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聲音!呼朋引伴網聚部落!

創建新部落?

無論相遇還是不相遇,都是獻給歲月的序曲

樓主:何青藍 時間:2018-01-07 14:18:34 點擊:29 回復:1
脫水模式給他打賞只看樓主 閱讀設置
  總有段時間,路過街口學校,我看著校園里攢動的學生,他們或結伴而行,或嬉笑追逐,或……我都會莫名的想起凳子。
  凳子的年齡掐頭算尾比我小了整兩歲,我們住在同一個村子,他家離我家比較近,也就是從東西巷旁的小道,拐過幾家鄰居,便能到他家。他家很簡陋,一間泥土堆砌的墻,頂端用三根圓木挑梁,屋面上蓋些茅草,而且四堵泥墻的其中一堵還被雨水沖塌了一堵,只能用土堆做成斜坡,然后搭配點玉米秸稈,暫時堵住。他家的位置算是靠近我們村最西邊,也就是村尾。那時候,凳子家比較窮,當然,我家也就比他家強那么一點兒,僅能解決溫飽,僅此一點兒。
  凳子姊妹四人,上頭有兩個姐姐,下面一個弟弟。他的母親常年有病,不能下地干活;因此他家的所有開支都是由他的父親靠農田和泥水工的零活,維持生計,每次我到他家玩耍兒,都能看到他的父親蹲在地鍋旁送著柴火抽著自制的廉煙,一副愁容,幾聲嘆息。而他每次見我過來找凳子,都會在他油漬填滿的皺紋里擠出些笑容,以示歡迎我來他家。好像,我也是僅此一位過來找凳子的玩伴。村里的孩子不大愿意跟他玩,嫌他家窮,嫌他穿著破爛,邋遢。
  我和凳子的關系一直很好,從來沒因為一些小事而鬧過別扭,再說我們那個年齡,能遇上什么大事。當然凳子也很愿意和我來往,性格有點內向的他很少走出自家大門,除非上學或家里的油鹽醬醋需要他代腿之外,他都是憋在家里和姐姐、弟弟相處。如果沒有上述的兩種原因,他要是出門的話,那肯定是到我家。有時候我們提前商定,有時候他便直接造訪,讓我吃驚的同時,也十分驚喜。
  如果不是出于“禮尚往來”,那自是更好,我當時自然不能完全理解他的自卑,后來也是聽我的父母說起,我才有了點關于“自卑”這個詞語帶給一個人的后意識。所以,每次他到我家,母親都會把家里的小零食全部拿出來招呼他,雖然他很少吃,但在他臨走的時候,母親都會提前用布把每樣小零食包好,讓凳子帶回家去,以便分給他的姐姐弟弟。有很多時候,他都會拒絕,而我的母親都會用“這是給你弟弟帶的,你負責帶回去,凳兒,下次再來玩,別忘了把布包給姨兒捎回來”,凳子也就不能再拒絕。
  凳子雖然平時不愛說話,那也只是對于不了解他性格的人而言。他和我卻是無話不談。其實,只有當你真正接觸到一個人的時候,你才能發現一個人的真實。我和凳子玩的很熟,那是只有彼此交心到很深的程度才能被感知的東西。
  他活波起來簡直比我還要厲害,談到瘋他能瘋一整天。他帶我耍游戲的花樣比較多。記得有很多次,他帶我去樹林里粘知了,就是在竹竿的頂端用和好的漿糊涂在上面,去粘知了的翅膀;每次后村的池塘抽水翻魚,他便帶我到池塘邊的稀泥里捏泥鰍。而且每次我們倆兒都是以比賽的形式開始,看誰先把手里的瓶子裝滿,而我,總是輸給他。還有一次我們去鄰居地里偷瓜,那個時候我根本分不清熟瓜的樣子和生瓜的樣子,只知道跑到地里,蹲下去拿幾片瓜秧作隱蔽,開始忙碌著動起手來,以至于我偷來的瓜都是苦澀的,而凳子偷來的就很甜很香。最后,我都是扔了自己的勝利果實,吃他的戰利品。
  凳子的手很巧,別看他是男生。我親眼見過他用柳葉和楊葉折疊起來做成口哨,吹起來特別清脆響亮;他用鉗子和鐵條做成彈弓,打起鳥來百發百中;他用鋸子和木板做成手槍,彈藥味十足;他用柳枝和細線做成蟈蟈籠兒,蟈蟈像蹲了鋼筋扎成的大牢休想逃脫。他還親手給我做過一支彈弓,如今還在我的儲物柜里保存著。因為記憶,所以美好,因為真正能令你懷念的東西著實不多,其實,掐手算算也就那幾樣,更何況童年無邪?
