

樓主:高山對蝦 時間:2016-12-14 10:56:55 點擊:26 回復:6
脫水模式給他打賞只看樓主 閱讀設置
  何大媽正陪著她的寶貝孫子做作業,電話鈴突然想起,她急忙拿起手機,走到另一間屋子接聽,她擔心影響了寶貝的學習。
  何大媽電話的聽筒里,傳來的聲音低沉而緩慢,何大媽沒怎么說話,只是偶爾嗯一聲,時間不長,通話結束。大媽手有些顫抖,她緩緩地放下電話機,無力地坐到沙發上。這個電話,猶如一塊石頭,砸到她平靜得如湖水般的心境上,濺起了層層漣漪,一下子,把她的思緒帶回到四十多年前的往事之中......

  何大媽名叫何菲琳。在那激情燃燒的歲月里,她和其他青年學生一樣,響應黨關于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號召,滿懷激情地奔赴沿海某農場插隊落戶。一路上,知青們不在乎拉他們的卡車揚起的滾滾煙塵,笑啊,唱啊,他們個個雄心勃勃,決心要用自己的青春和知識,去改變農村的落后面貌,在他們的眼前展現出的藍圖,是一望無際的滾滾麥浪、沁人心脾的稻谷清香,和無數張因富足而樂得合不攏嘴的農民笑臉......
  大卡車經過一整天的顛簸,于傍晚時分,到達了目的地。當這群激情澎湃的青年學生從大卡車上跳下來,眼前的情景,像一盆零度以下的冰水,一下子澆到他們頭上,讓他們激靈靈打了個冷顫,從頭冷到到腳后跟。
  眼前,是扯地連天、長得比人還高的茅草蓬蒿,幾間小草房,在蓬蒿茅草之中,若隱若現,活像是洶涌波濤之中隨時都有可能被波濤吞沒的幾片舢板小舟。
  殘陽西斜,這群孩子的心,如同他們此刻的影子一樣,越拉越長。太陽落山了,大地一片昏暗,晚風吹動一望無際的蓬蒿,起起伏伏,沙沙作響,讓人感到愈加荒蕪。
  興奮了一天的孩子們,此刻已是精疲力竭,過慣了燈火通明的城市生活的他們,面對無邊的漆黑,驚慌恐懼,不可言表。農場管理員安排他們吃了一頓他們有生以來最簡單的飯,他們便帶著滿身的塵土,擁擁擠擠地在鋪滿茅草的地鋪上睡下了。
  次日一早,急促的哨子聲,把他們從夢中驚醒,管理員向他們宣布了紀律,說是生活軍事化,人員成連排建制。把人員分好之后,便開始了無休止的揮動?頭鐮刀的墾荒工作。知青們的農場生活,就這樣開始了。

  機械、枯燥、簡單而無限反復地墾荒,磨光了學生們的熱情,代之而來的是煩悶與彷徨。他們看不到光明和前途,正如他們每天面對的,是高過人頭的蓬蒿而難見藍天一樣。
  他們心中,充滿了灰暗與消沉。知青們面對枯燥乏味的生活,他們在各自尋找自己的樂趣,以打發無聊空虛的時光。于是,并不怎么成熟的他們,不約而同地選擇了談戀愛,這一頗具刺激性的法寶。
  何菲琳跟一個名叫吳信的同學好上了。他二人原本是同班同學,在學校時,吳信就多次給何菲琳偷偷遞紙條,可是,何菲琳從來沒有展開看過一眼,就統統扔進了字紙簍。何菲琳的行動,很是刺傷了吳信的自尊心。有時候,他決心不再理那個驕傲的何菲琳了,暗道:
  “你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長得好看點嗎?好看又不能當饅頭吃。去!我再也不理她了?!?br>  這樣的決心,吳信也不知下了多少次,可總是身不由己,心里總是放不下何菲琳,在屢追屢失敗的情況下,兩個人就這么不熱不涼地相處著。如今,兩人一下子離開爹娘和熟悉的城市生活,而來到這荒蕪的不毛之地,他倆像是同時被扔進了大海,看不到光明的枯燥生活,讓他倆感到惶恐和寂寞,于是,何菲琳接受了吳信的追求,這兩個“乳臭未干”的金童玉女,開始了青澀的戀愛生活。

