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聲音!呼朋引伴網聚部落!

創建新部落?

沉香木

樓主:蔡萬破 時間:2018-02-08 15:28:40 點擊:8 回復:1
脫水模式給他打賞只看樓主 閱讀設置
  
  ——蔡萬破

  一晃眼,人生過半。走到中年這個隘口,要說一帆風順,沒有遺憾,那是假話,屬自欺欺人。要是曬然一笑,硬把過往說成陽光下的白雪,充充門面可以,實卻內心狼狽。
  這樣的體會很深,設計明明很美好,結果總留遺憾。執行過程中,總會出現一些諸多因素,阻礙既定的方向。這樣的事經歷多了,排隊等候,接踵而來,不再慌張。也容不得你駐足反省,命運的詞典中,惟有溫馴接收。
  童年溫暖無憂。萌生的第一個念頭,竟然是讓時光定格。不是讓時間不走,而是眼中的事物保持原樣,原汁原味原生態,溫潤,舒適,熨帖著你的每一寸肉體。赤腳走在壟上,野花在趾間綻放,癢癢的感覺漫上心頭。泥土是柔軟的,空氣是芬芳的,遇見的都有一幅和善的面孔。風吹著楊柳小調,河流彈著六弦琴,我陷入巨大的朦朧的快樂,聞弦歌而知雅意。
  事實不盡然,村莊悄然發生改變,人心思富,心與心之間無聲拉開距離。鄰里之間,往往為一件小事,雞飛狗跳,筑起圍墻。在我幼小的心靈中,不和諧的聲音緩緩抬頭,被私有和發展敲響。田野上隆起一座座土丘,荒草蔓生,熒光飛舞。聽說消失的人全去了那里,可是那片世界好狹小,擱得下那么稠密而肅穆的事物嗎?我不得而知,也想不明白,揣著這個秘密淺層生長。
  村里女孩子居多,似乎都要稱呼姐姐。因為家有姐姐操勞,我們這一群弟弟活得很滋潤,玩樂的空間廣闊,到處都能看到我們活躍馳騁的身影。河溝里掏螃蟹、扎猛子,野地里烤蠶豆、燒紅薯,捉青蛇亂棒打死、橫陳于路口,嚇唬路過的女孩子,這些小姐姐也在害怕的人群之中。每到這時候,我們就顯得很得意,昂首挺胸路過,甚至在經過蛇的尸體還故意跺上兩腳,以示勇敢,引起周邊一片吸氣,喝彩聲。
  不知何時,姐姐們嫁到了村外,我再也難得看見她們的身影。她們的故事還在村子里流傳,而今據說全在相夫教子,侍奉公婆。北方的春天晚來急,東風一掃,旮旮旯旯的油菜花齊齊約好了似的唰的開放,我置身黃金花海,一下子就想起了她們。那些樸實、健朗的花呀,如今在哪里招搖,是否秀麗茁壯?
  1989年很快來到,這是我人生的第一個轉折點。中考如達摩克利斯之劍,高懸在頭頂。連續的幾場考試,壓力不大,應付下來,也身心俱疲,在家一邊讀書一邊心緒不寧等候通知。
  然后得知分數,面臨方向的選擇。在家人的勸說利誘下,忍痛割愛,放棄縣城的寶中,直接踏上了中專之路。也意味著封閉了全日制大學之門,提前進入社會。這個變化之深痛,我不說,埋在心底,家人永遠不知道。
  道路的選擇由不得自己,因家境貧困。但是精神上的落寞,外人幫不上忙,只能靠自己一點一滴消化。農村是一個封閉的世界,圈養著寵愛著自家的孩子。但是一旦走出田野,與城市對接,它就顯得先天不足,懦弱不堪,瞬息敗下陣來。
  中專四年,專業知識的學習,倒是不懼,及格即可。來自靈魂深處的自卑,如海浪洶涌,每天面臨著現實世界的沖刷。面對城市孩子的多才多藝,能說會道,樂觀開朗,我也就剩下了木訥老實。拮據的經濟,束縛著自己,沒有可比性,不敢面對現實,又不甘于沉淪。一個十七歲的孩子,心智還不成熟,再加上缺乏集體生活經驗,一系列的困難擺在眼前,亟待解決,偏偏無人相幫。當然這所有的一切,均發生在浩瀚精神世界里,任誰也幫不上忙,表面正常完好,該吃——吃,該睡——睡,可有個目標——只有自己折騰,消化,走出一條適合自己的活路來。
  答案在書中飄,于是一頭扎進書本。想要讀出陽光,讀出一條陽光大道。如果能消除自卑,恢復自信,適應并駕馭環境,多好!如果這條路不通,哪怕讀出一條羊腸小道也好。
  悲催的四年,掙扎的四年,削足適履的光陰,千方百計想把自己造化圓潤與甜蜜。如一塊落滿雪的頑石,任塵世的風吹過,一點點變得輕柔。再回首,記得那些細節,記得鳥鳴啾啾,最美的花曾開在你的左右。
  四年的光陰太短,短到還不夠打造一個人,還不能打造一個內心追求完美而愿意保留世界殘缺的人。所以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在魚蝦混雜的社會大熔爐中繼續分裂冶煉。風一更,雨一更,風雪夜歸人。
  不惑之年,逐漸懂得品嘗人生的妙處。人活如豆,太堅硬了不入塵世味道,太柔軟了經不得風霜雨雪。須不硬不軟,性如翡翠,又若皮筋,咸淡之間,佐料人生。
  像我以前總愛藏身于童年深處,不愿接納塵世的煙火,以為內心的城池關閉,這個世界就與我無關,就無法滲透打敗我。其實這么多年我錯得很離譜,在對待外界上,堵不如疏,融入煙火,與哪些存在的合理的打成一遍,享受市井樂趣。而不是旁觀,若無其事地看著鮮活的真實的生活走過我的面前。
  一俟中年,人生的河流就少了動蕩不安,過濾渾濁,留下沉靜和清澈。輕物質,重內心,更加注重心靈的感受。也越來越迷戀親情,故鄉,天空和草木,方寸之地有明月清風。記得汪曾祺說過草木人生,總結得何其清淡,人間至味是清歡!吊著不散的那一縷苦中透著清閑的樂,淡淡的滋味如一杯涼白開。木心在“少年朝食”的詩中也提到沒有比粥更溫柔的了,他這樣感慨人生:念予畢生流離紅塵,就找不到一個似粥溫柔的人。
  中年似苦瓜,類似我多年經營壘成的精神建筑。以前的自己住在外面,不知人間疾苦?,F在的我,來到苦瓜的內心,從衣帶到骨肉皆沾染上苦味,愛上苦味,若即若離間,體味與塵世的小聚——呷一口清醇的苦咖啡。
  想塵世——!一邊痛著,一邊愛著;一邊回憶著,一邊嘔吐著;一邊糊涂著,清醒著,遺憾著,走向歲月深處,直到思想走在身體的前頭,沉醉不知歸路,而月色落了一地,來不及腐朽——。
  但愿,我的,和你的中年,是一塊沉香木。
作者 :何青藍 時間:2018-06-04 10:38:26
  [d:傲慢]

相關推薦

    發表回復

    請遵守天涯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视频_免费播放观看在线视频_色精品极品国产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