  我和凳子的認識是從初小三年級。在這之前,我們兩家一個村頭,一個村尾。住在村頭的人家除非農田有在村西的或村尾的有親戚在村頭辦喜喪的,需要農忙或隨份子外,這兩塊看似沒有界限的距離,都是向來的陌生。我們認識的確切時間應該在三年級的下半學期:秋季校運會。我記得那天正進行百米賽項目,我趴在操場的角落,看見一個黑影,“嗖”的一下從眼前沖刺而過,后來,站在領獎臺上的人,就是凳子。他得了第一名,獎品是:筆記本二冊,后來作為我們結朋的禮物,他送給我一冊。就這樣,我們一直伙伴到初小畢業。
  后來,我考上縣一高念高中,本以為就此在學校這一塊和凳子失去聯系,不料在我去學校報到交費時,我驚喜地發現擠在身后的新同學中有凳子,他咧著嘴沖我直笑。若不是因為不再是初小的年齡,我真想過去給他一個擁抱。后來我才知道凳子是以語文最高分考進來的,我還聽說雖然他的語文成績很優異,但是在班里他的班主任卻沒讓他當課代表,而是當了勞委,因為凳子的力氣大,又不怕臟。農村家的孩子,哪個不是呢?他曾對我說等高二分班時他要選擇理科,爭取考上省醫科大學,當個醫生救死扶傷。我聽了很感動,這里面肯定也有因他母親長年積病的因素。我說我們一起努力,你肯定能考上,我相信你。你知道,你一直是贏的。
  全封閉式管理一慣是高中采用的教學模式,誠然,縣一高也不例外。安排新生住校并不是件容易事,因為新生們住慣了家里的舒適,突然改變他們習慣已久的作息模式和生活條件,可想而知要讓他們在短時間內適應宿舍的環境,并不是件容易事。
  巧的很,我和凳子被分在同一間宿舍。我的宿舍很特殊,我們班有五十一個男生,班里分配的宿舍都住滿了,就落我自己,我只能和凳子的班級混宿。宿舍里四張雙層床,睡八個人。更巧的是我和凳子被分在同一床位:上下鋪。我先是禮讓了凳子,讓他先選擇。凳子也很大氣,很會考慮我的感受,而且他看出,雖然我禮讓他,讓他先選,但我的目光卻是在一層位留戀了好幾次。
  “我上鋪,你下鋪吧!”凳子說。
  “你上鋪習慣嗎,六年級留校那會兒你都是選擇下鋪?!蔽艺f。
  “睡幾晚就習慣了?!钡首诱f。
  “要不你睡下面,我睡上面吧?!蔽艺f。
  “為什么呢?”凳子說
  “你學習好,你有選擇權?!蔽掖蛉旱恼f。
  “成績嗎?成績就是小狗放的一個屁?!钡首诱f。
  “恩?”我困惑不解。
  “每個人都會響一下,僅此而已!”凳子說。
  “??!”我吃了一驚,差點笑出來。
  “所以,就這樣定了?!钡首诱f。
  上高中那會兒,凳子給人的印象總是最深刻,因為他很特別,特別是他的衣著:他是他們班里唯一穿著補丁衣服聽老師講課的學生。家境本就貧困的他,何況下面還有個弟弟也在念書。學費和生活上的開支只能靠他父親種田和打零工索取呢?他每次換洗都把衣服洗得很干凈,雖然衣服有補丁,但給人的感覺卻很整潔,穿在他身上也很精神。那時,他已十七歲,個頭也猛,身材也粗壯,在宿舍比賽掰手腕,他能連續挑戰好多宿舍,卻從來沒有輸過。他,一直是贏的。
  有次考試結束按名次排座位,我的成績有點靠后,等被點到名字進班挑座位,前排已被占滿。無奈,我只能往后坐,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悶悶不樂。
  “我很挫敗,挫敗的一塌糊涂”我發出抱怨。
  “也沒什么?只要在教室里,坐哪上課都一樣,只要不在教室外面?!钡首诱f。
  “你倒想的開?前排有座位就應該往前坐?!蔽医又f。
  “事情已經是這樣,還能怎么樣呢”凳子說。
  “你說這話倒是真的?!蔽覠o言以對。