  何菲琳長得眉清目秀、唇紅齒浩、亭亭玉立,尤其那對黑白分明的鳳眼,顧盼生情,著實迷人。吳信也是一表人才,他身材高挑,眉清目秀,整個一帥氣小伙。他倆的相愛,讓好多同來的知青稱羨不已。他倆在遠離親人的情況下,相互照顧,互相關心,都從對方那里獲得了溫暖,他倆愛得如癡如醉、如膠似漆。

  一天,一個爆炸性好消息傳到農場:上級發來文件,要通過民主選舉,選出一部分表現好的知青,返城安排工作。這消息在知青中的震撼力度,不亞于爆炸了一顆原子彈。試想,在那樣惡劣的環境中,誰不想立刻離開這地獄般的生活而飛回媽媽身邊、去干那能掙工資的工作?
  何菲琳當然盼望著幸運之神能夠降臨到自己頭上,可是,她知道,這幸運需要通過大家的選舉才能實現。論人緣,她是極好的,由于她待人誠懇,人又溫和謙順,所以,全營的知青大都很喜歡她。如果選舉,她自己應該沒什么問題。
  有件事讓她感到十分為難:“如果我走了,吳信怎么辦?”她知道,憑吳信的為人和表現,肯定選不上。她決定要幫他一把。于是,她找到不少跟她感情甚好的朋友,求他們幫忙投吳信一票。幾天來,他不停地奔走游說,有時,他不得不用面子央求別人:
  “看在我的面子上,投他一票吧?!?br>  有人問她:
  “菲琳,名額很有限,如果他得票多了。萬一你被淘汰下去怎么辦?”
  何菲琳笑笑說:
  “沒關系,只要他回城了,我倒是沒什么。我已經習慣了這里的生活?!?br>  選舉結束了,說來也真巧,何菲琳跟吳信所得票數竟然同樣多,如果都回城,就超出一個名額。這就要求她兩人重選一次,以決定取舍。
  何菲琳心里明白,只要重選,肯定吳信落選。她當即表態:
  “不要重選了,我放棄。讓吳信回城吧?!?br>  所有知情,幾乎都投來吃驚和不理解的眼光。

  沒過幾天,吳信跟其他十幾位幸運的同學回城了。在送別的時刻,何菲琳哭得說不出話。吳信安慰她說:
  “琳,我的名額是您給的,這恩情我一輩子都忘不了。我會一輩子愛著你,非你不娶,決不食言。如果食言,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br>  急得何菲琳雙手捂住了他的嘴。她淚眼模糊,看著回城的汽車開走了,走遠了,直至汽車卷起的滾滾煙塵已經散盡,她依然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自打吳信他們回城之后,何菲琳的心就像被抽空了一樣,她感到從未有過的空虛和孤獨,她急切地盼著吳信的來信。終于,信來了。她顫抖著雙手,小心翼翼地拆開了信封。那一句句滾燙的情話,讓她淚流不止。她知道,吳信回城安排到鐵路工作了,看得出,他的心情很好。何菲琳真心地為他高興。
  何菲琳又恢復了往日的狀態,整天價高高興興,苦和累好像跟她沒關系似的。數天之后,她又開始思念吳信了,她盼著送報紙來的郵遞員,可郵遞員來了又去,去了又來,卻總是不見吳信的來信。開始,她自說自話:
  “他肯定忙得很,沒時間寫信?!?br>  又是一個星期過去了,仍然不見片紙只字的到來,她的心開始動搖了:
  “難道他出了什么事兒?”
  她仍然往好處假設,雖然,連她自己都不相信這假設。
  終于,吳信的書信來了,厚厚的一沓子。她興奮得手微微發抖,心中暗暗責備自己:
  “我真是杞人憂天?!?br>  她急不可待地打開信封,她的笑容不見了,漸漸地,皺緊了雙眉,繼而,眼里充滿了淚水,終于,眼眶盛不下那么多刺心傷肝的酸痛,淚水,滾滾而下。
  吳信的信中,不再提對何菲琳的感謝,而是提出分手。他信中這樣寫道:
  “菲琳同志,雖然現在我仍然愛著你,可是,你我相距千里,結婚后如何生活?難道要像牛郎織女一樣,婚后過聚少離多的生活嗎?因此,我思考再三,決定與你分手。雖然,這樣會讓你和我的心中,都感到難受,可是,長痛不如短痛。讓我們在以后的日子里,以好朋友的關系相處吧。菲琳同志,你年輕漂亮,要找到一位白馬王子,應該不是一件難事?!?br>
  何菲琳與吳信的這段初戀的感情,就這樣,被吳信無情地終結了。后來,聽說,吳信結婚了,女方是跟他一起的鐵路乘務員。何菲琳得知之后,心里雖然感到酸痛,可心地善良的她,卻仍然在心中由衷地為他們祝福。