  “也就那樣了,你說對嗎?那就隨它去?!钡首诱f。
  凳子總是在半夜翻來覆去,搞得我后半夜總被吱呀的床板聲吵醒,我總是以為他在想家:輾轉反側難以入睡或躲在被窩偷偷哭泣。因此,好多次,我都沒好意思向他提及,因為我也想家。我想:與其兩個人一起增加悲傷感,倒不如讓悲傷的程度降到最低。直到后來我才明白,凳子在夜里翻來覆去并不是因為想家,而是鬧肚荒。
  學校食堂,每到周末都有一次額外的補餐。相對而言伙食比平時要好好多。記憶猶深的一頓餐是:冬瓜燉豬肉。我個人不喜歡吃油膩的東西,所以,每次加餐我都會喊上凳子,讓他和我一起到相同的窗口排隊打飯。我留心觀察過,只有這個打飯窗口的阿姨給的分量相對足些。然后我們坐在一起,我把飯缸里的豬肉,不管瘦的肥的都加給他,讓他多給自己補補。
  凳子知道我愛吃精肉,但凡肥肉里帶點星星的瘦肉絲,他都會先去水井旁把筷子洗刷幾番后,左右手分別拿根筷子把肥瘦相連的大塊小心挑開,他把瘦肉部分挑給我。凳子挑肉的功夫很厲害,原本相連的大塊經他手那么一過,必然一隔兩行,肥瘦的界限涇渭分明,我不知道這門功夫他是如何練就的。
  “為什么你喜歡吃肥豬肉呢?我都咬不下去,更別提下咽了?!庇写挝覇?。
  “你沒有發現吧,肥的油比較多,這樣嚼起來才過癮?!彼偸钦f。
  凳子愛體育,況且他的身板很適合體育。小學時他的百米沖畫面,直到現在我還記憶猶新。高一上學期,學校舉辦冬運會,果然不出所料,凳子選了千五跑。比賽時,我也在現場,給他吶喊助威。我看見他在沖刺時的竭盡全力,他的兩眼瞪得滾圓,上下嘴唇死死咬在一起,風吹亂他的頭發,他也顧不上撫順,那模樣遠遠看見簡直可怖。我給他加油,我相信他能贏。他一直再贏。從我們認識后的每件事情上,他就在贏,這次他也會贏。何況頭名還有一百元獎金呢?
  他是第一個達到終點的,但他也是到終點后第一個倒地的。我透過人群看到他哇哇吐了一地稀糊——別的參賽選手在比賽前都會特意給自己補充營養,包子燒餅油條,但是凳子沒錢,只能用開水泡一碗從家里帶來的焦屑……而他沒錢,卻從來不開口對我說,哪怕只有一次,而我為了顧及他的感受,從來也不曾問。
  賽后,雖然他拿到一百元獎金,卻讓他的班主任直接扣掉五十元充班費,只給他剩下五十元。凳子給家里寄去三十后,他奢侈的買了一雙3塊錢的襪子,剩下的十七元卻給我買了一本課外讀物……
  高一下學期,不知哪位同學的惡作劇,無情改變了凳子的命運。
  我記得那是剛入夏的季節。一天下午活動課幾個同學打籃球,凳子也被邀參加了,誰知凳子在轉身投籃時,被拋出的籃球鬼使神差碰在了籃板漏出的鐵釘尖,那籃球像入水即化的棉花糖,瞬間泄成了薄片,圓圓的球體變成不規則幾何體。壞掉的籃球還不是學校所有,如果是學校的,學??蠒y一處理?;@球的主兒喊著要讓他賠,凳子也只能怨自己倒霉。而籃球主兒擔心凳子會賴賬,一等活動結束,他便和幾個目擊證人一起“陪”凳子去了商店。
  等挑好籃球去結賬,凳子卻從褲袋里抖落出兩根球針。店主當即大喊抓偷。凳子也弄不明白為何口袋會多出兩根球針,然而隨行的幾位也不承認,顯然惡作劇鬧過了頭,憑他怎么向店主辨白都沒有用,店主要來電話,直接打到學校辦公室,讓學校過來帶人。最后還是他的班主任把他們“?!被亓诵?。
  每逢月末,縣一高下午只有兩節課,課罷,全校的學生都會集中到廣場聽校長訓話,然后放假回家。校長在會上憤怒地提到兩天前發生的“偷球針事件”,要求各班加強學生思想道德教育,堅決杜絕給學校蒙羞的事件發生。
  大會結束,我意外地沒有發現凳子的影子,當時我以為自己看錯了,畢竟,每到這個時候,學校的學生是最亂最難管的時候。我還是不能肯定,因為以往放假我們都是一起走,我們是同村。于是,我只好去宿舍碰碰運氣,誰知,宿舍也沒有他的蹤影。
  回家的路上,我想不通其中的原因?目前能找到凳子的唯一方法,便是去他家。于是,當天下午,我并沒有直接回自己家,而是先去了凳子家。我原以為這種緊迫能帶來好的轉機:會在他家見到凳子,卻不料撲了個空!凳子家的大門緊鎖,盡管如此,我還是透過門縫往院里掃了幾眼,確定里面是否有人。周圍的鄰居對我也眼熟,尤其是王大娘。知道我是來找凳子的,便給我說,凳子一家應該走親戚了,去了有幾天了。我得到這個消息,只能喪氣的返回家。
  月末三天假結束,按照學校規定,全體學生集體返校。我返校的那天夜里,在宿舍也沒有見到凳子。正常上課的第二天中午飯間,我特意去他班找他,他班的學生告訴我,凳子今天沒來上課。我心中隱隱感到不安。星期二他仍沒有來。星期三上午放學后我到宿舍拿飯缸,發現凳子床上的被子衣物和壁柜里的東西被席卷一空,我還以為宿舍失竊了。后來舍友告訴我,就在二十分鐘前,一個中年、消瘦的陌生人把凳子的東西都收拾走了。我才知道凳子的父親來過,他是專門過來為替凳子退學的。
  凳子輟學后,他和村里的泥瓦匠去了外地,在工地砌墻,活兒雖然苦和累,卻落得下錢。每到農忙季,他會請幾天假回村,幫助年邁的父親收割莊稼耕種作物,農忙一結束,他便馬不停蹄趕回工地作業。而我在學校,所以能碰面的時間不恰巧,也再難碰面。
  期間,他也有拖人給我捎過口信,他知道學校的地址。有好多次,我都能收到他從外地給我寄來的課外讀物,而他卻從來不給我來書信或掛電話,只是在送書的扉頁上草草寫下祝福性詞語。大多字里行間都透露著:忙。另外就是叮我好好讀書,說未來的世界是給有學問的知識分子準備的,他已經輸掉了,讓我別灰心。
  三年后,我如愿考上了大學,離開村子去外地讀書那天,我希望能和凳子再見一面。哪怕只是隨便聊幾句。我去他家找他,雖然我知道他根本不在家,但我還是去他家坐了好久,最后還是凳子的父親提醒我說,天快黑了,趕緊回家吃飯吧,要不然你爸媽該擔心了。我才晃晃悠悠回到家里。
  “忙”的凳子始終沒有回到村子,那一年,他也沒有回村幫他的父親整理農田。只是聽他父親說,凳子去了很遠的地方,一時半會兒他是不會回來。遠方到底是什么地方?遠方到底有多遠?我不知道!
  四年后,我大學畢業,我決定留在城里工作。工作定下來之后,我特意抽時間回了一趟老家??纯次业母改高€有凳子家,我也希望能夠碰到凳子,敘敘舊。在大學,凳子再沒有托人給我捎過口信或郵寄讀物,顯然,他已不知我大學的地址,我也有幾次告訴過他的父親,但不知道他有沒有代我轉告。
  這時的村子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再是童年的記憶物件。那條直接通向凳子家的小道也被柏油路阻斷。村西和村東的住家戶也不再有陌生的界限,我照之前的記憶順利的向凳子家走去,而村西已經沒有凳子的家,聽說為了給凳子的母親看病,他們搬離了村子。我也沒有見到凳子的鄰居王大娘。
  我站在被挪空的凳子家沉默了許久,童年的美好時光像決堤的海洋,淹沒了我。過去的每處情節都讓我難以忘懷。我看著消失的凳子家,明白了我們再難重逢,忍不住淚珠直落,凳子的印象始終盤旋腦海,打起的口哨、百米沖的黑影、睡在我上鋪的夜里總翻來覆去的親人……
作者 :你的樹 時間:2018-01-10 15:34:05
  頂帖。

相關推薦

    發表回復

    請遵守天涯社區公約言論規則,不得違反國家法律法規

    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视频_免费播放观看在线视频_色精品极品国产在线视频