  數年之后,國家的大政策決定,讓知青返城。何菲琳跟大家一起,回到了城里。安排工作、結婚生子,如今已經祖孫三代,一家幾口,日子過得和美而平靜。

  沒成想,今天,吳信的女兒吳越,突然打來電話,她帶著哭腔告訴何菲琳:
  “阿姨,我爸爸病重,眼看著就快不行了??伤@幾天總是念叨著要見您一面。我們才千方百計地找到了您的電話。懇請阿姨您能來我家一趟,了卻爸爸的最后心愿?!?br>  何大媽心中雖然又涌起了許多的恨意,可是,面對電話那端孩子的哀求,還是決定前往見吳信一面。
  大媽按照告訴的地址,找到了吳信的家。進得家來,與吳信的家人寒暄幾句之后,便徑直來到吳信的病榻前。當年風流倜儻的帥小伙不見了,如今躺在病榻上的吳信,兩眼深陷,顴骨高凸,兩腮深凹,面如黃紙,露在被子外邊的雙手,形如雞爪。疾病已經把吳信折磨得氣若游絲了。
  大媽湊近吳信的臉,說道:
  “吳信,我是何菲琳,來看看你?!?br>  吳信猛地掙開了無神的雙眼,定定地看著何大媽,嘴唇顫抖著:
  “菲琳,是你嗎?”
  “是我。老啦,認不出啦,是吧?”
  “認得出!認得出!”他停下來,喘了幾口氣。接著說道:
  “菲琳,我就要走了,可我有個心事總是放不下?!?br>  他再次停下來,急促地喘著粗氣。接著說:
  “我這一輩子最對不起的人,就是你。我要是不向你說一聲對不起,就是到了陰間,也不會安心的。菲琳,我真的對不起你,我請求你的原諒!”
  吳信說到這里,已是泣不成聲,淚水順著瘦削的面頰流向耳朵、枕巾。
  大媽的眼里,此刻也充滿了淚水,她忍住了,輕輕說道:
  “吳信啊,別在意了,這都是過去的事了。那時 ,你我都還年輕,處理事情難免不夠周全。再說,這也許是緣分決定的吧?!?br>  吳信張開雞爪般的手,像是要跟大媽握手。大媽急忙把手伸過去。吳信盡力地抓住大媽的手,斷斷續續地說:
  “菲琳,我就要走了,如果有下輩子,我一定不會辜負你,我會盡力對你好,彌補我這輩子對你的虧欠?!?br>  大媽的眼淚終于落了下來,砸到吳信那干枯的手上。
  大媽覺得吳信的手越抓越緊,她感到有些疼。她抽出了手,告別了吳信的家人,向門外走去。忽然,身后傳來一片哭聲……
  大媽的腳步,停頓了一下,但,終于沒有轉回頭去。她的心中涌起一股濃濃的悲涼。
作者 :zgsxsltsj 時間:2016-12-14 11:02:57
  沙發
作者 :烏衣畫客 時間:2016-12-14 12:05:16
  在那個年代,甜蜜的愛情總是敗給殘酷的現實......往事不堪回首。
  • 高山對蝦

    舉報  2016-12-17 07:22:47  評論

    @烏衣畫客 文革時期的事,我也是通過查閱資料而把故事的主題跟時代背景連貫起來的,不知道是否有穿幫之處?感謝老友的支持!
1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 :海島綠葉 時間:2016-12-14 19:11:14
  這個吳信,真是良心壞了壞了的,直到該死了,才知道道歉,太遲了!何菲琳大媽真是個好人,好人有好報。
  • 高山對蝦

    舉報  2016-12-17 07:24:26  評論

    這種自私自利、不講信用、不知感恩的人,還真的不少。在利益面前,親情、友情,統統不在話下。
1條評論   點擊查看  我要評論
作者 :賈莊當真 時間:2016-12-19 10:58:57
  @高山對蝦 推薦

相關推薦

    發表回復

    請遵守天涯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视频_免费播放观看在线视频_色精品极品国产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